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銳民:政治敏感的港教師行業

2020-06-29
 
AAA

13222.jpg

10天前,九龍塘香島中學正校外,發生由近百名香島學生不滿校方與一名教師解約,而與外校學生組成人鏈事件。事緣該名教師讓學生在音樂考試中演奏「港獨」歌曲《願榮光歸香港》。

校方重申,香島是一所傳統愛國學校,教導學生熱愛國家、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強調建校70年來校舍高掛五星紅旗,辦學理念和宗旨鮮明,人所共知。

我是香島校友,由小三讀至中五畢業,然後於1978年到廣州暨南大學升學。我在香島的九年,「港獨」聞所未聞,反而因受港英政府打壓,師生十分團結,非常愛校。所以,當聽見師弟妹們竟為了「港獨」去反母校,社交媒體的校友群傳來了不少唏噓。

這班師弟妹們高叫「反對學校政治打壓」、「反對不公平對待」等口號;部分人手持「教育界大清洗」、「無懼白色恐怖」等標語,基本上就是反修例學生組織如學生動源、香港眾志等,以及泛民主派教師組織「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所慣用的政治手段。

他們認為,隨着「香港國安法」即將落實,香港教育局也開始「硬」起來了,令教育界感受到的政治打壓愈來愈大,批評港府把社會動亂歸咎教育界,意圖清洗。

其實,自回歸以來,正是香港教育局完全沒抓政治,沒推行「反殖民地教育」,所以才一再出現令人搖頭嘆息的「英國為幫助中國禁煙而發起鴉片戰爭」,及「日本侵華利大於弊」等教材及試題風波。

「香島人鏈」事件導火線,據稱是一名受學生歡迎的教師被解僱,問題是這名教師沒有政治觸覺,或者根本就是一名「黃絲」(反建制)教師。令人奇怪的是,香島為何讓她執教了十多年?

據我了解,港英政府對教師的政治背景有嚴格要求。當年由於我是在「六七暴動」後進入香島就讀直至畢業,因此上世紀80年代中,當我拿着暨大的學歷和香島的畢業證書,到中文大學申請入讀教育文憑(成為教師的門坎)時,連申請表也領不到。

同一時間,同樣在暨大畢業、但在澳門的教會中學肆業的師妹,則獲中大接受入讀教育文憑。當中的差別,明顯因為我是香島畢業生。我也有一些同學,後來在中六轉讀了外校(非愛國學校),最終也可當上教師。總之,香島的中五畢業生就受到了「特別待遇」。

香港的教師從來就是一個政治敏感的行業。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在創建民建聯前,在另一所愛國學校培僑中學任教多年直至當上校長。他最近爆料當教師時已被港英政治部跟蹤了。

他說:「回想2003年沙斯期間,曾到公共屋邨參與清潔活動;當時有一名身材健碩的『阿叔』跟我說:『曾生,我十幾年前已經跟你。』我感到奇怪,因為民建聯1992年才成立,成立前我在中學教書,怎會十幾年前就跟我?」

「該名『阿叔』透露自己在政治部工作,早在八幾年我仍在教書時,已經跟蹤我。我以為他說『跟我』是做社會服務,原來是政治部派他來跟我,令我受寵若驚。」

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英國人準備於1997年撤出香港時,正是港英政治部最壯大的年代,據資料顯示有1200多人。政治部由英國MI6(軍情六處)領導,分設情報部及保安部;情報部主要工作之一,是收集中國大陸尤其是中共相關的情報。

曾鈺成道出這段經歷很重要,因為要預先向那些有意借修例風波興風作浪的教師們打招呼。將來「香港國安法」落實後,港府將有一支類似港英政治部的隊伍,去跟蹤調查那些搞政治的教師,到時不要又大驚小怪,或高呼「白色恐怖」了。

教育局長楊潤雄早前回復立法會議員書面質詢時指出,自去年6月至今年5月,約有100名中小學教職員涉及社會事件被捕。他表示,無論涉事者是否被定罪,教育局均按一貫機制,根據法庭文件和所掌握資料,審視教師是否涉及失德行為和檢視其教師註冊資格。

修例風波持續逾一年,截至上月中已有逾8000人被捕,學生佔四成。教育局指出,當中約3600名學生被捕,其中約1600人為18歲以下,大部份為中學生。保安局長李家超則透露,有學生已被捕四次。在如此「業績」下,誰還說校園不談政治?

在香港我一直當不了教師,直至在澳大利亞留學時,在TAFE的夜校當上兩年廣東話班老師,總算圓夢了。但當經過住家附近的中學時,總感到香港校園對我是這麼近又那麼遠。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教育局作為教育界之首,理應帶動公平公開的風氣,令所有教師達至 「同工同酬」的待遇,讓全面學位化的做法劃一實行;更重要是,政府應切勿忘初衷,回想當天的建議或施政的精神所在。

    何啟明  2019-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