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延任一年才是傳統反對派最佳選擇

2020-08-18
文武
學研社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18 at 17.17.26.jpeg

人大常委會決定第六屆立法會延任不少於一年,反對派內部有分歧,出現「主留派」和「非主留派」兩大派,雙方各有觀點,爭持不下,互不相讓,似有分道揚鑣的意味。中央以寬忍對待全體議員延任一年的決定,反而促成反對派內部分裂,這反映出反對派內部兩種截然不同路線的爭執,已經到了火水不容,不能共生的地步。而對傳統反對派來說,接受延任一年的決定,才是最佳選擇。

反對派17日召開內部會議後發聲明,指大多數議員傾向留守議會戰線。不過,人民力量陳志全發個人聲明,表明自己不是「主留派」,議會陣線朱凱廸已提早一天率先表態,支持杯葛議會。反對派內部出現了「主留派」和「非主留派」,出現分裂的迹象。

2010年版的內地電視劇《三國演義》第13集中有這樣的一幕,曹操想要攻佔徐州,但劉備和呂布盤據徐州和小沛,二人相互支援,讓曹操難以採取行動。這時,曹操的謀士荀彧獻計說,急攻則兩人同心相拒,寬忍則必生分裂。荀彧所說的這句話,似乎應驗在香港反對派一事上,中央如果採納建制派某些人的意見,禁止被DQ的4名現任議員,延任一年,其結果可能反而促成反對派的同心相拒,但採取寬忍的辦法,允許全體議員都延任一年,反而會令反對內部出現分歧,甚至分裂。

然而,真正促成反對派分裂的,其實並非中央的寬忍,而是反對派內部根本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政治路線,兩者之間的分歧非常明顯,而且互不相容,而且近期的矛盾已經不斷升溫,分裂只是遲早的事,只差最後一根導火線。中央的寬忍只是讓這一殘酷的事實,提早一點出現罷了。

反對派內部,大致存在傳統反對派和所謂的「抗爭派」兩大派,他們中的共同點是反共,而分歧則在於對「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看法。傳統反對派本質上是認同「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他們認同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支持香港回歸中國,主張在「一國兩制」下,盡最大可能實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要求按基本法規定,盡快落實「雙普選」。而他們自己,亦積極參政,期望透過選舉成為特區建制的一部分,從建制內部改變特區的政治。

相反,現今的所謂「抗爭派」,他們從根本上不認同「一國兩制」,甚至不承認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他們主張徹底推翻香港特區的建制,他們參選區議會和立法會,並非認同香港的現有政治制度,而是希望進入區議會和立法會之後,利用手中的權力,顛覆整個特區政府,推翻現有的制度。

反對派中的這兩種路線根本上是互相對立的,不可能走到一起去。過去幾年,兩種路線之間的鬥爭極為激烈,傳統反對派多次遭受激進派、本土派的狙擊、擠壓,政治實力不斷地萎縮,但傳統反對派仍然抱持擴大光譜,各自努力的觀點,放任「抗爭派」的發展。直到今年7月份的非法「初選」,抗爭派欲全面驅趕傳統泛民,這才令傳統反對派有所警覺,感受到自身的生存受到嚴重的挑戰。

非法「初選」顯示出的趨勢已經很明顯,傳統反對派如果繼續跟在「抗爭派」的屁股後面,甚至將自己也妝扮成偽「抗爭派」,換來的結果,只能是日益被「抗爭派」排擠出政治舞台,甚至可能再無立椎之地。相反,回到初心,堅守他們最基本的政治理念,反而有望在有限的政治空間下,找到生存的機會,甚至仍然可能成為反對派的主導力量。

原定今年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抗爭派」原本部署好要奪取反對派陣營主導權,但延期選舉和延任一年的決定,有可能令「抗爭派」的如意算盤落空,因而進一步要求反對派集體拒絕留任,以期可以延續非法「初選」的戰果,讓他們在明年的選舉中,仍可以佔據主導地位,順利進入立法會。

「抗爭派」的這一要求自然要遭受傳統反對派的反抗,畢竟,留任一年對傳統反對派才最為有利。兩派各有盤算,互不相讓,分裂之勢似已無可避免。但最終如何發展,仍要看傳統反對派能否認清形勢,作出有利自己的正確決定。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