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進一步控制人流 先要處理好流浪者問題

2020-03-26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26 at 09.46.31.jpeg

這個星期,新冠肺炎疫情情況越來越嚴峻,每日新增感染數字高居不下,而且更令人擔憂的,是香港醫護人員已經疲於奔命,公共醫療系統接近崩潰邊緣。一些專家學者,紛紛要求特區政府,作出更嚴厲的控疫措施,尤其是著眼於阻止人群聚集活動,例如聚餐、聚會等。

如果政府真的要通過控制人流來阻止疫症擴散,除現有的關閉公共設施、政府部門只提供緊急服務、安排公務員在家工作等現有措施,又或者「頭痛醫頭」式應對措施,例如備受爭議的「禁酒令」外,特區政府最應著眼、但是卻一直有意或無意地忽略的是,現時社會上數以萬計無家可歸的露宿者、流浪者。如果任由他們四處流連,而且個人清潔及衛生工作準備不足,尤其是欠缺口罩,他們既會容易感染疫症,更會成為潛在帶菌者、傳播者,最終導致社區大爆發,將香港推向萬劫不復之地,到時候,最需要問題的,是現屆特首和特區政府管治班子。

香港需要進一步控制街上人流

觀乎現時街道上,雖然人流已較未有疫症時期為少,但是,在一些旺區,甚至郊外,始終人流如鯽。目前,有部份行政會議成員,或者醫護界專家和從業者,都紛紛提出要大幅度減少街道上的人流,這包括:食肆應盡量以外賣取代堂食、酒吧和娛樂設施暫時休業、鼓勵更多企業安排員工在家工作,要求市民取消所有不必要的聚餐,等等。這些建議,看來十分嚴厲,但是在現時疫情肆虐下,政府必須予以考慮和落實。

另一方面,在減低人流的諸多建議中,有一件事是現時議員們和官員們完全忽略的,就是一些無家可歸,終日在街道上流連,晚上在公園、通宵營業快餐店停留的人士。他們既沒有地方可以容身,令他們不需在街道上流連,而且在康文設施關閉後,沒有進行個人清潔的地方。筆者在街道見到,一些身體上相當骯髒,甚至可能沒有帶上口罩的流浪者,在街上流連。在平時,這些人已經可以成為公共衛生的威脅,在現時新冠肺炎疫情下,他們不但會易被感染,更有可能在不知覺之間,成了帶菌者和傳播者,結果是在社區上極速擴散至其他市民,造成社區大爆發。

各國政府皆注重無家可歸者居住和健康問題

現時世界上正受肺炎疫情感染的歐美城市,他們對於無家可歸者的安排,不但可以令他們不會被感染,也避免他們傳播病菌。今次肺炎最先爆發的武漢市,在封城期間當地市政府調動大批公安人員、社區工作義工,將在街上仍然流連的無家可歸者,包括外省勞工、貧窮的基層人士,全部送進已經停業的酒店、賓館安置妥當,並且每日為他們檢查身體,又禁止他們出外。

至於環球電影界非常重視的法國康城影展,因新冠肺炎關係,已宣告延期,當地市政府將原定的影展活動場地,改作安置數以千計無家可歸者之用。

現時疫情擴散迅速的美國,多個州政府已緊急開放已關閉的社區會堂,或者丟空的政府建築物,用作收容無家可歸者之用。

至於香港前殖民宗主國的英國,倫敦市政府調動空置的酒店房間,用以收容數以萬計無家可歸者。

集中無家可歸者住處 有效監察他們健康狀況

可是,我們的管治班子,對於無家可歸者的支援,平日已一直被人詬病,現在疫情下政府對於這些人士的支援,更是等同「零」。他們不斷地以提供臨時庇護中心,可能在人多聚集下令人更易染病為藉口,在緊急時間不予開放本應在「緊急時期」需要開放的臨時庇護中心。

事實上,政府可以開放已經暫時停用的社區會堂,或者室內運動場,用來安置無家可歸者,並可以透過各區民政事務署,分流一些無家可歸者,由原有的臨時庇護中心到區內室內運動場。這樣,不但可以減低各間臨時庇護中心的人口密度,避免太多人聚集而做成的疫症傳播風險,而且將無家可歸者集中起來,可以方便特區政府實行更嚴厲的人流控制措施,譬如要求市民盡量留在家中,阻止不必要的戶外活動(尤其是聚會、聚餐、非必要的行街等)。

同時,政府將無家可歸者集中起來,可以更有效地監察他們的健康狀況,及早將懷疑帶菌人士,移送到醫院接受治療。

如果特區政府仍然沒有更有效的控制社區人流措施,特別是將無家可歸人士,視作「no stake in the city」,那麼,只要有一個或兩個流浪者、露宿者感染到新冠肺炎,那麼,由此出現社區大爆發的話,筆者恐怕,特首和衛生政策方面的相關官員,到時難逃政治問責的命運,甚至更嚴重影響特區政府在疫症期間和以後的有效施政。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