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有人怕港區國安法是大好事

2020-06-26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HK1.jpg

港區國安法即將公佈實施,不時有朋友說,身邊有人如何如何緊張,怕死了。我說:這十分正常,怕是正常的,大家都不怕才不正常。

任何事物都必須辯證看待。為什麼要立港區國安法?因為香港回歸23年,諸多因素導致香港在國安問題上是無掩雞籠,相當一部分香港市民,長期缺乏國家觀念,以為「兩制」就是「中國管不了他/她」。此正是香港近年出現亂象的根源。既然相當一部分人對國家觀念是缺乏的,甚至是錯誤、歪曲理解的,今天看到港區國安法成為現實,不害怕才怪呢!

或者這樣去想:國家為何要訂立港區國安法?要撥亂反正嘛!那麼既然要撥亂,當然不是一點點亂啦,而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亂到不收拾不行了。此法既然要撥亂,當然要令一些過去站在「亂」一方的人害怕。國家既然說到港區國安法是「逼出來」的,說明形勢已經頗嚴峻,這個時候如果出來一個法律武器,沒人害怕,個個都認為是無牙老虎,那問題就大了!說明已經病入膏肓,還要吃無效的藥。因此多人害怕,是好現象!

當然,我說過去站在「亂」一方的人,當中只有極少數是國家要懲治的對象,絕大多數是被洗腦、被牽著鼻子走的人。對於這些人,國家訂立港區國安法只是要令這些人知所進退就可以了。這部法律的用意就是要讓一些人害怕,然後不敢胡作非為,任何國家的法律不都這樣嗎?

香港相當一部分市民對中國的了解極為膚淺,他們覺得過了深圳河就是大陸了。每每說到北上,可能就是去深圳按摩,去羅湖商業城購物,可能覺得深圳就等於大半個中國了。有一次我坐船由香港去澳門,無聊翻看一本雜誌,介紹一位在香港做內地菜式的名廚,簡介說:此人祖籍東北,擅長四川菜,看家本領是做蘭州拉麵。我笑了一輪:東北漢子擅長川菜,但又主打蘭州拉麵,這是什麼玩法?這些地方距離上千公里,而且菜式特點風馬牛不相及。同行的朋友說:「無所謂啦,反正對香港人來講,過了深圳河,都是叫北方菜。」

對於這些對中國了解少之又少的香港人而言,害怕港區國安法不是很正常的事嗎?他們絕對會擔心:有了港區國安法,是不是以後交個外籍男朋友/女朋友都不行?是不是上外國網站都不行?會不會撐外國球隊都不行呢?沒辦法,這些人對中國內地的認知,仍停留在改革開放前的年代,加上長期被反對派洗腦。

無知不是罪,但會怕。對於這些人而言,最好的方法,就是盡快公佈落實港區國安法。股票市場最怕不明朗,一旦成為現實,也就不怕了,這反映的是一種人們普遍的心理現象。只有法律條文盡快落實,令無知的人看到:哦,好似對我生活都沒什麼影響。很快,這種害怕就會消散。

至於某些人說會撤資、移民,鈔票不會說謊,暫時看,市場是有資金湧入多於資金流走。如果某些人實在是對中國沒有信心而選擇移民,絕對不是一件壞事。我多年前就說過:香港回歸20多年最大的問題,就在於整個社會階層嚴重固化,一潭死水。如果有多一點人被嚇跑,為香港騰出一點「洗牌」的空間,絕對是天大的好事,尤其是對年輕人而言。對於那些長期敵視中國的人,他們口中的「香港之死」,恰恰是香港重生的機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