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TikTok生死劫的啟示

2020-09-28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7131819b537f5ed1ef92cad9fa62d6f7.jpg

一波三折、撲朔迷離。以年輕人唱歌跳舞短視頻為主要內容的中國手機應用「TikTok」,最近深陷中美角力的漩渦,它在美國還有沒有未來?這問題陷入了巨大的羅生門。

此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在8月6日簽署行政命令,矛頭對準TikTok及微信的母公司——中國科技企業字節跳動和騰訊,規定本月20日後禁止美國公司和個人與字節跳動和騰訊交易,理由是TikTok和微信威脅美國國家安全。

對於擁有1億美國用戶的TikTok而言,這是一場生死劫難,眼前只剩兩條路:要麼賣掉美國業務,要麼撤出美國。從8月以來,TikTok就在與美國買家洽談,先是和微軟談,後來是甲骨文和沃爾瑪的聯盟。

眾所周知,甲骨文的創始人埃里森(Larry Ellison)是特朗普金主、甲骨文首席執行官卡茨(Safra Catz)2016年還曾加入特朗普政府過渡團隊執行委員會。而今特朗普一面逼着TikTok賣,一邊支持甲骨文收購,被認為是圖利自己的政治盟友。

這樁交易剛經歷了過山車式反轉。在9月20日「大限」前夕,特朗普宣布原則同意TikTok賣給甲骨文和沃爾瑪的交易,但劇情兩天內急轉直下,各方說辭互相矛盾,上演「一宗交易各自表述」的羅生門:甲骨文這一方稱字節跳動將不會擁有TikTok國際的所有權;字節跳動稱仍會擁有80%股權;特朗普警告如果甲骨文沒有完全控制權,他就不批准這項交易;中國官媒隨後發聲,明示暗示中國政府不會批准這項「骯髒」、基於「欺凌和敲詐」的交易」。

TikTok被卡了,它到底怎麼威脅美國國家安全了?

根據特朗普的行政命令,TikTok和微信的威脅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是這兩款應用自動收集大量用戶信息,而中國共產黨將從中得到美國公民的私人與專有信息;二是指它們配合中共的審查要求,刪除政治敏感的信息,「有可能」成為中共「不實信息運動」的工具。

中國政府自身也封殺多款外國應用和軟件,並一向為此被人詬病,比如禁止面簿、推特、WhatsApp、YouTube、谷歌、維基百科等在中國境內登錄,就被指責為「不對等」開放。不過,「不對等」不是特朗普行政命令里的措辭,特朗普也沒有開出條件,承諾只要中國對外國社交媒體開放,就會允許TikTok在美國自由發展。

說到底,TikTok的「過錯」,乃因它對美國青年太有影響力、長驅直入進了太多年輕人的手機,美國政府又無法掌控TikTok的運作,尤其是它向青年推送視頻的核心算法。於是,技不如人,封殺了之,在封殺之外還有一種漁利法,是以封殺脅迫有關企業出售。

TikTok是第一款真正意義上佔領了國際市場的中國應用,它顯示了中國的互聯網應用技能已追上美國,而可能成為一種「准軟實力」,對美國構成直接挑戰。

首先,科技能力本身就會提升國家形象;其次,軟實力的概念原本就來自對美國經驗的總結,即以文化、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來影響他人的實力。美國通過民主制度與文化產品,非常成功地宣揚了「美國故事」,宣揚美式民主、個人自由、私有產權等理念與制度,形成了美國軟實力。對比之下,在國際上「講故事」從來不是中國的強項,但作為手機應用的TikTok不講故事,不生產內容,而是用算法與推送引導用戶的注意力,左右用戶的信息結構與反應模式,甚至可能與美國所要強調的信息重點抗衡。當然,面簿也同樣使用算法來影響用戶,但它是美國公司,美國不會認為它是威脅。

人們曾經夢想互聯網以及全球化體系等,能將全世界人民連接起來,以最低成本交換信息、社交與貿易。美國原本是這方面的倡導者,但在特朗普治下,美國支持互聯互通的前提是美國必須占絕對優勢,當美國不享有優勢,又沒有應對競爭的方案時,原有的規則就可以放棄。封殺TikTok顯然不是美國應對中國科技競賽的策略,反而凸顯了美國缺乏策略。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本周警告,各國須竭盡全力避免一場新冷戰。他說:「我們的世界不能承受這麼一個未來,兩個最大的經濟體把全球分成兩半,招致巨大斷層,兩邊有各自的貿易、金融規則、互聯網與人工智能的實力。」

遺憾的是,這可能就是未來。如果美國始終無法直面迎接中國構成的複雜挑戰,中美之間又沒有基本互信,它就會選擇分割的道路。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海外擴張過程中,中國高科技企業都因數據或透明度等問題而面臨諸多監管障礙。對中資企業海外擴張而言,TikTok事件及解決方案值得認真思考和借鑒。

    王向偉  2020-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