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泛民辭不辭無關宏旨 立會應聚焦三大工作

2020-08-17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17 at 09.47.48.jpeg

現屆立法會延任一年,反對派仍未決定去留,只有「熱血公民」鄭松泰最坦白表明一定會留任。至於其他反對派一直噤若寒蟬,為什麼他們不敢表態?原因很簡單,如果他們傾向辭職,早就出來大鑼大鼓的搶佔道德高地,至今仍未表態,就是不想辭,但又怕被「攬炒派」圍攻,於是唯有由一班反對派學者或元老,如梁家傑出來放風,表示應該留下有用之身云云。不過,「攬炒派」的施壓本身卻有邏輯性的謬誤,既然要「總辭」,為什麼只是一年而不是永遠杯葛參選?為什麼只是立法會議員辭職而不包括區議會?「攬炒派」自己也不能自圓其說。

但在現時的形勢下,早已失去領導能力的傳統反對派政黨,很可能會採取拖字訣應對,反正人工照出薪津照領,暫時不表態,一味拖下去,以免成為眾矢之的。就是最終決定留任,反對派的議會抗爭也只會變本加厲,藉此向「攬炒派」表明自己抗爭之心不變。不過,反對派是否留任,根本是無關宏旨,就算真的「總辭」也不過為蓬佩奧提供一兩天談資而已,反對派「總辭」也不會影響立法會的整體運作,除了需要三分二議員通過的政改方案之外,其他法案、撥款一直可以照常推進。

所以,反對派留任可以,「總辭」也沒有多大問題,立法會當前最需要關注的,不是反對派的「總辭」鬧劇,而是繼續履職的一年應該聚焦什麼工作,當中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一是聚焦於抗疫保民。這次疫情對香港經濟民生的衝擊史無前例,香港過去從未試過長時間儼如「封港」狀態,「港人出不去,旅客入不來」,經濟猶如死水,民生飽受摧毀。特區政府前兩輪防疫抗疫基金花了不少錢,但總有泥牛入海之感,市民感受不到多大支持,商戶也是叫苦連天。政府下一輪抗疫保經濟民生措施,應該多聽政黨、業界意見,不要只是閉門造車,例如業界要求政府派消費券刺激消費,政府說有多少困難,多少技術問題,結果派錢一萬人人儲起過冬,對消費市道幫助有限。立法會復會後,更應該多就經濟民生提出建議,尤其是10月的施政報告,關係香港如何戰勝「疫」境,更需要立法會議員建言獻策,而不是做騷搶鏡頭。

二是聚焦於疫後經濟重建,配合好國家「國內大循環為主」經濟戰略。當前疫情仍然嚴峻,但疫後的重建工作也是重中之重。中央近日提出「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標誌着中國為應對國內外形勢,重定發展格局的重大改變。可以確定的是,國內大循環的重點仍在於開放,香港長期作為內地改革開放的窗口,本身就是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最前沿和最重要平台,國家戰略將為香港提供巨大機遇。

香港的角色和定位,從回歸前到回歸後,都是配合國家的大戰略而調整,並從中取得龐大的發展機遇。香港如何順應這個「國內大循環為主」的主調,將是疫後發展的關鍵。香港社會應該全力研究如何在國家新戰略下,加強香港的角色和功能,立法會未來一年也應該帶動有關討論,推動政府積極配合國家戰略。

三是聚焦於立法會秩序的整頓。香港已經進入了國安法時代。國安法第二十二條(三)提到:「嚴重干擾、阻撓、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權機關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即屬犯罪。即是說,反對派在立法會上的惡意拉布,在內會上的搗亂破壞,長期癱瘓議會的行徑,都有可能觸犯國安法第二十二條。既然法律已經有明確規定,立法會應進一步修改《議事規則》,杜絕所有惡意拉布行徑。

例如郭榮鏗利用主持內會主席選舉的機會,監守自盜,將內會癱瘓近十個月,這正說明現制度存有漏洞,理應修改《議事規則》由立法會秘書長擔任主持;其他如針對惡意拉布、搗亂會議的懲罰機制也可一併訂立,利用這一年間整頓立法會秩序,不要再讓拉布繼續無日無之,拖香港發展後腿。這三項工作關係香港長遠利益,較反對派是否留任更值得重任。況且,就這三項工作而言,反對派全體「總辭」,或者更有利於工作。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