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疫情下香港科研應發揮更大作用

2020-04-08
政策‧正察
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
 
AAA

團結香港基金執行總編輯廖美香

新冠病毒以極速幾何式擴散,至今全球逾一百三十四萬人確診感染,逾二十七萬人康復,七萬四千多人死亡。如此世紀疫症,防疫資源絕不可少,口罩可以阻擋噴出含病毒的飛沫、檢測劑可以測知確診者立即隔離、呼吸機是新冠肺炎患者所依賴的救命草。可惜,歐美多國醫療物質極度缺乏,各地除了高價搶購口罩,又採行國防生產法要求企業趕製呼吸機,也有動員初創公司製造簡易版呼吸機。總之,要做到分秒必爭,加緊救治,急不容緩。 

ppp.jpg

新冠疫情肆虐,中國內地廣泛利用無人機,盡展所能。無人機在醫院及疾控中心之間穿梭,實施防控急救藥品和疫症標本的自動化轉運,可以24小時不間斷、全方位、全天候運輸。無人機在公路上盤旋,取代了人手進行空中指揮。農業無人機也參與了防疫消毒工作,在空中灑遍數以億計平方米土地。

重要的是,內地公安操作無人機揪出違規市民,警告要小心應對病毒。其中一段影片裡,無人機盤旋在一名老婦頭上,用擴音器告訴她要戴口罩防疫。「是的阿姨,無人機正在跟你說話。你不應該不戴口罩到處走,最好趕快回家,然後別忘了洗手。」婦人睜眼看著無人機,便急步離開。

歐美在這次疫情中,也利無人機作監測及傳送物資作用。無人機的興起,令我們想起航拍一哥汪滔,他是大疆創辦人,原於2003年由內地到香港科大攻讀電子工程學,2006年畢業後即創立大疆創新,鑄造他的成就。他曾多次公開表示,感激科大的培養。

香港可在抗疫中發揮更大作用

香港培育了不少科研人才,也擁有先進科技,但政府長期對科研發展目光短淺,當年汪滔向政府申請資助亦被拒絕,最終選擇落戶深圳。近年港府施政上對科研發展有所關注,但仍有嫌滯後。其實,港府應在科研政策及財政上迅速回應,聯動廠商、科技界、學術界共同打拼,在這次全球疫情困境上,令香港發揮更大貢獻。 

以理工大學為例,近月(2月)公布最新成功研發「自動快速診斷系統」,可於一小時內,透過抽取病人的鼻咽樣本,檢測出多達40種呼吸道病原體包括沙士和新冠病毒,有助門診醫生及早辨別高危疾人士,加快診斷和確診。該儀器由理大創新科技團隊自行設計,每部生產成本約三十萬元,操作簡單,體積只約似微波爐的大小,適合私家診所應用。醫生無須依靠經驗和病徵斷症,因應該系統檢測,便能迅速辨別細菌或病毒,可減省濫用抗生素,向病人對症下藥。研究項目曾向創新及科技局申請資助但遭拒絕,在政府零資助之下,獲本港生物科技企業資助,才能研發成功。最終花上四年,動用逾二千萬元研發為全球最全面的自動快速檢測儀。理大擁有如此優秀科研成果,但仍未能將產品普及化,港府能有應急方案推動產品加快臨床應用?這不只是香港之急,對緩解全球疫情,亦至為重要。 

港大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近日(4月4日)指出:「超市手推車或手柄藏有細菌,污染程度等同升降機按鈕,大家去超市購物,接觸過之後必須用濕紙巾或洗手。」事實上,本港兩名學生黃深銘及李鍵邦於2016年因發明「自潔門柄」而獲得日內瓦發明展金獎。有感於2003年沙士時,人們都用紙巾蓋著門的手柄而進出,以防感染病毒,因而研發「自潔門柄」。這是利用紫外光在玻璃門柄內反射,從而激活門柄上的光觸媒塗層,達到自動消毒及殺菌。該技術發明獲獎已多年,唯兩位「星之子」對商業策劃、生產、專利、認證、推廣均認識有限;至新冠病毒肆虐之際,該科研技術商品化初見曙光,仍未有全面商品化,殊甚可惜。這種功能其實可應用於不同公共物件上,一旦技術成功轉移為應用,例如手推車手柄、電掣、升降機的層數按鈕等,料必減少病毒傳播機會。

WhatsApp Image 2020-04-08 at 11.33.04 (1).jpeg

港商設口罩廠欠財政支援

港府自2月提出抗疫的財政紓困措施,提出時很有聲勢,行動卻慢吞吞,令人擔心民情再度積怨。正當市民關心政府何時派發一萬元解困,企業家關注政府能否及時協助生產?

歐美疫情正處於嚴峻階段,一罩難求,紛紛搶購口罩之際,香港企業家有心發展,卻舉步維艱。鴻創科技創辦人袁錫源指出:「香港口罩供應陸續緩和,但市面上水平參差不齊,未必符合歐美標準。我們與德國公司達成專業技術協議,準備在港設廠,設立多條生產線,力求產品高質量,可以港銷及出口。無奈我們資金緊絀。政府說積極提倡生產口罩,我們卻沒法找到政府資助的門路,只得做住宅抵押,但銀行批核資金不足。如果政府能夠作為擔保人,我們借得五至八百萬元的話,就可做快三個月,七至八月就可投產,幫助到很多人。」 袁錫源熱情一片,雖有技術、商業網絡,但苦無資金,向政府求助無門,只有眼巴巴看著全球疫情惡化而著急。 

總而言之,香港擁有優秀大學,科研達國際水平;本港也有科學園、數碼港等培育初創企業;港商具有專利技術、市場觸覺、商業頭腦。然而,學界、科研機構、工業生產顯得割裂發展,欠缺聯繫及協作。團結香港基金建議,本港朝向「官產學研」模式,一起聯動協力,激發科研生態。政府(官)應大力投放資源,廠商(產)、大學(學)、科研機構(研)共同緊密合作,互通有無,補足優勢,由此香港的科研將碩果纍纍。這場新冠疫症,迫使我們反省:我們具科技領先能力、人才精銳、廠商熱誠落力,為何我們不能大幹一番?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