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戴耀廷的「雷動2.0」有成功的可能嗎?

2020-03-09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09 at 11.13.12 (1).jpeg

9月的立法會選舉,反對派的目標是取得過半議席。除了要在功能組別取得突破之外,地區直選更加不容有失,至少要取得20席以上。這樣,才能確保沈旭暉的「奪權路線圖」能夠邁出重大而關鍵的第一步。從理論上講,反對派只要取得6成選票,在比例代表制下應可取得6成議席即21席。當然,這僅是理論,而比例代表制選舉打的卻是策略和部署。

反對派要在地區直選要取得20席之上,關鍵是如何協調、配票,這恰恰是反對派的弱項,原因是反對派山頭眾多,彼此各有算盤,其內部競爭遠比與建制派的外部競爭激烈,導致協調工作往往是雷聲大雨點小。在這個時候,戴耀廷也不讓沈旭暉專美,走出來提出新的協調計劃,當中包括兩個部分:一是協調。二是棄保。

戴耀廷指已就一個公民參與協調機制達成初步共識,他解釋機制不具篩選形式,期望7月初以包括網上或實體票站、地區辯論會等,令有意參選名單掌握支持度,再判斷是否報名開展選舉工程,「最理想係N(目標議席數目)+1或者N+2」。而到了投票日前夕,他們將公佈具公信力的民調,選民可參考排名投票,同意機制的參選人就按共識「棄選」,並要求將選票投給獲計劃推薦指定的人士,這就是棄保。如果有人不遵從,戴耀廷表示:「如果有人反口,如同政治自殺,我好有信心到時選民會識揀」。

戴耀廷經過4年前「雷動計劃」的慘淡收場,這次再接再厲,提出了「雷動2.0」。這個計劃目的很簡單,一方面盡量擴大反對派的政治光譜,所以在參選時不作出協調或曰「篩選」(當然其他人要參選戴耀廷也控制不了),戴耀廷甚至提出要派出N+1或N+2的參選名單,即是如果在九龍西反對派目標是取得4席,這樣就應該派出5至6隊的名單,目的是通過不同光譜的參選人出選,將反對派參選團隊的光譜盡量拉闊,讓反對派支持者不論政見如何,勇武或「和理非」,都找到屬意人選,從而將投票率推高至75%。

到了選舉前夕,戴耀廷將會如上屆般通過民調推出「推薦名單」,要求反對派支持者根據其名單作策略投票,而不獲推薦的參選人也要宣布退選,並呼籲支持者按戴耀廷的名單投票。這樣,反對派將可在五區都取得目標議席,這就是「雷動2.0」的策略。

沈旭暉與戴耀廷在反對派內頗有瑜亮之爭之感,一個提出路線圖,一個提出選舉策略,但這個「雷動2.0」沒有解答的一個重要問題是,為什麼4年前的「雷動」失敗了,這是戴耀廷自己也承認,這次舊瓶新酒的「雷動2.0」為什麼又會成功?

這個計劃原意是鼓勵愈多反對派人士參選愈好,其實不用戴耀廷鼓勵,大批反對派人士早已躍躍欲試,視今屆為進軍立法會的最大機會,尤其是去年大批素人借反修例躺著也當選,怎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當中問題是最後棄保。在各地的選舉中,棄保往往用於同黨的不同參選人,原因是棄保需要很強的協調統籌,也要有很強的互信度,但「雷動2.0」可以做到嗎?

一是戴耀廷以民調決定誰棄誰保,但4年前有關民調結果與最終結果謬以千里,說明選舉民調已很難捕捉到當前波譎雲詭的選舉形勢,這次反對派各黨、各參選人憑什麼要再次相信這個民調?

二是參選到最後時刻,每名參選人投入的資源以百萬計,一宣布棄保,一切就化為烏有,甚至落得一個低票落選的不堪形象,成本代價如此高昂,戴耀廷一句話就要他們繳槍投降,誰會聽他?為什麼不放手一博?

三是要求被棄者反過來呼籲支持者轉投他人,這是對選民的一種侮辱,我支持黃洋達為什麼要聽你指示投黃之鋒?選民又不是戴耀廷的棋子?而且,當中更可能涉及選舉經費等問題,不是戴耀廷想的那麼簡單。

棄保之難,在於議席面前只有「保」不會有「棄」,4年前戴耀廷的「雷動」保了一班新貴,棄了一班老將,早已受盡質疑,現在捲土重來,為什麼會得出不同的結果?馬克思《霧月十八的路易‧波那巴》開首說:「黑格爾說歷史上重要的事都重複兩次。不過黑格爾忘了告訴我們: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鬧劇。」戴耀廷的「雷動2.0」會成為悲劇嗎?機會不大,不過成為鬧劇成數還是很高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