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超越林夕而不是勸降林夕

2020-08-14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14 at 09.54.02.jpeg

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於香港立法會真空期的決定有點兒出人意料,那就是包括被DQ四人組在內的所有立法會議員都可以延任。有一種說法是,中央希望有硬有軟,拉一派、打一派。這個說法也許有點道理,因為我見到這幾日,香港的親中央媒體和評論員,都在勸說傳統反對派回頭是岸,做「忠誠反對派」。讓全體反對派議員延任,可說是一個機會吧。 

無獨有偶,無意中見到央視新聞客戶端12日發佈《成功的作詞人林夕,卻獨獨誤解了「光榮」一詞》。相信大家看標題都可以猜到,內容是說林夕支持黃絲站錯隊,這種味道與勸說反對派回頭是岸很相似。

這種用心無疑是好的,因為即使中央要改變香港,也希望「敵人」盡量少一點,付出的代價小一點。但吳桐山對此不是很樂觀,因為我相信一個理論——沒有人可以超越自己的輝煌。 

有一種說法是,每一個人最輝煌的年代一般是25至40歲(具體到個人當然會因人而異),你輝煌的年代確立了你的價值觀、審美觀,在你有生之年都不可能改變。吳桐山做了幾十年人,接觸過不少比我年長的人,發覺這個規律對絕大部分人都是正確的。 

例如我接觸的一些內地的所謂「自由派」,他們主流都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出生,在內地八九十年代那個崢嶸歲月,正正是他們最輝煌的時代,他們很多還參與過當時的民主運動。時間來到2020年,中美走向決裂爭鬥,但這些人普遍都認為美國永遠是大佬,民主、自由永遠是對的,中國根本永遠不可能挑戰美國。是這樣嗎?這些年歐美民眾對民主制度的信任度迭創新低,再過若干年,如果中國經濟總量超越美國,到時候新一代的人還會覺得美國是必然大佬嗎?上世紀九十年代有人敢說民主制度就是「歷史的終結」,今天誰還敢說?

從人性的角度,十分好理解。「自由派」最輝煌的年代,正正就是美國最強大、民主自由之風席捲全球的年代,一個人的思維定型了,之後很難改變。這在林夕身上十分適用。林夕的輝煌就是香港流行音樂的輝煌,就是香港和美國最輝煌的年代。香港的黃藍之爭,說到底只是中美兩種意識形態之爭,你說林夕能不支持美國嗎?一個人可以背叛組織、背叛國家,但不可能背叛他自己的輝煌。他們恨不得香港永遠留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哪怕明知道回不去,也要拼命去眷戀。

有人可能覺得我搞錯概念,官媒批評的是林夕在政治上站錯隊,與香港上世紀的輝煌以及意識形態之爭有必然關係嗎?我的答案是絕對有必然關係。我跟藍絲說過一番話:無論你在政治上如何攻擊別人,任何人守護自己的輝煌,一定沒有錯! 

中國要翻篇,不是要否定美國的輝煌(你否定不了,只有時間可以磨滅),而是要創造更大的輝煌。同理,香港要徹底人心回歸,那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香港要創造出比上一次輝煌年代更鼎盛的繁榮,而這種繁榮背後的意識形態是親中國的。中國人之所以內心強大起來,歸根到底是因為在互聯網應用上有超越美國的勢頭,但香港因為「一國兩制」的區隔,偏偏無緣於中國在互聯網應用上的強大。這就造成了一個結果:中國人逐漸在心理上壓倒美國了,但香港的親中力量還是沒法壓倒親美力量。

沒有必要勸降林夕,如果你香港能出一個新的填詞人,在中國獲得廣闊的發展空間,成就比林夕更高,那你就讓林夕永遠活在他輝煌的歷史裡面,不好嗎?香港註定要折騰幾十年,歸根到底是一個問題——香港無法超越上世紀的自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純粹從文理解釋(literal rule)角度而言,《決定》延長現屆立法會任期至少一年的做法,確實不符合《基本法》第69條「每屆任期四年」的規定。可是……

    陳凱文  2020-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