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靜:特朗普連任的唯一原因

2020-09-01
陳思靜
實政圓桌成員,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31 at 13.47.32.jpeg

上屆美國大選,筆者已經估計特朗普很大機會當選,並且在其當選之後再判斷他肯定連任;今日筆者繼續維持這個看法,並闡述一下這個推斷的原因。

首先筆者的大前題,就是認為「選舉其實是可被操控的」,這個可被操控並不單純是指舞弊行為。因為「選舉日投票」是一個感性的群體動作,而不是一項理性的個人思考行為,因此選舉團隊可以在競選期當中,進行誤導評論、虛假宣傳、製造醜聞、營造仇恨、煽動對立、甚至散播恐懼等群眾心理學範疇合法地「引導」選民選擇,而上述行為說到底也能用「金錢」完成,因此現代民主選舉基本上是比錢多,這個錢並不止限於選舉期當中的開銷。

以上屆區議會選舉為例,泛民黑暴陣營受益於來自美英台的金援,進行文宣攻勢、網絡水軍、收買傳媒、物資支援、甚至僱用暴徒等項目,成功借單一政治議題,營造出一個以謊言和仇恨為主體、「普世價值」為道德外殼,邪教主義教條式的政治風暴,這股政治風暴花費了大量並沒有計算進入「選舉開支」的資金,所以建制派才於區選全軍覆沒鎩羽而歸,雖然建制戰力不足一直為人所垢病,但在這個極不對稱的資源對比下,大敗可謂充分體現出金權選舉的合理結果。

美國大選的選舉開支並不設上限,在整個選舉過程中所需要動用的資金多得匪夷所思,以上屆總統選舉為例,各陣營保守估計皆動用了超過二十億美元;因此基本上一個美國人要競選總統的話,就不得不向大資本家下跪,並加入政黨尋求支持,否則將連黨內初選的門檻也達不到,美國的政治人若想往上爬的話,就是一個不斷向各層資本家賣命投誠的過程,他們縱橫於各籌款聚會,一個美國政客的政治能量完全取決於其籌款能力,即是他背後的財閥力量。那些甚麼「學童巴士上坐著未來的美國總統」、「林肯站在木頭車上演講而當選」之類的只是美化「美國夢」的騙人童話,美國總統大選只是資本家們決定「國策」的過程,而民眾的政治智慧愈低落,愈迷信就愈易於煽動控制,因此「宗教主義」、「意識型態」這些能無成本控制人民思想的工具,可以大幅降低競選開支的工具,就經常出現於現代民主選舉之中。

上屆美國大選其實就是美國甚至世界資本家們的「路線之爭」,究竟要繼續維持石油美元霸權作剝奪、配合道理高地普世價值作愚民手段;還是終結美元金融控制世界,其間撕下道德面具全力掠奪呢?在兩者之間希拉里就是前者的執行者、特朗普就是後者的代表。筆者能斬釘截鐵地預判特朗普能當選,是因為美國宣佈其「頁岩氣」油田正式宣佈投產,使美國由石油入口國變為輸出國,大家要留意「頁岩氣」開採技術在美國已經成功研發超過十年,一直不投產是因為美國需要繼續將石油綁定美元,破壞現存的石油供應架構將摧毀美元霸權的平衡。因此當「頁岩氣」投產筆者就知道,美國將逐步放棄石油美元作為全球剝削的手段,改為赤裸裸的直接經濟掠奪,因此特朗普肯定當選。

觀乎特朗普於首任期的動作,包括自阿富汗和伊拉克退兵、大舉徵收各同盟國的駐兵軍費、退出TPP、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衛、甚至現在考慮退出北約、無限QE「印銀紙」、特務機關退出香港、十億美元一架F16掏空台灣國庫等舉動,完全就是「變賣多餘資產」的行為,因此美國需要一個「有豐富破產經驗」、「沒有任何政治包袱」的商人當美國總統,美國在進行的不是以往「統治世界」、而是「資產重組」避免破產,這個行為還在激烈的進行中,因此美國還需要特朗普繼續連任,把這個「資產重組」行為貫徹執行下去,特朗普連任機會根本極大,不然千挑萬選一個77歲的拜登出來?難道就沒有更佳的人選挑戰特朗普嗎?拜登只是一個政治花瓶,讓討厭特朗普的國民懷抱虛假希望,技術上來說是中和特朗普所行政策副作用之用而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大選之後,特朗普有連續十多天沒有露面,令人猜測他到底在計劃着什麼,分析最近他的動作可以看出,特朗普未來可能會在以下四個方面有所行動,爭取翻盤的一切機會。

    銀鳴  2020-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