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中國「地攤經濟」的前世今生

2020-06-15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ECON1.jpg

多年來,城市街邊小攤和流動商販備受詬病,被視為不上檔次、有礙觀瞻。在管理者看來,他們不過是混亂和落後的代名詞,衛生條件差、噪音污染大、產品質量次和交通秩序亂。時下之中國,正自信滿滿地崛起成為富強之國,且以科技進步和林立的摩天大廈為豪,這些顯得格格不入。

在城市裡,城管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驅趕街邊攤等小商小販,而城管所採用的粗暴手段,經常會引發爭吵,甚至導致大打出手,城管也因此被稱為中國最不受待見的公務員。

在中國二號人物、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高調為地攤經濟站台後,路邊攤位和流動商販過去幾周裡出現了「報復性」反彈。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對經濟毀滅性的影響,是地攤經濟重獲支持的催化劑。在新冠疫情衝擊下,數千萬人都面臨失業的危險。

然而,圍繞地攤經濟展開的激烈爭論卻富含深意。爭論焦點集中在6億貧困和低收入人口的生活困境以及貧富差距的擴大。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宣傳機器大力宣傳中國國際地位的上升以及藉助經濟實力擴大中國海外利益之時,這些問題就更引人關注了。

在提振經濟的優先項及投資安排上,中國領導人進行着內部討論,因此這(鼓勵地攤經濟)也有其政治含義。比如說,北京和深圳等大都市已宣布,李克強總理提出發展地攤經濟的建議,不適合它們城市地位和發展戰略,將不跟進實施。

在多數中國人的記憶裡,滿街地攤這樣喧鬧無序的場景是改革開放之初的產物,是上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的事。令人意外的是,在上月末人大會議閉幕後的記者招待會上,李克強總理愉快地回憶了改革開放之初,街邊經商活動給廣大青年找到了謀生門路,並讚揚西部有個城市(後來證實是成都)設置3.6萬個流動商販攤位的決定,稱這一決定一夜之間就創造了10萬個就業機會。

李克強還透露說,雖然中國人均可支配年收入已達3萬元人民幣(約4200美元),但仍有6億人月收入只有1000元,這樣的收入在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

從幾個方面看,李克強這番話意義深刻。

中國總理每年都會在人大會議後舉行一場新聞發佈會。央視對發佈會進行全程直播,因此所講內容都會事前有所設計,基本是照本宣科。記者和普通民眾都會對總理講話詳加分析,試圖從中了解政策風向的蛛絲馬跡。

李克強總理公開表態支持地攤經濟,立即引發了一場全國熱議和響應。長春、南京和長沙等幾十個城市已出台相應措施,鼓勵發展地攤經濟。本月初,李克強總理到山東青島視察時,再次為地攤經濟站台,主動與攤主交談。這一新聞在央視晚間黃金時段節目播出後,再次點燃了對地攤經濟的熱情。

李克強總理對地攤經濟的高調支持,彰顯了中國領導層對嚴峻就業形勢的擔憂。這些年來,中國經濟增速在放緩,新冠疫情更是令經濟形勢雪上加霜。中央已把穩就業列為第一要務。據官方數據,現在的失業率為6%,但這一數據只包括城鎮登記失業率,因此遠遠不能反映全國的實際情況。由於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全國有數千萬流動勞動力在城市找不到活幹,已不得不返回農村老家。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去年12月首先在中國爆發。在疫情得以控制之後,中國多數企業已復工復產,只是遠遠未開足馬力,尤其是那些出口型企業。鑒於疫情仍在世界各地肆虐,中國出口型企業的訂單大幅下跌。

6月9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委會,部署支持出口型企業調整產品結構、開拓國內市場,以幫扶外貿企業渡過難關。目前,全國外貿型企業僱工總數近2億人。政府還面臨另一艱巨任務,即為870萬高校畢業生創造和尋找就業機會。

同時,李克強在講話中還突出強調了6億低收入人口的艱苦生活,這在全國引起了強烈共鳴。多年來,公眾對這部分人的生活困難的關注度遠遠不夠。

這是由兩個因素造成的。其一,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官媒對中國不斷增長的經濟實力樂此不疲。中國去年國內生產總值近100萬億元(約14.4萬億美元),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70,882元(約10,276美元),首次超過1萬美元大關。據聯合國的定義,中國已邁入中等偏高收入國家的行列。

其二,官媒加大了對習近平主席所承諾的年底前消除絕對貧困的宣傳攻勢。中國劃定的貧困線是年收入低於3,218元,但依據購買力平價,中國的貧困線高於世界銀行劃定的國際貧困線,即每天1.9美元。

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從2012年到去年年底,中國貧困人口從9899萬減少到了551萬。習近平主席已作出莊嚴承諾,到今年年底完成脫貧攻堅目標。然而,也有人擔憂,認為受新冠疫情影響,一些已擺脫貧困的人可能會再次陷入貧困。

在脫貧攻堅佔據各媒體頭條之時,李克強總理強調了經常被媒體忽視的6億低收入人口的困境問題,一些經濟學家對此大加讚揚。 過去幾年,中國經濟強勁發展,中國官媒及國際媒體都關注於中國中產階層的快速增長,目前中產階級人口約3億。

而現在,由於新冠疫情給經濟帶來沉重打擊,如何助這6億低收入人口一臂之力,似乎比消除絕對貧困更具挑戰性。

有經濟學家認為,政府應永久放寬對街邊地攤的限制,而不是作為應對疫情的一時之策。經濟學家周天勇表示,如果城市放開地攤經濟,可解決5000多萬人的就業問題。

但內部對此有不同聲音。李克強倡導的地攤經濟遭到了北京和深圳等大城市的強烈抵制。這些地方政府表示,他們不打算放開對街邊攤位經營活動的限制。《北京日報》在一篇措辭嚴厲的評論中稱,地攤經濟並不適合北京的定位,而且北京也不允許那些造成街道髒亂、假冒偽劣、噪音擾民、堵塞交通等問題的經營活動捲土重來。

對於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來說,允許路邊攤位經營活動的建議可能戳到了他的痛處。2017年11月,北京以公共安全為由,在嚴冬時節突然宣布要清理「低端人口」,這在國內外引起了不小轟動。在政府宣布大規模清理人口行動前,北京一個外來人口租住的公寓曾發生一場大火,造成19人喪生,其中包括8名兒童。

當時,北京地方官員遭到了猛烈抨擊,指責他們以火災為借口,大肆清理他們眼中的「低端人口」,以此來提升首都現代化水平。有消息稱,宣傳部門已經要求官媒減少對地攤經濟的報道,為備受熱議的地攤經濟降溫。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從更宏觀的視角觀察,中國40年的成就建立在改革開放的基礎上,也只能通過持續的改革開放來實現可持續的發展。

    鄭永年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