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建制派內會背水一戰 反「攬炒」要以行動說話

2020-05-11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5-11 at 09.54.47 (1).jpeg

立法會內會上周五召開特別會議,由現任內會主席李慧琼主持,先處理積存的各項法案。郭榮鏗繼續主持不遂,一眾反對派議員隨即大肆衝擊搗亂,更指「李慧琼奪權」,拒絕承認李慧琼主持會議云云。反對派指「李慧琼奪權」,但李慧琼究竟奪了誰的權?郭榮鏗不是內會主席,只是主持,並不具有主持內會的權力,而在新一任內會主席未選出前,李慧琼依然是現任內會主席,由她重新主持會議,請問又奪了誰的權?

根據《議事規則》及《內務守則》,內會在新主席未選出前,現任主席仍有權處理除選舉主席之外的內會事宜。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早前尋求外聘資深大律師的意見指出,現任內會主席李慧琼有權在新主席選出前召開會議,處理立法會嚴重積壓的工作,特別是急切或重要的事務,令立法會可以履行基本法訂明的憲制責任及職能。隨後梁君彥作出由李慧琼主持內會的決定。這是立法會主席根據基本法和《議事規則》作出的決定,就是法庭也不能干預。建制派重新掌控內會,反對派「奪權」圖謀失敗,成功破解了內會困局,可以說建制派的一場勝仗。

這場勝仗得來不易,甚至可以說是背水一戰。經過反修例風波一役,不少建制派對立法會亂局無疑出現了患得患失的心態,不敢戰,怕爭議,擔心再次挑動風波成為眾矢之的。所以,當反對派在內會拉布時,建制派根本沒有強硬應對,而是一味的批評譴責,讓郭榮鏗可以在內會拉布200多日都未能產生出主席。但建制派是沒有反制工具嗎?不是的,立法會主席掌握主持議會大權,建制派擁有人數優勢,根據《議事規則》及《內務守則》,要破解內會困局不是難事,但就是一拖再拖,當中缺乏的不是工具,而是決心,也是背心一戰的戰意。

然而,立法會亂局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關注,「兩辦」接連發聲譴責,將矛頭直指郭榮鏗等反對派政客,有關聲明已經不是盤馬拉弓,而是寶劍出鞘,反映中央已經動了真格,再不會坐視香港亂象,隨時準備出招行使好監察權。這時,建制派才真正開始轉守為攻,在立法會展開反擊戰,在輿論上主動出擊,在法律上引經據典,在議會上嚴陣以待。在佈陣周密下令反對派完全無所作為,在議會上企圖重施去年反修例的議會衝擊,最終亦無功而還,只能悻悻然的拉隊離場,「攬炒」圖謀落空。

這說明什麼?說明在議會鬥爭上永遠是「狹路相逢勇者勝」,也是「該用權時要用權」。建制派有人數優勢,但對於反對派的搞局,卻往往不敢公然對陣,不敢果斷用權,導致多年來被反對派在議會上少數騎劫多數,在立法會上肆意拉布搞局,甚至出現拉布200多天的荒謬情況。如果任由這種情況長此下去,就算反對派未能在立法會上取得過半,也足以癱瘓議會,「攬炒」香港。這樣,建制派的反「攬炒」還有何號召力可言?

反「攬炒」當然是香港社會最大的公約數,包括口中高呼「攬炒」的反對派議員,他們也不是「真攬炒」,否則就不用死霸議席。「攬炒」在香港沒有市場,但建制派要高舉反「攬炒」旗幟,就不能只流於口號,要以行動說話,以實力說話,讓市民清楚唯有讓建制派保持立會主導權,才能真正反「攬炒」。

9月立法會選舉肯定是一場惡戰,建制派要保住立會主導,關鍵是反「攬炒」牌是否打得響,前提正是要顯示建制派確實有反「攬炒」的決心和能力。東晉時桓溫北伐,一路高歌猛進直抵灞水,但桓溫卻發覺王師北伐竟然不見百姓出來會師,王猛答曰:「明公不遠數千里,深入寇境,可是長安就在咫尺之間,大軍卻不肯渡灞水,連老百姓都看出你並無恢復之意,當然不來了。」建制派的反「攬炒」牌要打得響,要得到廣大市民響應,就必須有背水一戰的決心,要顯示出敢於過河的勇氣。這樣的反「攬炒」牌,才有號召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不論屬於哪一派別的人,都需要有同理心。政治領袖真的要理解和感受人們的真實生活、感受他們社區的脈膊,而不是像有些政府官員離地表示不知道原來有那麼多人在戶外上班,不知道政策推出後影響著多少人!

    郭金鋒  2020-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