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漢宗:「本土恐怖主義」威脅香港

2020-03-09
區漢宗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09 at 10.00.11.jpeg

警方去年12月在華仁書院發現土製炸彈。

國務院港澳辦新聞發言人楊光去年8月表示,香港已經「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但香港警方當時予以否認。警務處助理處長(行動)麥展豪當時指,對於恐怖主義,香港有自己一套法例,又說大部分的示威者都是和平有序,極端暴力示威者的行動雖然不斷升級,但兩者並不一樣;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當時續指,根據《香港法例》第575條,他認為現時的示威活動並沒有強迫特區政府或國際組織的,或是威嚇公眾人士或部分公眾人士去推展政治、宗教或思想上的主張,故不構成恐怖主義;當時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在記者會上亦指,恐怖主義和遊行示威是兩回事,須根據聯合國的定義界定是否恐怖主義。

直到今年1月,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立法會回答有關檢獲武器的問題時,才表示「政府會密切留意及謹慎審視案件可能涉及本土恐怖主義的風險」,警務處處長鄧炳強3月2日見記者時,指放炸藥行為「非常接近本土恐怖主義」,但仍然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的表態。而警方最近在去年治安情況總結的新聞稿中,才首度明確表明香港已出現「本土恐怖主義的行為」。鄧炳強3月7日在香港電台節目中亦明確表示,警方近期破獲的爆炸品案件中,發現有人製造恐怖分子常用的烈性炸藥TATP、遙控炸彈等,並發現有由鐵通造成炸彈、在炸彈中加入鐵釘,情況有如早年波士頓馬拉松的案件,企圖脅迫政府,屬「本土恐怖主義」。

警方上層以今日之我打倒昨日之我,覺今是而昨非,雖然值得肯定,但覺悟姍姍來遲,極大地延誤了打擊「本土恐怖主義」的力度和時機,造成了香港「本土恐怖主義」的迅速滋長蔓延。另一方面,立法會雖然在前年修訂了「反恐條例」,禁止任何香港永久性居民作出、籌劃、籌備或參與恐怖主義行為,也賦予執法機構權力限制恐怖分子相關的財產。但對具體定性問題,仍然有灰色地帶。港府須適應國際潮流和香港「本土恐怖主義」迅速冒起的形勢重新修訂「反恐條例」,從法律上明確指明「本土恐怖主義」存在的事實,並加重刑罰,司法機構應主動採取相關行動。

「恐怖主義」一詞帶有政治及情感上的含意,其精確的定義難以辨識,從學術研究上可以找到上百個恐怖主義的定義,這些分歧使聯合國不能訂立包含單一、全面、具法律約束力的恐怖主義定義在內的《關於國際恐怖主義的全面公約草案》。不過,國際社會已採納了一系列的部級公約,列明各種恐怖活動的定義及就此立法管制。自1994年,聯合國大會再三以這樣的言詞譴責恐怖活動:「企圖引起公眾恐慌的犯罪行動,不管是個人還是團體為追求政治目的而從事這些行為都是不可接受的,不管其背後的性質是政治、意識形態、哲學、種族、宗教等都不能使之合法化」。

「本土恐怖主義」(Homegrown terrorism)或國內恐怖主義(domestic terrorism),通常是指由具有本國籍公民的恐怖份子所犯下的恐怖活動罪行。是自2001年反恐戰爭後所衍生出的「新恐怖主義」類型,「本土恐怖主義」這一概念在9.11事件後,已由《愛國者法案》正式納入聯邦法律。

歐盟自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崛起以來,歐洲本土的聖戰恐怖主義已經成為歐盟所面臨的最大的恐怖主義威脅,而這些本土恐怖主義襲擊背後的策劃者和發動者的身份也產生了極大的轉變,由本土的歐洲公民取代了過去的境外恐怖分子。美國過往近20年集中打擊境外伊斯蘭極端思想所構成的威脅,卻忽視了以白人至上極端思想為主的本土激進分子的危險性。去年8月初,發生在美國埃爾帕索的襲擊導致至少31人死亡,罕見地被美國司法部視為一起「本土恐怖主義」事件,引發了美國主流媒體對「本土恐怖主義」的討論,總統特朗普也表示將不遺餘力支持執法部門遏制「本土恐怖主義」。歐盟和美國一度放任「本土恐怖主義」蔓延的惡果,尤其值得當下的香港借鑑警惕。

有學者指出,香港反修例暴力行動,都與「新恐怖主義」的7大特徵高度吻合,包括:暴力事件由本土滋生出來;目的是政治訴求;不在談判桌前尋找一席之地;不僅對本國、本地區產生安全威脅,且搗亂國際秩序;行動沒有「大台」,每個成員都有一定的自主權;受攻擊的對象可能為特定的階層、族群,例如員警、建制派等;暴力行動目標為贏得公眾,對執政者施加壓力。

藉修例風波發動的黑暴攬炒,正是香港「本土恐怖主義」產生、蔓延的土壤。根據警方記錄,由去年7 月起至今已發生11宗爆炸品案件,當中涉及外國恐怖分子經常使用的TATP 烈性炸藥、金屬水喉及鐵釘炸彈等,更有暴徒非法設立爆炸品實驗室,企圖製造威力更加強大的炸彈。

香港「本土恐怖主義」日益猖獗,警方近日大搜查全港22個處所,拘捕17男女,涉嫌為一個「本土恐怖主義」武裝團夥,早前策動在明愛醫院、深圳灣口岸及羅湖放爆炸品。警方在大角咀一幢商業大廈三個單位內檢獲三個土製炸彈半製成品,疑準備在公眾活動中襲擊警員,並起出2.6公噸化學品。

「本土恐怖主義」正在襲擊香港,香港「中東化」的夢魘正在變成現實。有人說,香港正由國際金融中心迅速滑向國際恐怖主義中心,這似乎不是危言聳聽。現時警隊的執法權力和方式,不足以應對「本土恐怖主義」暴徒有組織、有策劃的恐怖暴力行為,港府必須檢視本地法例,探討賦予警隊更大的執法權力和空間;同時警方果斷、迅速、嚴正執法,不僅要制止暴力衝擊,更要緝拿真凶、查明真相,這是防止「本土恐怖主義」繼續惡化的必要舉措。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