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港版國安立法:北京何以此時出手

2020-06-01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bj1.jpg

5月28日,全國人大會議通過一項決定,將就香港國家安全事項進行立法並直接在港實施。這一決定不僅再次在香港激起極大震動,也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

中央此時出手似乎有點兒出乎預料,但也在意料之中。去年6月香港爆發的反北京反政府示威及暴亂活動,致香港陷入持久混亂,中央一直在考慮和準備這一立法程序。更為關鍵的是,持續示威及社會動亂令中央領導層格外擔憂,擔心在香港回歸23年之後,北京會失去對香港這座自由之城的控制。

中國啟動這一立法進程,會導致中美關係更為緊張。美國5月27日表示,香港已不再享有「高度自治」,這為美國出台措施制裁香港和中國內地打下了伏筆。然而,北京絕不可能迫於壓力而屈服。多年來,中美在香港進行着一場影響力爭奪戰,北京現欲向美方攤牌,即香港問題上中國說了算。

有人哀嘆道,國家安全立法意味着香港高度自治的終結。但依據「一國兩制」原則和香港基本法,香港高度自治安排在2047年前不會改變。

然而,在國家安全法條文及如何在港實施的細節公布之前,預測香港的死亡或香港將來的模樣,都為時過早。有報道稱,全國人大常委會可能在一兩個月內完成法律的制定,並公布實施細則。

中國官方和官媒的回應是,香港有制定相關國家安全法律的憲制責任,禁止任何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滲透及顛覆中央政府的行為和活動,以及外國勢力干涉香港事務。鑒於遭遇強大阻力,2003年基本法23條本地立法被迫擱置以來,香港未能完成這一立法。現在,北京終於要出手了,因為已經等了20多年,中央的耐心早已消耗殆盡。

一周來,中央領導層一直在給人們吃定心丸,表示即將制定的國家安全法只針對極少部分犯罪分子,對絕大多數守法港人來說,無需擔憂。

事實上,各國都制定國家安全法律,以保障國家利益,美國更不例外。而在香港,很多人有其合理關切,擔心國安立法會無限擴大範圍,進而打壓持不同政見者及批評者,他們還擔心資本主義生活方式能不能保持不變。

過去十來年裡,香港與內地經濟聯繫越發密切,但出現這種情況的主因是香港親西方人士與中央之間日益增加的互不信任。在政治或法律層面,雙方都把對方的目的往最壞處想。去年6月以來的暴力抗議活動,已充分證明了這一點。許多港人認為,北京是想借逃犯引渡條例,加強對香港的管控。依據那個條例,北京可以把逃到香港的犯罪分子引渡回內地。而事實上,已被撤回的逃犯引渡條例,是香港政府主動提出來的,並非中央要求或提出的,但人們對這一事實卻視而不見。

去年的示威等暴力活動令中央領導層警醒,開始擔心會失去對香港的控制,尤其是一些暴徒圍攻中聯辦、毀壞內地企業在港財產,更是令人不安。更令北京感到難堪和擔憂的是,華盛頓似乎還佔了上風。許多示威者揮舞着美國國旗,乞求美國總統特朗普來拯救香港。

短期而言,在人大通過國安立法決定後,香港註定會發生更大規模的示威抗議或暴力活動。然而,這些活動反而進一步證明,國安立法是十分必要的。

有海外分析人士認為,中國出手制定這一法律,目的是為了轉移視線,期望人們不再關注和指責新冠疫情爆發之初中國應對失誤。新冠疫情去年12月末在中國爆發,之後發展成為了一場全球大流行。中美之間一直就疫情問題相互指責,導致雙邊關係進一步緊張。

但這些說法都不靠譜。在去年11月中央四中全會上,領導層就決定在香港問題上必須強硬起來。會議公報稱,將在香港「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當時,香港的暴力示威抗議活動已進入第5個月份。今年2月,中央對國務院港澳辦及香港中聯辦的主要領導進行調整,也預示着中央將在涉港問題上強硬起來。

全國人大批准這一立法決定只是個形式,是立法必經程序。何時通過這一決定,則取決於全國人大何時召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人大會從通常的3月初推遲到5月下旬。

在國安立法決定通過後,香港局勢會如何發展,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華盛頓對此作何反應。原因很簡單,香港已不幸成了中美地緣政治博弈的一顆棋子。

去年6月爆發示威抗議及暴力活動以來,北京官方和官媒一直指責華盛頓和台灣是示威活動的背後「黑手」,但美方予以否認。北京擔心華盛頓會把香港變成其反華前哨基地,損害中國的國家利益,這也是中央出手制定國家安全法的關鍵原因之一。

在華盛頓5月27日宣布香港已失「高度自治」之後,各界都在猜測美國能做什麼以及將做什麼,來懲罰香港和中國內地。如果美方取消香港的貿易優惠地位,可能會影響香港的出口,但香港對美出口額不大。同時,中國已不像10年前,也不再依賴香港做轉口貿易和吸引外資了。據美國媒體報道,美方可能會制裁參與國安立法的官員以及一些企業,從而使其難以利用香港來獲得金融服務。

總之,美國制裁的影響有限,象徵性意義遠遠大於實質影響。無論華盛頓採取什麼行動,肯定會有損於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至於是否會引發大規模資本外逃,仍有待觀察。迄今為止,尚無明顯資本外逃的跡象,香港房地產市場也基本穩定。

同時,華盛頓的行動也將損害美國自身的在港商業利益。據香港政府統計數據,1300家美國公司在香港設立了地區總部,有8.5萬多名美國公民在香港生活工作。

在中國面臨著幾十年來最糟糕的國際環境之際,北京決心推進香港國家安全立法,這表明中國已做好準備,不怕來自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

在北京看來,寧可讓香港失去亞洲金融中心的部分光環,也不能喪失對香港的控制權。而對香港和多數沒有實力移民的港人而言,其選項有限,就看北京如何出牌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