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麟:守護香港這個家

2020-05-26
朱兆麟
香港政治及管治學院召集人
 
AAA

4342.jpg

「港區國安法」推出以來,有社會人士及政界人士,把自身對中央的不信任投射於今次立法,將之形容為專制和破壞一國兩制,使社會討論嚴重失焦,實在可惜。其實法案針對是有組織的分裂國家、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外國干預及恐怖主義行為四類罪行,一般市民不會,也沒有能力去觸犯。

內地一向未有干預香港市民的政治意識形態,反而港英殖民地年代,就相當著意培養市民對英國的好感,亦有系統地打壓涉及內地的左派組織;例如要電視台深夜凌晨收台時,都要播出英女皇硬照及英國國歌,港督葛量洪更曾利用其港督權力,強行關閉屬於左派的達德學院;至於國安工作,亦非回歸後才有;港英年代,英國國安情報機關就在港設立了香港警務處政治部,接受英國軍情五處指揮,進行反間諜及收集情報。「港區國安法」把危害國家安全行為以立法方式明確界定,做法較港英年代更為透明,有助市民安心。歐美國家也有各式的國家安全立法及措施,美國的國安法就包括《煽動叛亂法》、《間諜法》、《國土安全法》,設有適當的調查機制,再由法院裁定是否違反國家安全。

《駐軍法》規定本地出現危害國家統一安全的動亂時,北京不但有權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甚至在港府請求下可以派出駐軍維護香港穩定。但港府於去年動亂,甚至有港獨份子滋事及破壞時,也相當克制,未曾請求出動解放軍。這一來是因港府仍有能力應對,二來也是為避免帶來社會不安;有了「港版國安法」,日後一旦面對有組織的港獨行為,就能「有法可依」,也避免陷於應否交由解放軍處理的兩難局面。只要國安法條文寫得清楚,市民就不會誤墮法網。政治人物即使有不同的政見,若然珍惜香港這個家,都應盡快引導有關國安法的討論回歸理性,包括向市民解釋立法原意,提供真確的資訊予社會大眾,並監督立法過程。

香港曾與台灣等地同為「亞洲四小龍」,是亞洲繁榮的象徴,我們有責任把香港這個家好好傳承予下一代,特別是當中的共同文化,語言,歴史和生活的珍貴記憶,沒有任何其他城市能夠取代。不少港人已因政治衝突,有意移民避走他鄉,令人不勝唏噓,寄望國安法立法盡快完成,消除政治紛爭,使香港能走得更遠。

eb0ca84b5fc970c3932db634e7c479ef.jpg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