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聚嶺南》庚子年的歷史迷思

2020-09-21
 
AAA

4.jpg

作者:嶺南大學協理副校長, 歷史系教授劉智鵬

今年歲次庚子,立春之際全球陷入新冠肺炎侵襲的恐慌之中,中國尤其嚴重。不過,對於中國來說,疫情並非唯一的衝擊,近年持續向下的中美關係已經趨近劍拔弩張的臨界點;禍不單行,莫過於此。
其實近代以來中國人對庚子都有一種不安甚至不祥的感覺。儘管1900年的庚子已經是一百二十年前的舊事,歷史現場的見証者都已經隨時間而消逝,但當日的印象至今仍然深刻地留在中國人的腦海之中。
中國歷史源遠流長,治亂興衰更迭不斷,但若言1900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是中國空前的災劫,恐怕並無異議。就大歷史的脈絡而言,中國近代史上的這一章其實早有徵兆,可以追溯到此前六十年的1840年,那年剛好是1900之前的庚子年。

1.png
1840年2月,英國政府應在華英商的要求,派出「東方遠征軍」就此前一年林則徐的虎門銷煙對中國發動戰爭,這就是中國近代史上的重大節點「鴉片戰爭」。4個月後,英國船艦40餘艘和士兵4,000人集結在香港島以北海面,然後北上攻打福建廈門和浙江定海。不到幾個月,清朝戰敗,最後只能應英國要求,賠償煙價和割讓香港島。

2.jpg
鴉片戰爭和割讓香港島是中國近代史的轉捩點,也是香港近代史的起點,對中國社會和香港社會造成重大的影響。經此一役,中國的大門被西方列強以武力逐步打開;香港也在一夜之間走進中國歷史視野的中心,成為中國近代一個舉足輕重的新興商港。
繼1900年之後,下一個庚子是1960,這一年剛好是中國「三年困難時期」的第二年;民不聊生,餓殍遍野。事件發生的背景是「大躍進」和「反右」的錯誤、自然災害,還有中國和蘇聯之間江河日下的關係。這一年的香港,正處於戰後幾次重大動亂之中,前途未卜。1956年香港爆發俗稱「雙十暴動」的九龍及荃灣暴動,1966和1967兩年則相繼發生由天星小輪加價引發的九龍騷動和因「反英」而起的六七暴動。1960年代的香港面對的是戰後以來最大的管治危機。

3.jpg
再過六十年的下一個庚子,就是今天;中國面對以美國為首的新一代的「八國聯軍」圍堵,香港作為中國領土中的特區,也難以獨善其身。 吊譎的是,1900的庚子是因為中國衰敗至極點而引來列強的掠奪,2020的庚子是因為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引來各國制裁;這當中的歷史迷思頗堪玩味,值得深入探索。

shutterstock_1789881644.jpg
常言否極泰來,歷史進程往往如是。1840年割讓香港之後,香港這個由外國人管治的華人社會逐漸在中國近現代史的發展中發揮特殊的作用,推動中國傳統社會走上變革的道路。1900年八國聯軍入京,也促成了晚清的憲政改革,並間接催生了新世代的中國。1960年中港兩地風雨飄搖,最終都走出時代的陰霾,先後迎向高速發展的下一段歷程。
今天的庚子挑戰不斷,但只要人人莊敬自強,歷史必定會給予公正的回應。
 

延伸閱讀
  • 嶺大研究團隊建議政府可考慮疫情過後,資助社福機構為地區長者及照顧者提供使用平板電腦及智能手機等流動裝置的訓練,讓他們有足夠的知識和信心安在家中也能獲得適切的網上支援服務。

    賢聚嶺南  2020-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