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智慧城市政策要落地

2020-05-11
 
AAA

丁海澄

90後自由工作者,本科主修酒店管理及旅遊業,大學期間曾當逾十份的前線及後勤兼職。

熱愛旅遊,醉心攝影,閒時走到社區每個角落,用鏡頭、文字道出人情味的故事。

近日透過網上視像聯絡了居於新加坡的舊同學,關心一下其近況。其創科公司早已實施「在家工作」,而疫情也未有打擊他對業務的信心。相信除了因為新加坡政府及時推出一系列疫症下的紓困措施外,當地鼓勵創科發展,推動智慧城市的有力政策,也是他堅定留在新加坡發展人工智能的主因。

朋友回想當初決定毅然離開香港,他也不忘吐槽,香港的創科發展政策,在他們這些創科IT人而言,簡直是「笑話」。政府聲稱有積極推動年輕人創業,透過各式基金,社創基金開展項目,資助社會創業家開展業務。但朋友批評這類基金完全是「外行審內行」,來自非業界的評審委員,對行情往往一知半解,審批尺度模糊。對一些公眾熟悉的項目類型及機構「非常鬆手」,但對於一些新的項目,就多番留難,包括要有諸多數據證明項目可行性,最終通常是石沉大海。 

3223.jpg

圖為將軍澳工業邨

我一直以為,政府投入了大量資源推動把香港成為「智慧城市」,包括推出「轉數快」使不同銀行的戶口可互相轉帳及付款,又於本年開始推動本地居民以數碼個人身分(eID),享用一站式個人數碼政府服務,運輸署又正發展嶄新的交通數據分析系統,應該算是有不錯的創科環境。但原來政府一直未有積極鼓勵商界及民間參與創科發展。結果政府的創科、智慧城市政策只是「閉門造車」,大部份有心於創科的機構及從業員只能望門輕嘆。

反之,朋友則大讚新加坡政府相當重視與企業、學界的合作。2005年已制定了「iN2015策略」,由資訊通訊發展管理局統籌全國應用科技發展,建立發展創科的基礎及長遠藍圖。 2015年時CloudFlare創辦人曾指出,他當初選擇落戶新加坡,放棄香港,當中最大誘因就是因其創科政策,對創科企業都有優厚的扶持政策,例如提供租金實惠的工廈單位供創業、聘請業內人士審批的創業基金「Startup SG計劃」供申請等,外國的創科專才若有意移民更可獲加分,因而吸引了很多創科人才。 

其實香港政府也有類似理念的政策,如透過租金優惠補貼創科發展,可惜推行起來卻變形走樣。過去將軍澳工業邨曾以優惠價批出地皮予中資數據中心營辦商Global Switch,卻容許其把部分設施「分租」予中國電信國際,利用政府特惠地皮圖利,借「創科」之名,卻做回香港最在行的房地產「劏房」謀利,可謂非常諷刺。

朋友更笑指這宗個案,不是正是代表政府的一貫「唯利是圖」管治模式嗎?也許在政府眼中,分租也是產生經濟效益的「自由經濟」活動,至於有否對創科產生實效,浪費了的地價損失?都不是政府最關心的地方。近日眼見,對創科毫無經驗的機電工程署前署長,竟然接任創新及科技局長,我就知道,也許在政府一些當權者眼中,「總之有電嘅嘢,就是IT」。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生產力局一直致力以創新科技推動香港加速發展「工業4.0」及高增值產業,助力香港成為智慧城市及國際創新科技中心。最近,我們於全球極具權威的跨業界科研盛事「2022 TechConnect世界創新會議暨博覽會」(TechConnect)中,憑着兩項與製造業和醫療健康業相關的創新研發奪得「創新獎(Innovation Awards)」,亦是本局連續兩年榮獲此殊榮,肯定了科研團隊開發具影響力的創新發明並將其成果商品化的努力,更得到國際科研權威評審的認可。

    生產力局  2022-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