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副學士與高級文憑應涇渭分明

2020-03-17
政策‧正察
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
 
AAA

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員   何杏研 

位於深水埗前北九龍裁判法院的校舍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SCAD)宣告將於6月1日停運並撤出香港,再次引起公衆對自資院校發展的關注。在過去20年的教育改革,本港高等教育參與率(participation rate) 持續上升,自資院校扮演重要角色,副學士課程的出現為中學畢業生提供更多升學機遇。不過,副學士的認可資格及升讀大學學位卻存在很多不明朗因素,為選擇副學士的學生帶來很大的隱憂。 

在2000年前,香港的副學位課程一般都屬於高級文憑課程。直到政府在教改時開設副學士課程,制定清晰目標,並在十年內將高等教育參與率提高至60%。目前,香港副學位分為兩類﹕副學士與高級文憑。雖然兩者都屬於香港資歷架構第四級,但課程的內容卻不盡相同。前者以傳統學術及通用性質為主,後者則較職業導向、實用性較高。每年大概有三成多中學畢業生升讀副學位課程。 

WhatsApp Image 2020-03-17 at 12.09.04.jpeg

回顧過去二十年, 市場對副學位教育的需求持續上升,相應地副學位學額亦由2000年少於一萬個,增加至現在近三萬五千個學額,其中三分之二來自自資院校。雖然教改訂下的六成目標早已超額完成,但是,比起職業導向的高級文憑,今時今日副學士依然無法如願得到社會單獨認可。本來,副學士是一個獨立的學歷,畢業生理應掌握所需知識及技能,在投身工作時可擔任初級管理人員及輔助專業人員等職位。不過,按政府數據顯示,近9成副學士畢業生選擇繼續升學,當中一半的學生到教資會資助大學修讀學位課程,清楚顯示學生皆視副學士為入大學的踏腳石,在職場缺乏認受性,證明它不足以作為獨立而有價值的資歷。此外,資助副學士學額歷年來大幅下降,每年八千多個畢業生只有三百個是政府資助。學生面對高昂學費,未有實質學歷認可卻欠債累累。 

爲了解決現時副學位制度上的問題,副學士和高級文憑兩者之間應劃定更清晰的界線,制定不同的定位和角色,分別成為傳統學術和應用學位的升學路徑   (見圖一)。若建立了完整的升學路徑,為高級文憑的銜接及持續進修提供多一條出路,便能吸引更多學生選擇高級文憑,從而緩和副學士畢業生和高年級學士學位(SID)的供求失衡問題(由於副學士學生人數比高年級學士學位的供應多 )。 

圖一

圖片 1.png   

在今個年度財政預算案,政府宣布將推出涉及12.6億元的「自資專上教育提升及啓動補助金計劃」,支援自資院校開辦切合市場需要、但成本高昂的特定副學位或學士課程。團結香港基金期望,此計劃能加強支援自資院校提供有助滿足特定人力需求的副學位課程,並向入讀相關副學位課程的學生提供相應的財政資助,令副學士及高級文憑的定位涇渭分明。 

 

延伸閱讀
  • 教育科技的應用非常廣泛,網上授課只是衆多範疇之一。如果我們把課本電子化就以爲已經充分應用教育科技,無疑是大錯特錯。

    政策‧正察  2020-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