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書蘭:一個台灣人看港區國安法

2020-07-27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AAA

作為一名文學人,無意論政,談「港區國安法」並非我所長;但陸續收到朋友關心的勸我「走!怎麽還不走?」、「回台灣、去倫敦,怎麼都比留在香港好……」等等。我一再解釋:「香港很好,是一塊福地,是中國的窗口,中國不會放棄香港,一定會維持香港穩定繁榮等等。」同樣的話說多了,覺得就不如寫下來吧。

我當然不會走!香港曾幾次湧現移民潮,我都沒走!為什麽?「紮根香港,背靠祖國,胸懷世界」-(香港回歸時流行的一句口號)多好!活在自己祖先生活的土地上,心中踏實。

tw1.jpg

一名居港台灣人,如何看待「港區國安法」?我觀察得出的結論是,打從去年六月開始,香港部分年輕人像著了魔似的,四處搗亂香港,然而當國安法一出台,霎時間雞飛狗跳,作鳥獸散去,似乎全部人一下子都清醒了!宣告退出的退出,暗地裏逃亡的逃亡。

我想起兩個地區,第一,台灣戒嚴時期,一切以安全為要,社會安和樂利,知道哪些話不該說,哪些事不該做,在政府有效政策的規範下,人人勤奮上進,有中心思想,具遠大抱負,朝著目標前進,認為將來日子會更好!簡單地說,那就是「國泰民安,風調雨順」。戒嚴法對奉公守法的老百姓來講,日子如常不受影響。第二個例子是新加坡李光耀時期,雖然被馬來西亞一腳踢開,讓李光耀流下英雄淚,但憑著他過人的政治智慧,家長式的管理,半民主的新加坡成功擠上國際城市之列,讓世人看見新加坡。

我認為這兩個地區之所以是亞洲四小龍之一,是具備其嚴格的政策規範,即便是香港在港英殖民地時期,無半點民主選舉,亦有其嚴格規範,香港人沒有過問政治的權利,所以有「香港人對政治冷感」之說。

tw2.jpg

回歸已23年,距離鄧小平所說「50年不變」大約過了一半。香港不再是英國的香港,而是中國的香港;部份香港人沒有認清這一點,尤其是年輕人!甚至有人認為香港跟中國沒有關聯,他們可能連鴉片戰爭都一知半解,而與一百多萬的外籍人士一樣,只知道自己是香港人,他們要與中國切割,視國家為無物,「不知史,絕其智;不讀史,無以言!」,「欲要亡其國,必先亡其史」,這真是教育的失敗!我不贊成把矛頭只指向學校教育,社會教育、家庭教育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香港普遍來說,只有職業教育,未著重中國歷史、地理的人文教育。

試問有哪一個國家可以忍受類似香港去年的暴動?有哪一個國家沒有國安法?國土法?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香港的問題就在於太泛濫的自由!太泛濫的民主!何況香港享盡了「香港是中國的香港」的種種好處,廉價的水電食物,民生必需品都來自大陸,且分文不需上繳中央稅項。

中國在突飛猛進,何止是經濟,政治也一樣,當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看香港去年6月開始的持續暴動,那些暴徒到處打人放火, 破壞立法會、中聯辦、侮辱國旗、打爛公共設施、破壞交通、校園、商場以及主要的中資機構,慘不忍睹,市民惶恐不可終日,多麽渴望北京出手,把社會安全安定、繁榮還給市民。筆者曾寫過一篇「阿爺,你在等什麽?」這場社會暴動把我們的心更推向了北京,那段時間有大量的香港人走向中山珠海買樓,打算回國定居可見一斑。

tw3.jpg

令人意外的是,北京對這次香港暴動事件處理的手法,沉著冷靜而理性,當時的謠言漫天飛,什麽理由都有可能。而負責保衛國土安全的解放軍,只出來一次,在星期天幫忙收拾昨天暴徒亂扔或堵路的磚頭,看見解放軍笑容可掬和藹親民,令市民感激難忘。

去年至今長達11個月的社會暴動,為什麽國際上沒有人站出來指責暴徒行為?而國安法一出台,反而備受國際上的反中勢力藉其長年來擁有的媒體話語權諸加指責。從殖民地時代香港一直是世界的諜報和特務活動的中心,龍蛇混雜,華洋共處,回歸至今23年,國際勢力介入太多,美國帶頭的五眼聯盟(Five Eyes,縮寫為FVEY),想推動顏色革命,製造動亂,利用香港阻止中國崛起,國安法適時推出有其必要性,甫推出,港人可能不甚習慣,但我認為這只是短期陣痛,對長遠來說,只要社會安定下來,香港會繼續繁榮,看看我們的股市樓價大跌了嗎?沒有!港幤仍強勢,金融仍暢旺,不受影響。

我們看香港城市規劃先進,交通四通八達,市容整潔,海岸線美麗,治安良好,市民收入高,教育程度高,世界四大金融中心,航運中心,貨櫃碼頭呑吐量位居世界前列,摩天高樓大廈林立而簇新,生活自由開放,醫療制度完善,平均壽命列世界之冠……在眾多指標中,香港應屬世界城市的表表者!

tw4.jpg

我們有許多的自由,譬如有兌換外幣自由、隨時把財產匯出國外或從國外匯入香港的自由、出埠外遊的自由、求學的自由、語言的自由,其他日常生活所需,一應俱全並無限量供應,可以說,全世界的食品衣物等物資都能在香港買到,豐儉由人。香港是世界上最富有最自由的城市,人人嚮往的地方,而暴徒摧毀了自己祖父輩克勤克儉拼手抵足所建立的城市家園,真是情何以堪?!

台灣朋友問我,「為什麼這麼多享有香港自由的人,用破壞的方法去爭取想要的,達到他們心目中所謂的民主!?」

甚至説,「台灣人並不歡迎『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人到台灣立足」、「大陸再不立國安法,香港會完了!中國今次推出港區國安法做的很好,迅雷不及掩耳非常有效率。」

香港史無前例的社會暴動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再加上港區國安法出台,香港成了國際媒體和中美博弈的風口浪尖,就在這最壞的節骨眼上,我們居住在香港的市民一定要找尋生機,相信自己,相信國家。人權與言論自由仍然會在,無須擔心,不必抱怨,不要移民。

香港的城市風景多麽壯麗,顯示著在不可能的條件下,創造的經濟奇跡;櫛次鱗比的摩天大樓,隨處可見的老榕樹,香港的地質是花崗岩,在堅硬的巨石夾縫裏長出氣根如林的老榕樹,只要有一點空隙半點泥巴,盤根交錯的樹根就往下扎;香港人抵抗壓力的能力何嘗不是如此,這就是絕處求生的「獅子山精神」。此時國安法的設立是香港安全穩定和再度繁榮和發展的基石,正有如獅子山精神一般。

我是一名居港台灣人,認為「港區國安法」是被去年的社會暴動逼出來的,是不可避免且是必須要做的!我會繼續居住在香港,隔著水岸,看著大陸的大國崛起和台灣的安定及香港的繁榮,帶給我作為一個中國人的驕傲和尊嚴。

 

原文刊載於信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