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美國制裁香港,是為了窒礙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

2020-06-01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中央政府下定決心推出「港版國安法」,隨即惹來美國政府對香港的制裁。除了「貿易戰」、「疫戰」之外,這可算是中美之爭的第三條戰線。

「港版國安法」用意是維護國家安全,本應有之,世界各國亦不可能沒有相關的法例,更與金融及經貿自由無關。為何在「港版國安法」的細節仍未出台之際,美國政府已表明會有所行動呢?

cn1.jpg

眾所周知,美國政府從來都不會關心港人的死活;現在「新冠肺炎」疫情嚴重,百業蕭條;最近美國當地還爆發了全國性的暴動和騷亂,更是自顧不暇,美國政府又豈會忽然熱心起來的「幫助」香港?上周五,特朗普已宣布制裁香港的大方向,所謂的「幫助港人」,實質上都是在「懲罰港人」。說穿了,美國政府聲稱「港版國安法」侵犯「港人自由民主」及破壞「一國兩制」承諾,都是幌子,其制裁香港之目的,都是在針對中國。

美國的「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實不難理解,但這個「沛公」是指中國的那一個範疇呢?其實,中美在香港這條戰線上的爭鬥,明顯與「人民幣自由兌換」有關。

儘管兩年多以來,美國以「貿易戰」脅逼中國,但中國的經貿水平持續上升,按2019年的經濟規模計算 ,中國GDP佔比已上升至接近美國67%的水平。以全球貿易量計算,中美兩國亦十分接近,都在19萬億美元之上。「新冠肺炎」後,歐美政府出現嚴重的誤判,疫情尚未受控,反而中國處理得當,暫時已有復甦的勢頭。現時,中國大陸在經濟、工業生產及貿易層面上,皆一枝獨秀,唯人民幣尚未自由兌換,金融體系的深化改革仍然需時。

在這情況下,香港便成為資金進出中國大陸的一個重要渠道,亦擔當着人民幣兌換自由化的過程中之一個重要角色。跟據「金管局」的網站顯示:

1. 中國對內和對外直接投資,以及大部分金融投資,都是通過香港進行,比重由2000年的38%,大幅上升至2017年的67%。

2. 香港擁有中國大陸以外最龐大的「人民幣資金池」,規模超過6,000億元人民幣,足以支持離岸人民幣業務在港的發展。

3. 根據SWIFT的統計,全球70%以上的人民幣支付通過香港進行結算。香港的人民幣「即時支付結算系統」便利世界各地銀行進行人民幣支付,並支援人民幣跨境支付。

4. 香港的人民幣外匯和衍生品交易量,於全球離岸市場居排名第一。

5. 香港是主要的人民幣融資中心之一,擁有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債券市場。債券發行人包括財政部,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金融機構和企業。

6. 香港擁有進出內地資本市場的獨有渠道,包括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以及內地與香港基金互認安排等。這些渠道讓海外投資者可以通過內地與香港市場之間的連接進入內地資本市場。

7. 香港亦是全球擁有最大RQFII額度的地區;這突顯了香港作為國際投資者參與內地金融市場的重要中介角色。

因此,美國要窒礙中國經濟的發展,其中一個途徑,就是打亂中國政府在人民幣自由兌換的部署。要麼就是諸多阻撓。否則,就是於人民幣自由化的過程中有所操弄及攻擊,製造及截破泡沫,並發動「金融戰」。

在這個大環境下,美國早於去年已拋出「香港人權法」的題目,以此迫逼中國政府。為了阻礙中國經濟的發展,美國已使出諸般手段,甚至乎是「兩敗俱傷」的招數都用上了。現在啟動針對香港的「金融戰」,絕對在預期之內。

總的來說,無論港府去年是否通過「逃犯條例」或今年中國政府有沒有提出「港版國安法」,美國政府為了針對中國,始終都會出重手制裁香港。現時,中國宣布將實施「港版國安法」,並表明作好一切準備,反而在一定程度上爭取了這場「金融戰」的主動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