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中央為何要放反對派一馬?

2020-08-12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12 at 14.29.51.jpeg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的決定,讓全體立法會議員延任至少一年。這個決定頗出乎外界意料。一是人大並沒有採取另行成立「臨時立法會」的做法,改為因應特殊情況讓立法會延任一年的特殊安排。二是對4名早前在參選立法會選舉時被DQ的現任議員,人大決定並沒有作出處理,意味這4人將可繼續履行議員職責。

人大決定出台後,反對派並沒有任何回應甚或抗議,所謂「總辭」建議也不復再提,《蘋果日報》日前的社論更呼籲反對派不要「總辭」,要留下有用之身云云。反對派沒有聲嘶力竭的抗議人大決定,顯然這個安排令他們喜出望外,原本預期最惡劣的情況是多名現任反對派議員無得留低,這樣剩下的議員很可能也要被迫「齊上齊落」,現在原班人馬成功留任,人人保住「糧支」,良知上自然收貨。

不過,這次人大決定與反對派的所謂「總辭」威脅,並沒有任何關係,正如一些反對派學者也指出,所謂「總辭」也不過是可佔據一兩日的新聞版面,並不會造成多大影響,在當前中美惡鬥的政治形勢下,中央更不存在所謂「賣反對派怕」的問題。中央這次放反對派一馬,完全是出於良好願望。

一是讓現任議員留任是最簡單、最直接、最可操作的安排。人大常委會有權因應香港的特珠情況成立「臨時立法會」,並委任有關議員。但這個「臨時立法會」的職能、資源、權責都涉及大量技術問題,要花大量時間討論。讓現任議員留任無疑是當前最可行,也最能確保立法會運作能夠「無縫連接」的適切安排。

二是現任議員都是經過選舉產生,具有較強的認受性,留任現屆議員可以減少爭議,讓立法會及早恢復運作。如果並非原班人屆留任,將涉及要委任新議員的問題,屆時又會出現大量爭議。現時的決定是最有利於息紛止爭,避免可能出現的司法訴訟所造成的不確定性,讓香港社會可以集中抗疫。

三是人大決定也是對反對派議員釋出善意。人大決定讓現屆立法會繼續履職,自然會考慮到被DQ者能否續任議員的問題。一方面人大現時讓全體議員留任的決定是一個特殊安排,不代表被DQ者來下次立法會選舉時必定能夠「入閘」;但另一方面人大決定也是一個包容和善意的安排。從道理上講,一些反對派議員近年的所為確實不符合擔任議員的資格,包括勾結外國勢力干預港事、鼓吹「攬炒」等,都觸犯了香港底線,他們之所以被DQ,正說明他們的所為並沒有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但他們作為現屆議員,既然人大決定讓全體現屆議員延任一年,在法律上他們自然也屬於其中之一。

人大決定大而化之,對於DQ人士沒有追究,等如是放反對派議員一馬,既是希望再給他們一次機會,在這一年「守行為期」內,如果反對派議員能夠摒棄與中央對抗路線、摒棄國際線,停止再勾結外國勢力干預港事,他們還是有機會繼續參與選舉。另一方面,香港正值危急之秋,中央此舉也是避免再挑起爭議,讓香港社會息紛止爭,走出政治爭拗的泥潭,盡快恢復穩定,體現中央的良好期盼。所以,才給反對派最後一次機會。

但反對派會積極回應嗎?現時很難說,始終反對派已經被激進路線主導,加上這次「總辭」最後說辭不辭,為免惹來口實,反對派在立法會上隨時會更加激進,以顯示自身抗爭形象,也可能會繼續打「國際線」,在「港獨」上擦邊球。這樣,未來一年很可能是反對派在立法會的最後歲月,更加應該好好珍惜。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