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漢宗:人大常委會8.11決定為何極其簡略

2020-08-25
區漢宗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25 at 17.50.26 (1).jpeg

人大常委會8.11決定極其簡略:「2020年9月30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不少於一年,直至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七屆立法會任期開始為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七屆立法會依法產生後,任期仍為四年。」極其簡略之外,「決定」對已被DQ的4名議員是否延任隻字不提。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表示,特區政府是基於疫情押後立法會選舉,沒有其他意圖,人大常委會亦是純粹回應政府提出的要求,因此沒有討論被DQ議員問題,至於民主派議員的打算則由他們自己決定。

「決定」對已被DQ的4名議員是否延任隻字不提,是因為若規定被DQ4名議員可以延任,就違反了《基本法》第104條、人大常委會2016年釋法和國安法中的明確規定。《基本法》第104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人大常委會在2016年就104條的解釋時中明確規定,這既是該條規定的宣誓必須包含的法定內容,也是參選或者出任該條所列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又規定宣誓人作虛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後從事違反誓言行為的,依法承擔法律責任。國安法第一章第二款也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在參選或者就任公職時應當依法簽署文件確認或者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因此,人大常委會決定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不少於一年,與規定被DQ的4名議員可以延任,不可混為一談,人大常委會絕不會違反憲制原則。

「決定」對已被DQ的4名議員是否延任隻字不提,是因為特區政府、建制派內部對此有明顯分歧。特首林鄭月娥在8.11決定之前就多次表示,按「常理來說」,最務實的做法是4名被DQ民主派議員可以續任,可以議員身份重返立法會,她認為未能參選不等於不能繼續做議員,提名是否合資格,與可否繼續任議員沒有關係。而特區政府向中央提交的報告,內容也是如此。此外,基本法委員會前副主任梁愛詩表示,個人傾向由現屆立法會「原班延續」。人大常委譚耀宗則認為,被DQ議員可以續任,這只是特區政府的想法,他坦言若要延長被取消參選資格的現任立法會議員任期,則會有「尷尬位」。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明確表示,4名現任議員報名參選時遭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DQ),梁振英稱4人不應成為「真空期」內的議員。可見,「決定」對已被DQ的4名議員是否延任隻字不提,一方面表達了對林鄭月娥的信任、包容和忍讓,另一方面也表達了對梁振英、譚耀宗等一大批愛國愛港人士應有的尊重。

8月6日,黎智英在推特直播,威脅中央和港府,如果不答應其亂港要求,將進行「總辭」癱瘓立法會,企圖以此種方式向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施壓,以改變立法會選舉推遲的決定。「總辭」雖然出自黎智英之口,但背後仍然是那只來自美國的黑手。目前反對派的「總辭」鬧劇甚囂塵上,他們指8.11決定是「假讓步真分化」激發內部矛盾,在辭與留之間扭擰作態,「主留派」與「主辭派」勾心鬥角、各有圖謀。其實,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並沒有完全壓縮反對派的政治空間,反對派卻自陷分化的陷阱。

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揭穿了「總辭」的皇帝新衣,她表示現時立法會有42名建制派議員,即使反對派「總辭」,建制派仍有足夠的法定人數去召開會議和投票,所以即使反對派「總辭」,對立法會的正常運作沒有影響。葛珮帆又認為,立法會是反對派表演抗爭的舞臺,他們放棄的機會很低,如果反對派計劃不辭職,繼續回來立法會搞抗爭和暴力、反對特區政府的各項工作,葛珮帆說「那其實他們不回來比回來更好」。

是故,人大8.11決定之所以極其簡略,對已被DQ的四名議員是否延任隻字不提,首先是堅持了《基本法》、人大常委會2016年釋法和國安法的有關憲制原則,同時,無論反對派辭與留,均不影響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第二,「決定」既表達了對林鄭月娥的信任、包容和忍讓,也表達了對梁振英、譚耀宗等一大批愛國愛港人士應有的尊重;第三,沒有提及被DQ議員問題,反對派議員的打算由他們自己決定,這是給予反對派改弦易轍和堅持對抗的選擇,大度包容之中又不失原則,顯示了極高的政治智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有政界中人因此分析,北京對這次香港立法會補選可能會採取折衷的方法,即允許多於四人參選,但四個議席之中有數個名額會是內定,其餘議席則由其他參選人公平角逐,候選人必須靠個人實力在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

    戴慶成  2022-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