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炳逢:是誰真正動了各國在香港利益的奶酪

2020-07-14
 
AAA

764.jpg

(摘錄自「紫荊時評」)

港區國安法從立法到實施雷厲風行,各方都一直在談論部分國家可能採取的所謂抵制或干預措施,對中國和香港可能產生的各種負面影響,比較少人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外國的各種反應和行動,對他們自己在港的利益有什麽重大影響,特別是負面的影響!

 在「佔中」和去年的社會動蕩之前,各方力量和利益團體一直遊走在互相角力與包容之間,在香港維持着一種微妙的平衡,中央也採取極爲包容、忍耐的態度,去維持「兩制」之間的平衡,盡量不去以「一國」牽動各方的神經,對「一國兩制」的苦心無可置疑。二十多年來的成果來之不易,自回歸以來,香港大部分時間基本保持繁榮安定的狀態,中央對香港一直支持有加,各國在港的利益也普遍得以維持,歷史遺留下來的各國連繫在香港也沒有割斷!當然,許多社會深層次問題和管治問題一直在累積和加劇,慢慢形成各種打破這種平衡的內外因素,坊間已經有不少關於這方面的論述。當各種不穩定因素疊加,從量變到質變,引發連鎖反應,產生像「佔中」那樣的結果似乎無可避免,從二十多年來各種反對運動的醖釀,累積到「佔中」那個臨界點,到去年的「反修例」風波達至最高峰,一步一步把維持多年的香港的獨特政治生態平衡打破了。近幾年國際關係的複雜變化,特別是美國步步壓迫中國,把他們的國民視線轉移,加深了這個微妙平衡的「崩裂」,讓香港回歸以來從沒有過的動蕩發生了!

雖然有一些人還是堅持香港這幾年的變化完全是內在因素在發酵,跟外在勢力沒有關係。持有這種看法的人,如果不是不想承認外國在香港長期以來的各種影響,就是忽略了外國在港的種種利益關聯,無視外國力量在香港紮根多年,無視國家一直在忍讓。香港之所以在回歸後一直被認定為最自由開放的經濟體和國際都會,肯定是包含了各國在港的利益和活動空間。畢竟「一國兩制」是一個劃時代的政治創舉,這種特殊的的體制和狀態,在亞太地區或世界上也是絕無僅有,讓包括各國以至中國本身在內的各方,得到了很多實惠和國際關係的緩衝空間,形成了多少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平衡,讓香港享受着別的城市所羨慕的獨特國際地位。環顧亞太地區,大家能找到一個完全像香港這樣的地方嗎?各國媒體基本上可以完全自由報道和交流,沒有受到在許多國家被視爲平常的官方和自我審查機制;被認爲是內地不可能接受的各種活動和組織,因爲「一國兩制」,在香港延續了多少年,許多機構和人士打從回歸第一天起喊著自由人權受到威脅,卻多少年一直享受着世界上少有的自由和人權;各國情報人員可以寬鬆地在香港活動,甚至享受到他們在本國也不一定能獲得的自由度;各種國際組織可以資助及籌辦各類活動,包括試圖在政治上影響香港的項目;不同的跨國集團和地區總部在香港非常自由地經營,甚至以此作爲發展中國內地市場的基地;國際金融機構在非常友善和沒有外匯管制的環境下進行各種「地上地下」的交易,資本來去自由;各地學者可以在香港進行各式各樣的學術交流活動,甚至談論對於任何國家或地區都屬於非常敏感的話題;不同身份和專業背景的外國人很容易在香港工作、居住和學習,甚至比內地同胞還要寬鬆,沒有受到相關的限制,享受着比絕大部分城市要安全的治安環境。雖然其他亞太區城市在各個範疇裏也有着其自己的優勢和條件,但能夠像香港這樣擁有綜合的自由度、包容性、安全性、流動性和制度化的地方,可以說很難找到、甚至是絕無僅有,請問有哪個亞太區城市能提供像香港一模一樣的新聞自由和語言環境給不同媒體呢?容許媒體發佈幾乎所有信息,能找到絕對相同的地方嗎?就是因爲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的這個獨有地位,才能演孕育出這樣得天獨厚的氛圍,讓各國在一個有效的平衡下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不幸地,部分內外勢力爲了達到某些激烈的政治及經濟目的,加強各種手段試圖把香港變成他們心目中的香港,去為中國製造麻煩。他們把在香港的老本都掏出來,利用香港多年來累積的深層次矛盾,打破了多年來維持着的微妙平衡,做成今天的局面。中央在一次又一次的事件中,不得不認真檢討和評估形勢,最終迫不得已要出手,守住國家安全和利益的底綫,不讓香港變成脫繮野馬,偏離「一國兩制」的初心,特別是不能讓香港被某些國家變成顛覆中國的棋子!造成這種局面的,正是那些不懂得妥協藝術、缺乏政治智慧、為反對而反對、挾洋自重、不惜騎劫他人利益去「攬炒」的本地激進和極端人士,也正是那些圖謀利用香港壓制、阻遏中國發展的外部反華勢力。

正如我們常說的,世界各國在港勢力並非鐵板一塊。這次逼得中央出手,某些內外反對勢力事實上也在損害其他國家在香港的利益,甚至包括自己的盟友、自己的企業、自己的組織、自己的國民,讓他們掉失在香港的活動空間和累積下來的本錢,把他們的利益也一起捆綁騎劫了。這種伎倆相信不少國家心知肚明,但礙於某些國際關係的考慮,他們只能啞子吃黃連,有苦自己知,包括部分被外國勢力操控的香港組織和人士!是否所有站在意識形態道德高地而本國類似問題一簍簍的國家,也想與中國和香港對着幹,歷史很快會予以驗證。這次透過香港對中國的脅迫,反而為中央修補國安漏洞和調整對港管治路徑,提供一個黃金機會。

雖然我不敢苟同,但如果有部分人認爲今天的局面,讓許多國家失掉了往日這個亞太區絕無僅有的自由開放城市,放任的新聞空間、寬鬆的國際情報中心、最少限制的金融交易平台、國際人、財、物最自由交流的地方,也只能怪那些爲了達到一己私利而損害其他國家利益的部分內外勢力!究竟是誰真正動了各國在香港的奶酪?中國以港區國安法守住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底綫,絕對無可厚非,理所當然。絕大部分國家儘管體制和意識形態不一樣,也會做相同的事情。我相信將來事實會證明這個爲了健全和維護「一國兩制」所作的艱難選擇是正確的,只要香港能堅持穩定,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除了那些把多年老本都在香港輸掉的國家,各國爲了自身的真正利益,也會在香港新的法治環境下找到符合各自利益和需要的空間,找到新的平衡點!

現在可能國家和香港要做的,就是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內外力量,積極提醒那些並無惡意透過香港傷害中國的國家,不要跟隨某些反華勢力一起為阻礙中國而犧牲香港,「損人而害己」。同時要吸引傳統上沒有植根香港的其他國家和城市落戶香港,特別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填補可能出現的空間或機遇。我們要努力維持「一國兩制」的優勢,那麽以自身利益為依歸的大部分國家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和思考後,相信會正確認識並繼續運用香港在國際上的獨特優勢。

雖然在複雜的國際環境下,香港重新出發的道路崎嶇,但國家在守住國家安全的底綫後,對香港的支持也必定讓香港再度走出困境!

 

作者著有《中產有政器》一書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日前通過的《香港國家安全法》絕對是平息暴力抗議活動、恢復法律秩序的必要條件,這些也會讓香港經濟恢復一定的常態與穩定。

    蕭暉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