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飛龍:德國不跟,美式聯動制裁陷入困境

2020-06-07
田飛龍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副教授
 
AAA

 shutterstock_142505449.jpg


作者:田飛龍(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香港國安法的「人大決定」已經生效,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在積極推進具體立法並展開對香港各界立法參與意見的民主徵集和吸納。這本屬中國主權與「一國兩制」範疇內的自主事務,與外國沒有任何關係。但美國的非法長臂制裁卻一直懸在空中,對這一立法進程造成對衝效應。儘管無法根本逆轉立法進程,但美國制裁依然在密鑼緊鼓的準備之中,甚至要由香港反對派替其展開國際游說和施壓。德國是這一「聯動制裁」計劃的重要一環。

​德國外長馬斯早前與黃之鋒合影並提供政治演說場所,但近日表態不會跟從制裁香港或中國。馬斯更指出黃之鋒的行爲存在分離主義因素,不能認同。面對「政治合影者」的變臉,黃之鋒又搬出民主價值觀、中英聯合聲明、經濟利益論等予以批判反擊,試圖干預德國「內政」。在香港國安法的對華制裁上,美國恐陷入純粹單邊行動的道義與利益困境。美國盟友愈是不跟從制裁,制裁對美國自身的回火效應就越大,極端制裁的機率就愈低。

香港國安法是中國依據憲法與基本法進行的主權範圍內的正當立法與管治,針對的就是外國干預勢力以及黃之鋒之類的本土分離勢力,是對「一國兩制」法治根基的鞏固。德國作爲歐盟領袖國以及西方陣營有影響力國家,對香港問題既往有干預表現,有追隨美國對香港反對派的政治支持,包括德國外長馬斯也曾爲黃之鋒的分離活動提供空間與庇護。馬斯明知黃之鋒從事非法分離活動仍然提供過支持,顯示出德國在中美之間的香港問題博弈上持有機會主義立場。

14.jpg

馬斯的最新表態證明,德國不會參與美國就香港國安法對中國的制裁計劃,很可能造成美國制裁「落單」而陷入國際政治的僵局。美國制裁雷聲大,雨點小,遲遲不落地,就是在施壓和動員盟友體系聯動制裁,但目前來看僅有「五眼聯盟」作出了象徵性的制裁跟進動作,德國及歐盟基本保持中立,馬斯表態進一步確證了歐盟的中立立場。不跟進干預和制裁總體上符合德國及歐盟在華市場利益,也能夠塑造其獨立自主的外交主權立場與國際政治理性行動者角色。

黃之鋒的臉書立場基本代表美國的立場,有幫助美國游說、施壓甚至干預德國內政的嫌疑。黃之鋒以「民主價值觀」凌駕德國自身國家利益、外交政策自主權以及國際政治倫理,顯得過於虛妄自大。當然其自恃有美國支持,爲美國利益服務,從而沾染上了「民主傳教士」的虛僞習性。德國作爲成熟的民主法治國家,雖然在人權問題上與中國立場有別,但其內部亦不乏理性及富有節制性的政治家,比如默克爾。干預主義不是德國外交政策的主導原則,德國沒有必要爲了美國自私的霸權利益以及黃之鋒之流的香港本土派利益而損害自身的經濟利益與國際政治倫理。黃之鋒的施壓與游說,基本不可能產生任何效果。

隨着香港國安法引起的香港社會及國際社會刺激反應逐步回歸理性,美國的制裁威脅與香港本土派的「一國一制」謠言都將喪失效用和信用。香港愈來愈多的民衆開始理解國安立法的正當性與合理性,從《明報》近來的民調數字可以看出(見張志剛「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的民調)。香港的投資資本與金融市場經歷短暫波動之後恢復常態,甚至更爲穩健。國安立法打擊的僅僅是危害國家安全、香港高度自治與自由人權的極端勢力,保護的則是香港的繁榮穩定、法治權威與自由權利。

國安立法顯示出中央是「一國兩制」負責任的立法者與守護人,香港社會與國際社會能夠逐步理解和認同這一點。德國的立場清晰化有助於在西方社會打開缺口,幫助西方社會理解中國國安立法的正當合理性。黃之鋒裹挾民主正確話語的混淆視聽,反而會逐步邊緣化、空洞化及喪失影響力,不可能逆轉香港國安法進程以及香港「一國兩制」的鞏固發展的大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是次YouTube制裁李家超,突顯香港「我為魚肉」的困境。香港必須自強於科技創新,自主研發本地平台,主導本地事務的討論,打破西方媒體的壟斷,以及避免以中國大陸媒體作為替代品,突破國際衝突的制肘,無需投鼠忌器。

    潘俊恩  2022-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