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如林:給披上黃背心的學生記者之勸告

2020-05-29
徐如林
公共事務顧問
 
AAA

332323.jpg

過去一年的社會示威衝突中,警方、建制派議員甚至其支持者多次質疑有示威者假扮記者參與違法活動,加上早前有10多歲學生記者被補,觸發社會再次掀起記者發牌制度的熱烈討論,港府日前回應無計劃統一發放記者證,但相信仍有社會人士極力爭取。筆者相信受僱於具公信力傳媒機構的記者,是以專業態度工作,惟部份學生記者、新成立的網媒在以記者身份進行示威採訪工作時,更應自律、約束個人行為,否則只會影響外界對香港前線記者的評價,摧毀前線記者多年來克己守規建立的形象。

學生記者質素參差不齊 影響專業記者工作

在現時社會動盪不穩、大型示威衝突頻生的局勢,不少學生或志同道合者希望在現場記錄重要時刻,組織各個學生媒體組織或網媒,穿上印了「記者」的黃背心、頭盔及豬嘴就落場採訪。然而他們的公信力及認受性備受質疑,最主要是沒有受到傳媒機構訓練,「我手寫我心」,欠缺有系統的自我監管制度,他們的「記者」身份也不被政府認可,更被執法部門定義是「假記者」。

筆者曾目睹有網媒記者在採訪期間,以粗言穢語破口大罵警方,亦有學生記者穿好全副記者裝備,卻未有進行採訪工作,與伴侶手牽手沿著遊行路線慢步等,實在讓人質疑他們的專業性。

一群未經專業訓練、沒有受傳媒機構守則規範的「記者」走到前線,與專業記者一同採訪,無疑已經有損社會對專業前線記者工作的認可。現在記者在前線採訪時屢被截查,甚至遭到警方迎面施放胡椒噴劑、要求蹲下等候搜查等做法,即使惹來各記者組織不滿,但警方仍可以將矛頭指向有「假記者」潛入記者群,讓真正執行工作的記者無辜受害。

事件亦驅使建制派議員促政府向記者發牌,杜絕「假記者」及解決傳媒工作者參差不齊的情況,筆者就不在此詳列發牌制度利弊,但必定掀起亂傳風波,不但引起削弱香港新聞自由、政權干預新聞工作的疑慮,激發部分人不滿政府情緒,如何組成發牌機構亦是一大挑戰。

傳媒的認受性非一天建立,是各前線記者多年來恪守崗位、操守累積下來的成果。眼見現時情況,一位資深行家月初也撰文,語重心長點出一眾年輕學生「記者」在現場採訪時各種應多加注意的地方。筆者僅希望這班有熱誠的年輕「記者」在披上記者背心之時,亦承擔著記者應有的操守,不要嘗試以記者身份作掩飾,及讓個人思緒影響報道的持平中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