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兆基:美國禍港七宗罪 

2020-06-24
文兆基
時事評論員
 
AAA

13333.jpg

全國人大決定建立港區維護國安法制後,以美國為首的一眾境外勢力,還有受其扶植的反對派政客,個個都立刻急眼,又發表這個聲明那個聲明,又說要作出反制措施。從他們的表現說明,中央這次決定親自出手,堵上香港特區的國安漏洞,實在是正確的一步。

然而,為何中央會在香港回歸近廿三年的今天,才決定直接出手建立港區維護國安法制呢?其實,中央當年制定《基本法》之時,原意是想讓香港自行立法保障國家安全,所以才有廿三條,可是港府自2003年擱置立法後,一直沒足夠的政治能量完成立法,致使香港存在國家安全方面的法律缺位。

另一方面,上年爆發的修例風波讓中央察覺,這場風波絕非純粹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而是境外勢力意圖藉此搞亂香港,並且透過扶植和支持反對派,奪取香港實質管治權的一場運動,從而使到香港變成顛覆基地。在此情況之下,中央只好直接出手了。

事實上,香港自回歸以來,境外勢力便一直暗地裡扶植和支持反對派。以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及其子機構——國家國際事務民主研究所(NDI)為例,歷年給予反對派政客及組織的資助金額,便多達8,300多萬港元。當中,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便於2012年底開始,獲得NED的財政資助10萬美元,翌年又獲得160萬美元。

與此同時,傳媒在今年3月發現,公布了2019香港資助名單,增加一個名為「Defending Rule of Law and Freedom in Hong Kong(捍衛香港的法治與自由)」的項目,而總撥款金額更近倍增至45%,由2018年的$44.5萬美元(約為$345萬港元),急升至2019年的64.3萬美元(約為$500萬港元)。

此外,壹傳媒老闆黎智英是反對派主要政黨的「金主」,已是公開秘密,但根據傳媒報道,他在過去便曾收受NED數千萬元的資助,過去亦曾在美國前副國防部長的引領下,到緬甸部署大規模投資,因而被人懷疑他在充當「白手套」,為美國漂白反華資金,再將錢「捐」給反對派。

至於反對派頭目前往外國醜化國家,抹黑香港一國兩制,遊說外國政客制定所謂的「民主法案」,暗地裡跟外國駐港的所謂「使館職員」會面,這類新聞更是屢見不鮮,證明反對派跟境外勢力勾結,並甘願充當其馬前卒,協助對方損害香港及國家利益,乃是早有預謀的事。

由此可見,所謂的修例風波,只是反對派透過立場跟其相近的媒體,不斷散播偏頗及失實訊息,藉此挑動其支持者的反中、懼共及仇警情緒,從而煽惑他們參與動亂。正因如此,才會出現政府撤回修例之後,動亂不但沒有平息,反而越演越烈的現象。

讓人感到痛心的是,這場修例風波所帶來的動亂,已令香港在各個方面承受重大損失:

一,根據警方數字,修例風波爆發後的半年內,警員受傷人數達483人,受傷原因包括被暴徒毆打或咬傷,或被暴徒用硬物、利器、改裝過的武器、腐蝕性液體或汽油彈襲擊。

二,根據財經事務及庫務局今年4月的數字,由於多個政府物業及公共設施遭到暴徒破壞,修復工程開支逾6,100萬港元。運輸及房屋局則表示,有約55公里欄杆及約2.2萬平方米行人路路磚被拆走;1463個安全島標柱、87個交通標誌、及740組交通燈被破壞,修復費用達4千萬港元,兩者合共一億多元港幣。

三,修例風波自去年6月開始以來,訪港旅客明顯減少,7至12月的訪港旅客人次按年減少2,104萬人次,較前年同期跌近四成。當中以短途及內地旅客跌幅最大,按年減少633萬短途客(跌18.7%)及4,377萬內地客(跌14.2%)。

四,政府統計處公布,香港自修例風波爆發以來,零售業業績不斷下跌。去年11月零售業總銷貨價值臨時估計為300億元,按年跌23.6%。至於10月的零售業總銷貨價值,則按年下跌24.4%。

五,暴徒除了搗毀多間店舖,以及襲擊不同政見的市民外,更曾於去年11月用磚頭擊中清潔工羅長清,致使對方死亡。值得一提的是,羅長清事前並無跟任何人發生衝突,實在是無辜遇害。

六,在今場修例風波中,部分反對派支持者因為使用暴力而被捕。根據警方提供的數字,自去年6月9日至今年5月15日止,被捕人數多達8,338人,其中報稱學生者有3,404人,佔全部被捕人士的40.8%。至於被控人數,迄今為止有1,635人,假若罪名成立,事必前途盡毀。

七,修例風波爆發期間,社會嚴重撕裂。不少青年男女受到反對派的煽惑和誤導,結果跟家人鬧翻,甚至因此而離家出走,造成不少家庭關係破裂,至今未能修復。

是故,中央出手建立港區維護國安法制,實在是有其必要。只有從根本上堵塞香港特區在國家安全層面的漏洞,杜絕境外勢力的滲透和干預,斬斷反對派跟境外勢力之間的聯繫,他們才難以繼續在港興風作浪,香港才能恢復繁榮和穩定。

 

文章原刊於《堅料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日前通過的《香港國家安全法》絕對是平息暴力抗議活動、恢復法律秩序的必要條件,這些也會讓香港經濟恢復一定的常態與穩定。

    蕭暉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