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港區國安法」出台凸顯以鬥爭求團結的治港思路

2020-06-29
 
AAA

CN1.jpg

「港區國安法」的出台,不單是修補香港的國安漏洞,更是中央治港思路的一個反映。去年10月中共四中全會,提出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並強調「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這表明中央對港方針正因應最新局勢而調整,包括制度上的上層建設,以及更積極的行使對港的全面管治權和監督權。然而,當時正陷入反修例暴亂的香港社會,並沒有足夠重視四中全會內容,反對派依然在誤判形勢,認為「玉石俱焚」式的破壞,勾結外國勢力的干預,可以迫使中央就範,反對派政客當時意氣風發,認為可以畢其功於一役。

然而,四中全會公報提出「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針對的正是一些公然損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一些公然勾結外部勢力的政客,以及愈來愈猖獗的「分裂」「港獨」勢力。「港區國安法」的出台,正是落實四中全會的相關要求和部署。但反對派卻一直未有察覺中央對港路線的調整,相反更加變本加厲的喊出「攬炒」「奪權」,當立法出台後,反對派隨即雞飛狗跳,他們沒有料到自己玩過火,已經引火焚身。

回歸23年但基本法23條一直都未能落實,儼然成為香港的「政治禁區」,中央當然知道「國家安全法」出台,必定會引發較大反彈,也會引起外部勢力的興風作浪。如果在以前,這樣的雷霆手段可能不會使出,但隨著近年香港政治形勢丕變,鶯歌燕舞,談笑風生的政治環境已成過去,中央早年還期望反對派轉變為「忠誠反對派」,時任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還特意與反對派議員會面,釋出善意,但結果如何?反對派卻是不斷投向激進,挑戰憲制底線,在這場反修例風波中,反對派政客甚至絡繹不絕到外國「哭秦庭」,呼籲外國制裁。

中央的善意,換來的是得寸進尺,林鄭上任後百般討好反對派,換來的卻是反面不認人。這些都說明以往的討好、綏靖,根本不可能達到真正的和諧,反而被視為軟弱可欺。就如林鄭已經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但反對派仍然沒有收手,既然以退讓求團結的路線已經證明行不通,這樣對港工作方針自然要作出調整。

毛澤東曾講過:「以鬥爭求團結則團結存,以退讓求團結則團結亡。」只有通過鬥爭,才能換來和談,只有通過鬥爭,才能換來和平。矛盾只有通過鬥爭,才能解決。習近平同樣重視「鬥爭的藝術」,他去年在中央黨校對中青年幹部發表一篇重要講話中,就提到接下來中國發展在各方面面臨的重大鬥爭不會少,包括港澳台工作在內的對內與對外各方面工作越來越複雜,要「發揚鬥爭精神,增強鬥爭本領」,「該鬥爭就要鬥爭」。

當然,這個鬥爭是靈活的、策略的,絕不亂鬥盲鬥,鬥爭的目的也不是要消滅敵人,而是「在鬥爭中爭取合作,在鬥爭中爭取共贏」。這正是「以鬥爭求團結則團結存,以退讓求團結則團結亡」哲學的發揚。

在這種思維下,中央對於各種違反「一國兩制」、挑戰憲制的行為,自然不會再如以往般容忍。改組後的港澳辦和中聯辦,不但層次更高,而且由國家領導人坐鎮,戰力非以往所能比。針對反對派的「攬炒」行為,郭榮鏗的內會拉布行為,「兩辦」接連開炮,與反對派針鋒相對。在國家安全問題上,中央更主動出手制定「港區國安法」,事前密不透風「刑不可知,威不可測」。

這一連串的舉動都不是偶然,反映的是中央對港新思路、新方針,核心就是以鬥爭促團結,在香港上劃紅線,明綱紀,重錘出擊撥亂返正,通過鬥爭令反對派知所進退,從而回到可團結的路上。反對派過去走綱線,既要反中央,又要做議員入建制的投機路線已經行不通;以民意抗共,挾洋自重的策略亦已經破產。在「港區國安法」一役,反對派以及外國勢力的恫嚇根本發揮不了什麼作用,反對派企圖發動的反國安法行動,全部慘淡收場。

反對派是時候面對事實,在新的政治環境下不改弦將沒有出路。這不是路線的問題,是生存還是滅亡的問題,反對派應好好思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