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黃定光狠批政府的啟示

2020-09-30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wong1.jpg

日前的立法會財委會會議,出現了極為罕見一幕:民建聯的黃定光議員對政府「保就業」計劃安排極之不滿,批評「呢幾年做出好多好事,唔知點解都變壞事」。他又批評早前有官員聲稱,若要要做到精準支援沒有利潤的企業,便需聘請額外人手,指自己公司也是工作量一加便要加人手,便「X街」、「死人」,質疑原有的職員為何不能處理這些工作。

雖說黃定光在會上「爆粗」,實在有點不妥,但是從他的言論也能看到,黃定光是恨鐵不成鋼。畢竟,現屆立法會雖因疫情影響而延任一年,但是如無意外的話,換屆選舉將會在下年舉行。作為政府的「執政同盟」,政府抗疫表現不濟的話,將會直接影響建制派選情,試問對方又怎有可能不着急?

此外,大家若有細聽黃定光的批評,便會發現他是話粗理不粗。正如黃定光所言,「保就業」計劃顧名思義,是保住一些受到疫情影響而要縮減人手的企業,但當政府連帶生意沒受疫情影響的行業,都給予補助時,又怎樣說得過去?以超級市場為例,兩大超市在第一期保就業計劃中,分别取得1.6億和3.99億工資補助,第二期則取得1.845億和1.6196億,但超市在7月份的零售貨值數不但沒下跌,反而是升了26%!

說到這裡或許有人會說,政府發出第二輪補助時,已要求兩大超市必須將補助金額的50%回饋社會,但是細閱兩大超市公佈的回饋計劃,便發現當中有着不少貓膩。例如某超市號稱派發四千萬的現金券,但超市零售和來貨存在價差,耗費成本其實沒四千萬;又例如某超市將300件產品鎖定於優惠價半年,但這些產品不少都是自家品牌,根本是打着回饋之名變相促銷自家產品。

更重要的是,即使第二輪補助規定對方回饋社會,但也是有違保就業計劃的原意,而確保補助真正能夠協助有需要的企業,本來就是港府相關官員的職責。然而,相關官員不但對於自己的失職毫無悔意,還要將自己把關不力的原因,歸咎於所謂的人手問題之上,這樣敷衍塞責的態度,你又叫建制派議員又怎能不冒火?

事實上,大家若有留意網上輿論,便不難發現部分的建制派支持者,雖然情感上仍是支持港府,但是對於港府的防疫表現,早已抱有怨言,如:港府在港版健康碼、內地恢復「通關」一直只聞樓梯聲,又例如早前的普及檢測,竟然不是強制推行,都已經惹來了不少的意見。更讓部分人不滿的是,政府總是為自己的不作為,給出一些莫明其妙的搪塞理由。

例如:民建聯李慧琼建議政府資助基層市民做檢測,將收費降至100元以下,食物及衛生局長陳肇始回應時便宣稱,近期多了化驗室提供新型冠狀病毒檢測服務,令檢測費用稍微下降,最便宜大約七百多元,市場在未來「通關」後需求大增,價錢會進一步調整。言下之意,即是政府打算任由檢測價格隨市場供求而定。

然而,即使假設「通關」後需求大增,也不意味着供應量同時增加,即使增加也不意味着價格下調,除非是供過於求。與此同時,供應增加亦不意味着成本會一齊下降,價格下跌亦不可能低於成本,所以檢測成本若已高於基層負擔能力,便有補貼的必要。由此可見,陳肇始以檢測市價未來有機會下調,作為政府應否資助基層市民做檢測的回應,本身便是牛頭不搭馬嘴。

是故,港府官員實在應從黃定光「爆粗」一事,明白一個道理:不要老是認為建制派是政府「執政同盟」的盟友,便把對方的支持視作奉旨。假若港府的防疫工作,仍像現在一樣馬馬虎虎,而旗下的官員還要為自己的不作為,照舊提出一些難以令人信服的解釋,建制派議員忍不住向港府開火的情況,相信有機會陸續有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