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書蘭:我活在庚子年香港

2020-06-04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AAA

在這世界上,最重要的,是往往被我們所忽略的。

經此百年難得一遇的2020庚子年劫難,慄然驚覺,在那和平的年代,一點也不起眼的「吃飯、睡覺、去廁所」,看似最簡單不過的人生三件事,方是生命最重要的,如果再加一點的話,莫過於自己的至親友好。

人類的堅韌性,具有我們無法想像的宇宙洪荒之力!特別是對我中華民族。遠的歷史不提了,自1937年至1945年,我們經歷了苦難的全面抗日戰爭八年,吃不飽,睡不好,穿不暖(抗戰後期糧食不夠,吃的是樹皮、草根、米糠外加一點點米飯),睡在群山荒野之中,由於在叢林裏作戰,身上經常發現爬滿吸血的螞蝗,常年打綁腿,有了奇癢難受的香港腳。天天過著只有今天這一刻,不知道還有沒有明天的下一秒。日子在驚恐無助,氣餒絕望中渡過⋯⋯除了戰鬥再戰鬥還是戰鬥⋯⋯這樣的苦日子都活過來了,並繁衍生養了下一代。這就是我稱之為「宇宙洪荒的生存力量!」

總理李克強在今年兩會上說:「國家開始過緊日子,人民準備過苦日子。」我想說:「我們已準備妥了,只要能戰勝這場中美博弈戰,我們不怕吃苦,我相信我們能挺過去的。而我更加堅信,最後的勝利者肯定是我們中國。俗話說,「沒有危,何來機?」這是中華民族一個偉大的轉折點。挺過去了,我們將是世界上真正的強國,我深信21世紀是我們中國的!

654.jpg

想起今年一月份,鍾南山說,疫情結束可能在今年的四月或五月,當時我們都一片譁然!還要這麽久啊?!但是時序之輪白天換黑夜,黑夜又轉白天,不經不覺現在已進入六月了。我們依然宅家;有朋友說,宅家很痛苦,快要發瘋了!請他想想,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是在什麽環境背景下創作了《正氣歌》?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

室廣八尺,深可四尋。

單扉低小,白間短窄,污下而幽暗。

當此夏日,諸氣萃然:雨潦四集,浮動牀幾,時則爲水氣;

塗泥半朝,蒸漚歷瀾,時則爲土氣;

乍晴暴熱,風道四塞,時則爲日氣;

檐陰薪爨,助長炎虐,時則爲火氣;

倉腐寄頓,陳陳逼人,時則爲米氣;

駢肩雜遝,腥臊汗垢,時則爲人氣;

或圊溷、或毀屍、或腐鼠,惡氣雜出,時則爲穢氣。

疊是數氣,當之者鮮不爲厲。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間,於茲二年矣,幸而無恙,是殆有養致然爾。

然亦安知所養何哉?孟子曰:「吾善養吾浩然之氣。」彼氣有七,吾氣有一,以一敵七,吾何患焉!

況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氣也,作正氣歌一首。

宅家已四個多月,我當也有鬱悶時候,逐以文天祥的《正氣歌》自勉自勵。

654.jpg

一個這般繁榮進步、豐衣足食、城市建設完善;社會福利制度健全;平均壽命高居世界第一或第二位的城市,人人所嚮往的香港。竟然發生了持績半年的「內戰」,無盡的破壞、堵路、縱火……今年初爆發新冠肺炎,沒想到疫情稍一緩和,他們又來了!如果不是這樣,國家何需急急推出「港區國安法」?可以看得出來,國家並不想使用武力來解決問題,只想用法律來止住無休無止的社會爆亂。執筆至此,美國竟也發生驚人「內戰」,且看趾高氣昂,盛氣凌人的川普如何處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