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有人反對不是不救人的理由

2020-07-27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7-27 at 10.27.05 (1).jpeg

香港建制派以及一群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過去一周持續發出希望國家派出醫護團隊支援香港抗疫的呼聲。我很早之前(早在二三月)就已經預言,一旦香港發生類似武漢的疫情,國家要支援香港,一定比支援其他地方難得多,這是制度決定的。 

我知道很多人不想承認這是制度決定的,他們會說:這是因為香港有一班「黃醫護」,他們大大聲拒絕內地醫護。內地人覺得找到了一個好理由:既然你們不歡迎,就怪不得我們了。

是這樣嗎?當然不是!有人反對,絕對不是政府(無論特區還是中央)不作為的理由。

香港叫做有言論自由,媒體、個人都可以發聲,有人反對是常態。在香港,請問做什麼是沒有人反對的?哪怕派錢10000元,都有人反對,那為何要做?要找到一件事(尤其是涉及與內地關係的事)要香港沒有人反對,那無異於是天荒地老的代名詞。

國家早幾個月支援意大利抗疫,我不相信意大利舉國上下就沒有人反對,意大利也是有反華陣營的,只是國內沒有報道罷了。那你怎麼又支援? 

我絕對明白,內地醫護支援,如果要進入公立醫院,與一些「黃醫護」共事,也許會惹來罷工等反彈,可能令抗疫工作更困難。但反過來問,是不是只要「黃醫護」反對,我們就沒有可以作為的地方呢?絕對不是!

香港也有很多愛國群眾,也有親建制派的診所。多的我不知道,起碼我知道工聯會都有自己的診療所,可以看病、體檢。單就檢測工作而言,內地完全可以派出數百人的檢測團隊,進駐工聯會的診所、建制派議員的辦事處,為全港市民做免費或收費的核酸檢測,相信很快就可以做到全民檢測。特區政府認不認同不重要,但起碼這樣可以盡快找出帶病毒的人。至於一些有政治偏見的人不參與,那是他們的事情。再進一步,特區政府完全可以特事特辦,在亞博館等場地設立臨時的方艙醫院,完全由內地醫護進駐。只要內地醫護無需與「黃醫護」共事,我看不到有什麼不可作為之處。

「黃絲帶」敢來踢館?有保安、有警察,怕什麼?我們不是總笑話他們蜉蝣撼樹、螳臂擋車嗎?難不成我們大國醫護會怕了他們不成?會不會再極端一段,內地醫護一來港,「黃醫護」就直接罷工呢?不排除這個可能,但也莫須怕。因為香港只是區區幾百萬人,以內地的醫護實力,完全有能力接手新冠疫情的抗疫工作。只要我們堅定去做,「黃醫護」無異於拿自己的職業生涯開玩笑,他們一罷工,只是迫使全港市民倒向內地醫護的一方,因為每一個人都擔心染疫,同時可以順勢清洗香港的醫護體系,以不「黃」的醫護取而代之。「黃醫護」認識到自己可能一罷工就永久失去飯碗,誰還敢罷?少部分冥頑不靈的,就由他去好了。

我明白,國家面對香港疫情失控,此刻會覺得:救也難、不救也難。但這是制度決定的,我們要認賬,關鍵是堅持對老百姓負責的原則來做事。 

從政治上而言,不救也是輸的。現在建制派天天高調要求內地協助抗疫,老百姓很現實,只是看結果,如果雷打了半天,雨不下來,老百姓會怎麼想?9月或延後的立法會選舉,支持建制派的一票,投得下去嗎? 

從長遠格局而言,我們不是一天到晚說什麼「二次回歸」、「人心回歸」嗎?我問你,有什麼比治病救人更好的「人心回歸」機會?如果國家出手把香港疫情控制住了,愛國陣營必定士氣大振,政治偏見不重的人都會感受到國家的關愛。還是那一句:老百姓只看結果。只要結果是好的,不是最好的「人心回歸」嗎?反過來,如果放任疫情失控而不出手,反對派一定會趁機落井下石,愛國的港人要麼散水回內地,要麼因失望而不再支持建制派。回過頭來,我們又要埋怨香港人心不回歸?人家家裡失火這麼好的機會你都不幫忙,如何人心回歸? 

香港今天的疫情,實際上已經不比昔日的武漢或意大利好,成敗在此一念之間。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今年七月的年度報稅相信讓不少人感到吃力,在這關鍵的時刻,作為香港庫房「管家」的財政司司長理應作出超限寬減,讓市民特別是中產一族感到政府的關懷。

    郭金鋒  2020-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