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維園燭光悼六四:「一國兩制」的試金石

2020-06-08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641.jpg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最高領導人及「一國兩制」制度設計師鄧小平曾許下諾言,在1997年回歸之後,香港社會仍會是「馬照跑、舞照跳」。

回歸前後,鄧小平的這句形象比喻被廣泛引用,表明香港的資本主義生活方式將保持不變。當時,很多港人對未來憂心忡忡,能最終讓他們相信並接受這一承諾,實屬不易。一些已拋售香港資產並移居海外的港人,在回歸又慢慢回來了。

香港回歸已經23年了。5月底,北京通過決議,將推進香港國家安全立法,這在香港再次引發了類似的擔憂。有報道稱,港人對海外移民的諮詢量猛增,國際社會的反對之聲也是一浪高過一浪。

如何才能安撫多數香港市民,再次成了中央政府和香港當局的首要任務。一些海外中國問題分析人士看來,國安立法的啟動及其影響,可視為迎接香港的「第二次回歸」。

根據這一觀點,1997年香港回歸,意味着北京收回了主權,而這次北京希望能確保對香港的有效治理。去年爆發的反北京和反政府示威遊行活動,再加上美國等外國勢力煽風點火,讓北京擔心會一步步失去對香港的控制。

主管香港事務的最高官員、國務院副總理韓正6月3日會晤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時表示,中央將堅定推進維護香港國家安全的立法。韓正表示,國家安全法懲治的是極少數人從事的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和活動,不會影響廣大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各種權利和自由。韓正同時表示,在法律制定過程中,中央將「通過多種方式聽取香港社會各界人士」的意見和建議。在全國人大上月末通過香港國家安全立法的決定後,預計人大常委會未來幾個月內將制定並通過這一法律,之後在港實施。

在立法過程中,聽取港人的意見和建議十分重要,也十分必要,這將有助於中央更好了解港人的關切和擔憂所在。

許多港人感到擔憂的是,《基本法》賦予的言論、集會和示威自由以及其他公民權利是否能繼續得到保障。有報道稱,由於擔心使用推特和WhatsApp 等社交媒體可能會像在內地一樣受限制,VPN(虛擬專網)下載量近日猛增,說明很多港人對自己基本權利感到擔憂。

另外,港人是否可以繼續每年6月4日舉行燭光守夜活動,也是值得關注的事。能否舉行這一活動,被視為港人言論自由和享有權利的關鍵象徵。

然而,警方今年反對組織者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紀念活動,令人對港人享受的自由和權力產生疑問。警方以防止新冠病毒傳播為由,拒絕了組織者的活動申請。這是30年來的第一次。同時,澳門警方出於類似的理由,也禁止了今年的紀念活動。

香港和澳門是中國的兩個特別行政區。在港澳地區,可以舉行六四紀念活動,而在中國內地,不可以公開談論六四事件。

考慮到香港近日再次爆發本地新冠肺炎群組、政府6月2日宣布把禁止8人以上聚集的社交禁令延長至6月18日這一事實,警方的決定可以說是謹慎和明智的。在此之前的幾十年裡,組織者都成功獲得了警方的不反對通知,年年舉行燭光守夜活動,紀念六四事件。

有人猜測說,今年禁止可能意味着永久被禁。活動組織者也指責說,警方決定完全被政治因素所左右。但我們期望,這樣的預測不會成真。

31年前,由於對居高不下的通貨膨脹和無處不在的腐敗現象深感不滿,成千上萬的學生走上北京街頭,要求進一步實施經濟改革,並呼籲對政府進行問責。自1989年6月4日之後,中國內地公共談論六四事件就成了一個禁忌。而那場運動的參與者中,多數意識到他們必須生活下去,不再公開談論此事。在中國內地嚴格的審查制度下,這意味着對出生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及本世紀的年輕人而言,他們對此事可能一無所知。

但在香港,紀念1989年抗議者並為他們正名的努力從未停止。幾十年來,每年都有大批人士聚集在維多利亞公園,參加紀念活動。今年6月4日晚,數千人不顧政府的社交限制,再次聚集在維多利亞公園。當晚警方出動了大量警力,在附近戒備,但整個守夜活動進展得非常和平。

在過去,中央官員可能不喜歡無數蠟燭和手機閃光燈照亮(維多利亞公園)天空的景象,何況這樣的照片第二天還會被刊登在香港和國際媒體上。然而,令人欣慰的是,有人已從中看到了這樣的事實,即多數參與者表現出了愛國主義之情以及期望更好前行的強烈願望。同時,他們也意識到並接受了愛國與愛黨是有區別的這一事實。

然而,中國領導人近年來強化了黨對全社會的領導,並表示愛國與愛黨本質上是一回事。但在多數參加六四紀念活動的人士看來,二者是有着本質區別的。在紀念集會上,呼籲內地結束一黨專政和更民主自由的口號和標語隨處可見。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集會時僅僅喊喊這樣的口號、揮舞這樣的標語,是否會被即將出台的國家安全法治罪呢?港版國安法旨在禁止和懲治分裂、顛覆、暴恐及外國干預等行為和活動。法律不大可能無限擴大規管範圍,也不可能拿此對成千上萬參加紀念活動人士進行追究,否則將有悖於《基本法》賦予的集會自由和權利,更何況今年的燭光守夜活動很和平。

另外,活動主題不是旨在推翻中央政府。但不可否認,在近幾年的活動中,一些對中央或香港政府心懷不滿和憤怒的人,也混入其中。在6月4日晚的活動中,就有呼籲和主張香港獨立的聲音,但他們並非主流。

其實,從某種意義上說,北京更應擔心那些不參加守夜活動的香港年輕人。他們決定不參加的原因或許有二,其一是他們不關心中國內地的事情,覺得與己無關,其二是香港日益增長的「本土主義」。

總而言之,在香港國家安全法出台後,如果明年乃至今後仍可以舉行六四紀念活動,那麼對(香港乃至國際社會)都是一個強力信號,意味着「一國兩制」的制度安排並無改變,同時也將緩解香港乃至國際社會的種種擔憂。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支聯會」卻自行錯過「求生」機會,拒絕修改政綱、拒絕改弦易轍,更拒絕自行解散,鄒幸彤之流還在不自量力負隅頑抗,這不過說明「支聯會」是作賊心虛,內裡有大量不可告人的秘密。

    卓偉  2021-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