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香港搞成咁,責任在投機派嗎?

2020-05-11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5-11 at 10.05.09 (1).jpeg

在香港這個波雲詭譎的政治環境裡,各個政治陣營都一向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另一方面,大陸自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為了香港能夠順利地平穩過渡,積極地建立所謂的愛國愛港統一戰線,造成現時的建制陣營,其成份亦變得異常複雜。在此情況之下,建制陣營內部存在一些投機分子,也是不出為奇的事。

是故,近日有人以趙婷之名撰文,指「香港目前對立的情況,最大責任在於一些投機派」,某程度上也是所言非虛。事實上,假若港府在2003年推行廿三條之時,作為「九七變色龍」的田北俊,並沒運用其議會內的關鍵少數身份,逼使港府擱置立法,香港現在還有所謂的廿三條立法爭議乎?

除此之外,去年政府提交《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之時,若不是部分商界擔心修例之後,有機會被移交至內地受審,而有人又是財閥鷹犬的話,建制派又怎會在奪回《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主席一職之後,仍會有人消極怠工?若沒此等拖拉的情況,政府又怎會把修例草案直上大會,最終導致修例風波一發不可收拾?

由此可見,所謂「舊建制」的問題,從來不是對國家認識不足、欠缺國際視野,又或者是思維停留於文革的火紅年代,而是香港的政壇中人,總有一些人是投機分子,又或者甘願淪為財閥鷹犬。這個問題,不淨只在建制陣營內部存在,在非建制派的內部,其實亦都存在。

在此情況下,我們若要真正解決香港問題,並不是要建立所謂的「新建制派」,而是要搞清楚香港真正的深層次矛盾所在,從而革新現時的建制派,使他們明白自己應當的服務對象。我們若不搞清這些問題,香港即使出現某些人所吹噓的「新建制派」或「中間派」,也只會淪為某些人撈取政治或商業油水的工具。

問題是:香港真正的深層次矛盾,究竟又在哪裡?答案便是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社會流動性亦正在不斷降低,加上各大行業均已出現寡頭壟斷的情況,土地及樓宇供應又嚴重不足,造成社會新生代失去了向上流動的機會及「盼頭」,繼而對社會現狀心生不滿。

說到這裡,有人或許會問:為何現時香港的政治爭議,都是表現在政制爭拗,又或者是港人的國家認同感之上?誠如那位「趙婷」所言,「親中和反中只是有心人創造的偽命題」,只是我們應當知道,這些偽命題的創造者,其實是非建制派。

舉個例子:大家若有留意香港政壇發展的話,便不難發現非建制派在曾蔭權時代,其主要矛頭,乃是針對「地產霸權」。可是到了梁振英及林鄭時代,非建制派的立場便逐漸右傾,連帶批評「地產霸權」的聲音,也忽然銷聲匿跡了!

這一有趣的現象,究竟又反映什麼呢?是香港真的再無「地產霸權」?還是有人在轉移民眾視線,使市民相信自己生活變差的成因,乃是源於所謂的「中港矛盾」,以及有沒有「真普選」?這個問題,還真的是十分耐人尋味。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不論屬於哪一派別的人,都需要有同理心。政治領袖真的要理解和感受人們的真實生活、感受他們社區的脈膊,而不是像有些政府官員離地表示不知道原來有那麼多人在戶外上班,不知道政策推出後影響著多少人!

    郭金鋒  2020-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