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尋找教育科技的定向

2020-07-07
政策‧正察
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
 
AAA

talk.jpg

撰文: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員  陳楠之

學校因應疫情「停課不停學」, 令網上教學的應用大大提升,對世界各地學生的學習模式造成翻天覆地的變化。此熱潮在亞洲尤其明顯:以印度初創公司Byju‘s爲例, 該公司自3月初開始讓學生免費使用它的學習應用程式以來,使用人數增加了60%,超過4,700萬人,令公司的市場價值升至高達80億美元。另外,單是今年二月,在紐約上市的中國網上教育提供商GSX的網上課程學生人數已增加了1500萬,帶動其股價上漲了92%。

網上教學成效有待改進?

疫情無疑令網上教學成為教育界重點發展項目之一。然而,即使缺乏了疫情這個催化劑,網上教學都已經成爲了不可逆轉的趨勢。 不過,網上教育的成效又如何?學生在家中對著屏幕學習是否可以媲美老師課室內面對面的教學呢?

早於2015年, 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已經發表了一份報告,研究不同國家推動電子教學的成效。有趣的是,研究發現大力推動電子教學的國家,學生在過去十多年的成績不進反退。當中文大學卓敏教育心理學講座教授、2018 PISA 主理人及總監侯傑泰教授接受團結香港基金訪問時也直言,「我們用電子科技從2000年到現在不算很成功」。

另外,今年五月,中文大學亦進一步發表了一項調查結果:調查訪問了1,168名中學生,發現僅23%的學生認為單看網上材料或影片已能理解課題內容及功課要求。70% 的受訪初中生更指,期望老師可以有更多個別輔導或補課。

人工智能是教育科技的先鋒

從上述可見,網上授課的成效並不太理想。不過,這不代表我們應該忽視教育科技的作用。其實,教育科技的應用非常廣泛,網上授課只是衆多範疇之一。如果我們把課本電子化就以爲已經充分應用教育科技,無疑是大錯特錯。

比如説,人工智能 (AI) 發展至今時今日,無論是在改善課程設計, 批改試卷,應對學生問題等各方面都已經取得顯著的進步。美國免費教育資源網站可汗學院能透過AI識別學生的長處和學習差距,相應調整學習內容;MAP( Measures of Academic Progress )和SBAC( Smarter Balanced Assessment Consortium )等智能評估程序,則能幫助制定學校和地區範圍的課程;McGraw-Hill Connect和Aplia之類的AI軟件更能同時管理大量學生的作業。

這些最新、不斷進步的科技工具能都有助減輕老師的負擔。根據麥肯錫2018年關於未來工作的報告,現時教師有20%到40%的工作都可以經由AI自動化;這意味著老師每周可以將大約13個小時的時間重新分配到其他教學活動之中,又或是協助學生認識自己,規劃科技變遷下的未來發展。

教育科技在香港的未來

教育科技無疑將在未來蓬勃發展;但在香港的應用又如何呢?近年,政府已經大力推動資訊科技教育,提供不同的持續支援措施,包括成立運用電子學習平台及翻轉教室策略,支援學生在家持續學習, 亦在中小學推行「自攜裝置」。不過,正如上述所言,教育科技的意義並不只是作爲一個媒介那麽簡單。要深化教育科技的應用,政府可以仿效一些在這方面領先的國家。

愛沙尼亞的信息技術與電信協會(ITL)是一個非牟利組織,主要目標是協調愛沙尼亞電信公司與教育機構的合作;他們安排公司通過不同培訓計劃將頂尖科技帶入學園,希望彌合科技公司和學校的鴻溝。澳洲政府也已從2990萬澳元的「人工智能能力基金」內抽出150萬澳元撥款用於支持在學校中融入 AI 元素。

科技能推動教育革命

教育科技是一個新常態,其發展已經超越了單純將教材放上網上平台的階段,務求進一步把科技滲入教學方式,提升其效能,並令教學更多元。未來香港將怎樣迎合這個大趨勢,又可否利用大灣區科技發展的優勢,讓本港的教育科技耳目一新?讓我們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 嶺大研究團隊建議政府可考慮疫情過後,資助社福機構為地區長者及照顧者提供使用平板電腦及智能手機等流動裝置的訓練,讓他們有足夠的知識和信心安在家中也能獲得適切的網上支援服務。

    賢聚嶺南  2020-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