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立法會選舉 淺藍含淚投票?

2020-07-14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7-14 at 17.38.55.jpeg

港區國安法出台,震懾力量不可小覷,一些反對派頭目「雞飛狗走」,表面形勢一片大好。但必須看到,反對派實力仍在,只是不跳出來以暴力手段挑戰國安法,避免損兵折將,其支持者也沒有「黃轉藍」,「黃大於藍」的政治生態並沒有改變。他們念茲在茲的是9月的立法會選舉,爭取35+的計劃,也就是控制立法會。

剛剛過去的週末,戴耀廷協調民主派聯手舉行「初選」,選出一批候選人出戰立法會選舉,雖然特區政府事前高調警告有關活動可能違反國安法,但據稱有約61萬人參與投票,人數之高令不少觀察家大跌眼鏡。

在嚴重政治對立之下,去年區議會選舉投票率超過七成,立法會選舉再創新高超過八成並不出奇。投票率愈高,對反對派愈有利,這是不爭的事實。除了深黃人士,「和理非」不滿從天而降的國安法,化悲憤為投票,發洩不滿,亦是可以預料的。

那麼,建制派或者說藍營的狀態如何呢?現在看來暗藏危機。去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正是黑暴勢力如火如荼之際,藍營之中很多人是第一次投票,已經卯盡全力,由於實行的是單議席單票制,區選慘敗是非戰之罪。這次立法會選舉,藍營的投票積極性可能不如區選高。

過去一段時間,北京和建制派宣傳的主旋律是「一法可安香江」,國安法是定海神針,扭轉乾坤,由於「黑暴」逐步平息,反對派轉趨低調,表面形勢不是小好,而是大好,藍營不少人產生「勝利幻覺」,投票意志反而沒有區議會選舉堅定,認為大局已定,反正不差我一票,不一定願意花幾個小時排隊投票。

毋庸諱言,部分淺藍人士其實對港區國安法心感憂慮,也會影響他們的投票意向。一些「知識藍」、「中產藍」雖然對黑暴勢力痛心疾首,也理解中央制定國安法是無奈之舉,但對國安法之「辣」也措手不及,擔心個人自由受損,「一國兩制」受創。

這些人並非「逢中必挺」,也許不抗拒國安法,但對立法程序、條文則無法完全苟同。他們固守程序正義,不滿國安法從提出制定到正式頒布,前後只有短短一個多月,雖然也搞了一些諮詢,卻沒有公佈草案內容,要等到頒布之際才知道,無法接受這種「中國立法模式」。

由於過去享受了充分的自由,他們對條文本身亦有不少看法。國安法幾乎是針對過去一年的修例風暴度身定做,他們認為規範的範圍太廣,國安一個框,什麼都可以往裡裝;認為警權過大,影響個人的言論、通訊等自由;擔心中央駐港國安公署有執法權,無法適應西環與中環正式行埋,甚至認為「一國兩制」走形變樣。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署理院長傅華伶是「香港再出發大聯盟」發起人之一,肯定不是「黃色學者」,最近受訪也認為國安法一些條文寫得太廣泛、太「辣」,表達正是一些「淺藍」人士的看法。

香港民意研究所曾於5月底就國安法進行民意調查,結果顯示96%民主派支持者反對國安法,62%「非民主派支持者」支持國安法,反對立法的「非民主派支持者」也有29%。這個調查結果是否準確姑且不論,但呈現了一些「淺藍」人士的態度,在9月的立法會選舉,他們不會投票給反對派,也不一定會含淚投票給建制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日前通過的《香港國家安全法》絕對是平息暴力抗議活動、恢復法律秩序的必要條件,這些也會讓香港經濟恢復一定的常態與穩定。

    蕭暉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