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子帛:戰狼外交還是功夫熊貓

2020-06-01
陳子帛
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54332.jpg

《戰狼》與《功夫熊貓》電影海報。(互聯網)

這一段時間,中國外交官扮演的角色吃重,面對來自國際社會的各種質疑、攻擊、謾罵、批評,他們忍辱負重,不負使命。

這大概是1949年至冷戰結束之前,1978年改革開放之後40多年,中國所面對的最為艱難的國際形勢和外交局面。

外交部新聞司三位發言人的曝光度最高,他們的針鋒相對,反唇相譏,積極進取,總會給外界留下深刻而不可磨滅的印象。在這之前的錢其琛、李肇星、沈國放、吳建民、崔天凱、姜瑜、章啟月、孔泉、秦剛等,幾乎都難以跟今天中國新聞發言人比肩匹敵。於是乎,國際媒體和輿論將中國一度熱播的電影《戰狼》,視為當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集體形象。

其實,與文革期間中國外交官和世界格格不入的形象和表達方式相比,今天的新聞發言人的談吐舉止,已有顯而易見的改觀。

之所以稱之為戰狼,是因為他們鮮明的政治立場和表述風格。有人批評他們過於針鋒相對,咄咄逼人,不僅在新聞發言人的新聞發佈廳里,在各種媒體上,比戰鬥民族的新聞發言人,甚至比國防部新聞發言人還要具有戰鬥性,敢於鬥爭,善於鬥爭,說的就是這樣的一種風格。

很多人說,這三位新聞發言人在外交部大樓里最受年輕外交官的歡迎,他們在大陸的新媒體知名度幾同於網紅。

但戰狼外交的定語,很容易在外界引起誤解。中國外長王毅在不久前召開的「兩會」記者會上,對此也做了解釋。

在記者會上,一名美國記者特別向王毅提問,中國外交是否放棄了鄧小平「韜光養晦」的原則?

王毅避開「韜光養晦」不談,也很罕見地表示:「我尊重你提問題的權利……但是,對於蓄意的中傷,我們一定會作出有力回擊……對於無端的抹黑,我們一定會擺明事實真相。」

法國媒體認為,王毅不失「戰狼部長」稱謂,話語稍加掩飾,但猶如一把利刃刺向美國:「不要再浪費寶貴時間,不要再無視鮮活的生命」「新冠肺炎疫情是中美兩國的共同敵人」。他強調:「中國所做的事情,從來不謀求任何地緣政治目標,從來沒有任何經濟利益的盤算,也從來沒有附加任何政治條件。」

有這樣的外長,自然有那樣的新聞發言人。

對於戰狼外長、戰狼外交的質疑,中國駐意大利大使李軍華有另一種緩頰的說法。李軍華在接受意大利《晚郵報》採訪時表示,總有一些國家的少數政客、團體,對中國抱有偏見和敵意,近來更是藉助疫情,反覆對華造謠抹黑,極盡污名化之能事。

為此,中國外交官當然要把真相介紹給駐在國民眾和媒體,還原事實、講明道理。這既是為中國捍衛公平正義,也是為各方維護國際道義。相信任何國家的外交官面臨同樣的情況,都會作出同樣的反應。

李軍華表示,他個人不認為「戰狼」是合適的標籤,「功夫熊貓」的比喻或許更貼切。

用「功夫熊貓」取代「戰狼外交」的表述,頗具創意。的確,功夫與熊貓,的確是中國文化的兩個要素,都是中國所獨有的,但把功夫和熊貓整合成一個文化軟實力輸出,卻是美國好萊塢的功勞。

2008年北京奧運會舉辦之前,美國好萊塢電影製作人推出了動漫片《功夫熊貓》,把中國文化的元素變成美國文化的輸出產品,而且連拍了三集,掙了不少銀子。和《花木蘭》一樣,在美國好萊塢的創意設計下,功夫熊貓成了美國文化的表現圖騰。

如果功夫皆是不堪一擊的花架子,都是虛頭巴腦的表演,則中國功夫很容易就會沉淪沒落;此外,將熊貓用來作為中國形象,或形容中國文化,或作為中國文化的圖騰,我一向是反對的。熊貓體態臃腫,行動遲緩,好吃懶做,養尊處優,它怎麼就成了改革開放中國文化品牌輸出的唯一選擇呢?

王毅5月24日的記者會直面國際媒體,回答了香港、台灣、中美關係等問題,口氣和表情比以往嚴肅很多,但不像上次當場和加拿大記者發飆,個人形象還算維持得不錯。

我對王毅一向存有極好印象,同齡人,老知青,吃過苦,在東北兵團呆了足足十年,自學成才,上了大學,當了外交官。日本的朋友對在中日關係最低潮時,王毅任大使負重遠行,不辱使命,讚譽有加。台灣朝野各界對其就任國台辦主任的表現,也有很多客觀中肯的評價。

他唯一給外界觀感不好的有兩次:

一、當場訓斥加拿大記者,那位記者提出了並不友好的問題,王毅板著臉孔對她嚴詞斥責,不假顏色。外界總覺得,王毅當時的言行不像是斥責記者,更像是藉此機會向北京高層表態效忠。

也有人拿當年周恩來、陳毅、喬冠華等老前輩的風度,甚至拿錢其琛、李肇星、吳建民等,來和王毅做一個比較。那一次罕有的「失態」,損及王毅既有的形象,有人認為是失分,當然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但總讓人觀感不好。

二、在《求是》雜誌發表文章,讚譽習近平的外交思想,是已經傑出到超越過往三百年所有外交思想的理論與實踐。外界感到驚訝不已,儘管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維護核心,誠屬正常,但文章似乎也是過譽之詞。當然,習近平的外交理念和思想,的確有超過過往三百年來所有的外交思想的可能,但畢竟,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現在世界變局百年未遇,外交風雲此起彼伏,無論是誰的外交思想能否超越過往三百年的理論與實踐,下定論估計還太早。

「戰狼外交」或「戰狼外長」,估計也脫離不了「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的官場規律,可以理解,但難以接受。

中國外交官是不是屬於功夫熊貓的功夫,能不能不負眾望,今後若干年,還有很多值得觀察的機會。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