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特朗普確診是否造假?

2020-10-05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02f76000-698f-4c76-8274-281ccdeae65c.jpg

特朗普twitter片段截圖

美國總統特朗普證實確診「新冠肺炎」,坊間即出現不少「陰謀論」,認為這很有可能只是特朗普針對大選的詭計。

有人認為特朗普只是想藉「確診」避開第二場辯論,並把傳媒焦點集中在自己身上。有人認為特朗普假扮「中招」而將在短時間內痊癒,搖身一變成為「抗疫英雄」。亦有人認為是「苦肉計」,以當年「陳水扁中槍案」類比,還有人相信特朗普打算藉此推遲選舉。到底特朗普造假的機率有多高呢?

1. 美國總統的健康,由「總統醫生」負責,編制上屬於白宮醫療單位,實由軍方負責。「總統醫生」必然來自軍方。美國總統要為自己的健康情況造假,在程序上較複雜,亦牽涉不同的部門及人,難度十分高。此外,如果造假,被人踢爆的機率也不低,後果亦很嚴重。造假的操作比較難,「值博率」亦不高。

2. 有人認為,特朗普若真的在大選期間患上「新冠肺炎」,理應盡力隱瞞。因此,這反證了總統公布患病是「造假」。可是,作為總統,要隱瞞其個人健康狀況的資訊,牽涉太多人。如果要團隊隱瞞總統的一些慢性病或體能不佳之情況,尚且有可能;但要他們一起隱瞞總統患上可以致命的急病,則絕不容易。因此,特朗普證實患病後立刻公布,反而避免了對手「鑽空子」。反過來說,若特朗普團隊尚未公布這消息之際,媒體或拜登團隊卻知道了情況,並率先對外公開這消息,反而會使特朗普有隱瞞病情之嫌。

3. 美國傳媒指特朗普在第一場辯論表現比拜登差勁,恐怕不過是影響選舉的傳統抹黑手法,當不得真。第一場辯論當日,特朗普及拜登皆有插嘴及互相指罵。特朗普在抗疫問題上推卸給中國,在國內動亂問題上指責民主黨在攪局,並強調「法治與秩序」,在教育問題上批評現有機制「洗腦」,至少在美國選民眼中,全是擲地有聲。反而,以謙謙君子自居的拜登卻只着眼於對特朗普的個人抹黑,無法在辯論期間顯示出其管治理念。至少,這場辯論最多是打成平手,不見得會因此而影響選情。特朗普又何須藉此「詐病」?就算特朗普打算不再落入民主黨的「媒體抹黑圈套」而「避戰」,或企圖改變辯論的模式,亦可以有很多藉口,乾脆杯葛辯論就是,何必用「詐病」這一招?

4. 美國疫情十分嚴重,若以國民的健康為由而推遲選舉,尚且講得通。但美國社會並沒有作出這樣的選擇,反而是如期進行選舉,某些州份還接受以郵寄方式進行。在這情況下,既然連投票的老百姓也不懼,就算候選人患病,又豈能以此為藉口來推遲選舉?候選人患病的話,可以「死撐」下去,亦可以「退選」,何必要推遲選舉呢?就算特朗普團隊要這樣做,尚要面對司法的程序,以「詐病」來推遲選舉的操作太複雜,變數亦不可控。

5. 把「美國總統確診」和「陳水扁中槍案」連在一起,說成是打「悲情牌」更是有點牽強。「陳水扁中槍」的「悲情牌」是「被敵對勢力欺負」,整個故事的主線,是「某些敵對勢力」想「買兇」殺他,最終誘使選民對「敵對勢力」同仇敵愾而投票給他。但「美國總統確診」卻有點咎由自取。他防疫不力,防疫意識差,最終連自己也「中招」,又可以怪誰呢?至少,以「陳水扁中槍」的「悲情牌」作比喻,並不貼切。

總的來說,「特朗普確診」理應是事實,造假的機率不高。但無論如何,既然特朗普此刻患病了,只要是輕症並痊癒,特朗普競選團隊亦絕對會好好利用這一消息。特朗普將會「把壞事說成是好事」,並以「成功戰勝病毒」的「勝利者姿態」出現,對選情反而更為有利。

拜登則仍要顧及其「謙謙君子」的形象而暫時不宜在「新冠肺炎」一事上再「落井下石」。指責「特朗普抗疫不力」本來是一張上佳的好牌,但拜登暫時卻無法繼續藉此指責特朗普,在討論抗疫政策上,亦需要慎言。否則,當對手患病時,卻以此大造文章,亦有失「君子風度」。拜登本人不宜做,只能委託團隊以外的「寫手」或「時評人」代勞了。

當然,暫時坊間的推測,都是假設特朗普患的是「輕症」並可以痊癒。但作為一個身體不見得很健康、超過200磅、74歲的老人來說,患上「新冠肺炎」的「死亡率」仍比一般人高太多,亦不排除有後遺症。我們亦不應該斷言特朗普的病情不嚴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