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黃絲帶盲撐壹傳媒的大笑話

2020-08-17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17 at 09.37.38.jpeg

「肥佬黎」被捕後,壹傳媒股價不跌反升。某些KOL居然忽然跳出來呼籲黃絲帶購買壹傳媒股票。怎料,股價在上周二創下近年新高後,便反覆下跌,教一眾支持者「損手爛腳」。

某些黃絲帶如此魯莽的購入股票,居然有KOL還說這是「風骨」;還有人曲解近期熱播的日劇「半澤直樹2」當中的對白,斷章取義的說這是跟公司「談戀愛」。但無論如何,事實擺在眼前,黃絲帶「中伏」就是「中伏」,明明做了「羊牯」,分明是「啞子吃黃蓮」,算是哪一門子的「風骨」呢?如果把「買股票」當成是「談戀愛」,這就只能算是一個「愛情陷阱」了。

作為投資者,理應認清一些基本事實及原理:

1. 自互聯網及手機應用程式普及後,紙媒的業績便越來越差,壹傳媒的經營亦十分困難。由於本業不行,網媒又競爭激烈而無法真正獲利,香港市場空間有限,集團早已連年虧損。2019年3月出現了3.4億元的損失後,經一年多年努力,於2020年3月仍出現4.17億元的虧損。除非有新的業務發展,否則主營業務根本難以支撐下去。

2. 以2020年3月的年報為例,集團收入為11.6億元,但單是「直接營運支出」,便已是10.3億元,另外尚有4.1億元的人事費用 (扣除與生產相關的員工費用)。換句話來說,最起碼的每年開支達14.4億元 (其中有9.2億元為員工薪酬支出),但卻收入只有11.6億元,實是入不敷支,每年至少有2.8億元的「現金缺口」。

3. 在資產負債方面,集團淨資產9.9億元左右。但粗略推算,集團非流動資產方面,只有7.7億元為有形資產,其中,包括總值6.3億元的土地和兩個物業。此外,集團尚有2.1億元的應收賬及1.37億元的現金。但另一方面,集團卻有4億元的應付賬及1.6億元的銀行債務。若把6.3億元的房產出售,就只有4.17億元的淨值。可是,集團尚有一筆總值4億元的「大股東貸款」,會計入賬淨值為3.47億元。簡單來說,再清還大股東貸款後,便所剩無幾了。

4. 至今,我們未見集團有供股或配股等集資計劃,亦暫時不見有大股東減持的消息。至少在表面上來看,就算股價大升,對集團並沒有直接的好處。黃絲帶走出來「接貨」,並沒有支持壹傳媒,只是在支持在高位「沽貨」的炒家罷了。

5. 如果黃絲帶真心支持壹傳媒,何不堅持每天購買蘋果日報呢?又何不訂閱網上版呢?這才是對其業務的真正支持。到底,黃絲帶在內心深處,購買壹傳媒股票是為了投機獲利,還是真心支持呢?

以上所講的論點,不過是基本原理,其實並無多少新意,很多人都會懂。但為何仍有這麼多黃絲帶會「中伏」呢?這個「盲撐壹傳媒」的「超級大笑話」是如何煉成的?

一來,港人多年來一直政治偏見上腦,「集體不思考」所致。這些年來,只要是販賣「仇中反共」的概念,就算是再爛的大話,總有人相信。早前的「逃犯條例」根本與絕大部份守法的港人無關,但偏偏被描寫成為「惡法」。警方執法明明克制,卻被抹黑成為「殺人狂」。謠言被識破後,甚至乎不必「大話蓋大話」,大家乾脆不提便了事。然後,港人又繼續找尋另外一個「仇中反共」的話題,不斷挑戰自己智商的下限。

黃絲帶的「集體不思考」、「集體不負責」和「集體行動」已成為慣性,最終自然會「集體中伏」。

二來,某些人亦有可能明知「有伏」。某些加入「騙局」的人,並非一開始時不清楚這是一個「騙局」,但他們總相信,自己總能在這「騙局」中,找到比自己更蠢的人,便可以獲利了。他們總認為,股價被炒高後,自己只要在高位「沽貨」,便有「蠢人」會「接貨」。當然,絕大部份以為自己在「低位」買入,但股價早已升完,想找「羊牯」,最後卻是自己成為了「羊牯」。

正如某些搞「港獨」及「暴動」的人,一開始的時候,當然是想找「替死鬼」,坐牢的只會是他人,自己卻從中得到好處。但很多人越陷越深,不知不覺間自己早已「入局」。此外,明明自己做出來的「文宣」,本意是用來騙其他人的,但說得太多,居然連自己也相信了。

這些「想找羊牯,卻自己成為羊牯」的人,可算是害人終害己,聰明反比聰明誤。

(筆者並無持有壹傳媒股票)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人家一個小學未畢業的生意人,就可把整個城市的人心招攬、腦袋淘空,這個黎智英,如果是地底泥,那麼,全盤輸掉的我們是甚麼?

    屈穎妍  2021-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