李伯達:難道要寫上「我哋返屋企」?

2020-02-25
李伯達
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2-25 at 10.31.45.jpeg

新冠肺炎爆發之後,香港特區政府由於處理不夠果斷,尤其是佛系搶口罩,招致「千夫所指」。筆者亦曾撰文,讚揚澳門在新特首賀一誠領導之下抗擊疫情,統籌兼顧,決斷決策,並且掌握政治分寸,完勝香港。不過,平心而論香港的情況並不算太差,暫時(2月24日)確診79宗。新加坡有89宗,韓國和日本更是大爆發,觸目驚心。

有比較才會有傷害。與澳門相比,市民對港府非常不滿,但如果與韓日相比,港府是否不至於太爛呢? 新加坡貿工部部長陳振聲在一個閉門場合,強調不能在疫情上亂了方寸,揶揄港人的表現「低能」。不少網民義憤填膺,但用句北方話,這是「話糙理不糙」。

罵政府容易,但有沒有自我檢討過?沒有實施全面封關,香港已經出現搶購鬧劇,鬧出搶劫廁紙的國際醜聞;如果真的全面封關,市面相信已經搶購蔬菜、豬肉,甚至搶劫生豬雞鴨。有些人口口聲聲要求接回滯留湖北和日本的港人,但當政府提出設立檢疫中心,卻抱著「鄰避」心態,大力反對,甚至趁機堵路縱火。

港府這次安排包機,撤走三百多名困在「鑽石公主號」郵輪的港人,算是挽回一局。首先,特首不再畏手畏腳,而是表明利用未入伙的火炭公屋駿洋邨作為臨時檢疫中心,是唯一選擇,警方也一早在駿洋邨駐守,防止鬧事。事實證明,港府這次背水一戰,展現意志,那些民主派區議員不敢夥同黑衣人再出來抗爭。

其次,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入境處處長曾國衞親自出馬,彰顯對事件的高度重視,對受困港人的關心。這次港人在「疫輪」歷劫,主動權並不在港府手中,須待日本對乘客完成檢測之後,方可離船。整個撤離行動涉及方方面面,兩位高官率領工作組,在前線呆了差不多一周,既便於與日本官方、中國駐日大使館溝通,亦提振士氣,安撫人心。為官避事平生恥!這與港府一些明哲保身的高官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次撤離事件涉及到外交,得到國家的大力支持。中國駐日使館通過多種管道將大量急用藥物星夜送上船,外交部駐港副特派員宋如安赴日協調,終於分三批將船上港人安全送返。

事非經過不知難!當時要把港人從橫濱碼頭運送到東京機場的大巴遲遲無法租到,特區政府官員只好求助於中國駐日本大使館,駐日使館找到在日本經營觀光巴士公司的華僑劉丹蕻。劉女士經過一波三折,才找到願意參加的日本司機。

車隊領頭的大巴上,掛著一條特製的橫幅,用簡體字寫著「走,咱們回家!」。據報道,這是劉女士構思趕製的,便於讓港人找到車。在橫濱港碼頭,這條橫幅果然引起了受困港人的注意。一對香港夫妻還讓工作人員幫他們合照留念,並比了個「讚」的手勢。

但偏偏某位沈姓大師,聲稱:「根據一國兩制原則,即使和日本官方交涉涉及中國外交部,包機、包車使用的文字不可能不屬『兩制』,多少香港人會說『走,咱們回家』?」質問「香港特區政府連這些最微小的「權限」也不把關,怎能期待會捍衛任何其他香港權益?」

這位沈大師果然是上綱上線的高手,連一條橫幅都可以扯到一國兩制。都這個時候了,人家千辛萬苦幫你找到車,找到司機,人家是日本華人,難道還要用「正體字」寫上「我哋返屋企」?難道還要給特區官員送審?難道受困港人要拒絕登車,才是「捍衛尊嚴」?難道區志光、曾國衞要出手撕下,才是維護一國兩制?

拜託,大師,別裝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