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銳民:反修例一周年反思

2020-06-15
 
AAA

612.jpg

香港特區政府昨天舉辦《基本法》頒佈30周年網上研討會,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張曉明坦言,香港局勢的發展變化,已經到了已故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所說「非中央出手不行的地步」。

他強調,中央政府出手處理香港的國安立法,既是勢在必行和理所當然,也是現實政治下的必然選擇。「有不少朋友說,中央這次出手是香港反對派和激進分離勢力逼出來的。我在一定程度上認同這個說法。」

張曉明還指完成「香港國安法」立法,「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就像「裝上了殺毒軟件」,必定會運行得更安全、更順暢和更持久。

本周五(12日)就是香港反修例風波一周年了。回顧過去一年,這場抗爭運動令香港社會發生巨變,尤其是帶來國安立法,再也回不到從前。未來何去何從呢?

有「黃絲」(親民主派)學者承認,中國全國人大直接訂立香港國安法,並派中央人員赴港指導執行。香港人的反抗意志迫使北京走出這一步,為香港帶來巨大的風險與未知。

另一黃絲學者認為,這牽涉到中美政治鬥爭的新局,香港青年面對的是一個兇險的未來,但也是一個更不確定、更為可塑的未來。一年的抗爭,雖讓港府撤銷了修改《逃犯條例》,但還沒有為香港的未來贏得任何具體成果。

多名黃絲網紅(KOL)最近紛紛指出,香港人只剩兩條路可走:一是移民,一是留下來抗爭到底。不過,近300萬名簽名支持香港國安法立法的藍絲(親建制派)支持者,則相信未來香港可穩定,經濟可發展。

其實,早在11個月前有暴徒沖入立法會大樓大肆破壞後,我已在本欄總結了一下,發現搞抗爭的港青們所走的路是:發夢—兄弟爬山—Be water—移民。我當時還指出,若他們捨不得香港,可以為香港戰鬥,那是可以戰鬥下去;但選擇移民,也不失為一條出路,這是自由選擇。

然而,香港國安法即將公布細節,我現在更主張他們移民了。這不是戲言,是真心忠告。既然這批港青要搞「港獨」,但又沒法搞下去,未來不但沒前途,更是非常危險的,那就離開吧。反正英美和台灣都提供了出路。

更有人發起計劃在西方國家覓地另搞一個「香港」,帶領認同他主張的香港人集體移民過去,按照香港的軟實力、文化基礎,建立一個國際性、民主、自由的城市。那就去搞吧。

有離心的人,就不應留在香港。雖然有人認為,要穩住香港人心,處理香港內部的深層次結構性矛盾,可能態度軟一些會更有效果。但留不住的人,還是不要留了。

至於留下來願意在新環境下繼續奮鬥的大多數香港人,就必須思考:如何在中美關係、世界大局的激烈變化環境中生存下去。

港人要搞清楚,過去百年得到的所謂成功,其實是香港一直活在中美關係的世界大局中。這兩強現已走到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正面交鋒,兩股意識形態和價值觀進行較量。不管香港是否願意,都閃避不了做前沿陣地的處境。

美國及其盟友正調整對香港的政策,或明示或暗示讓香港隨時失去在貿易、資金流動、美元供給、簽證安排等的特殊待遇。過去香港擁有的許多賺錢途徑將行不通,要另覓他法了。

另一方面,北京在應對國際結構重塑的大布局中,到底要如何利用香港,也須調整策略。除了粵港澳大灣區,以及美國的中國概念股迴流港股市場外,香港還可扮演什麼角色呢?

當香港國安法正式落實後,估計初期仍有零星衝突,但將漸漸恢復社會穩定,其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可保持不變。中概股中首先迴流的網易受到追捧,然後京東接力,這都顯示投資者對處於漩渦中的香港,已投下信心一票。

不過,香港長遠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仍是不穩。近日,除了美國商會三成受訪成員表示計劃撤資,日資野村集團稱,大中華髮展策略須納入政治考慮,以及澳大利亞投行麥格理提早退租部分辦公樓。

同時,新加坡4月份境外居民存款,竟剛好錄得按年大升44%,外幣存款更按年飆升約四倍,令人懷疑是否是香港企業及港人已開始撤資行動?

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許正宇坦言,不擔心美國制裁會影響香港作為連通中國及國際的獨特位置,也相信人才及錢財最終仍繼續留港,因為港人過去已習慣因應國際關係變化。

是否如此?只能期盼上天繼續庇佑香港。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日前通過的《香港國家安全法》絕對是平息暴力抗議活動、恢復法律秩序的必要條件,這些也會讓香港經濟恢復一定的常態與穩定。

    蕭暉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