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去留民調如何解讀 泛民留任如何自處?

2020-10-05
 
AAA

00ec3874-6d14-4e14-8f5e-decd08d197ab.jpg

泛民的「去留」民調結果公布,支持15名議員留任的受訪者共47.1%點,反對留任則為45.8%,7%受訪者回答「一半半」。不論是支持或反對任的都未過半數的「門檻」,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表示,去留二者都很接近,他最終作出「政治判斷」:全體參與「去留」民調的議員決定留任。但不旋踵,公民黨陳淑莊即表明不會留任並退出公民黨。由此可見,是去是留根本不用依賴民調,從來都是「政治判斷」,朱凱迪、陳志全早早表明不留任,他們有沒有做民調?泛民要進行這樣一個民調,不過是無信心、無意志、無承擔的「三無」表現。

對於這次民調結果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是這次民調結果與之前多次有關泛民「去留」的民調結果相差甚遠,之前的民調都是一面倒支持辭任,但這次卻得出截然相反的結果,究竟是以前的民調不專業不準確,還是這次民調加入了太多人為干預和操作因素,因而得出這樣的結果?但不論原因如何,這個結果恐怕都不可能令「勇武派」心服,泛民借民調止爭息疑只是一廂情願。

至於說情理之中是主流泛民其實都希望留任,鍾庭耀的民調亦千方百計協助反對派得出留任的結果,包括對受訪者進行大量篩選,必須是參與民調的15名泛民議員的支持者才有權參與,最終2,579人只有739人有權參與,還設下過半數的高門檻,民調機關算盡,但也不過僅僅高出支持辭職者些許,泛民這次只是「險勝」。

值得留意的是,民調顯示15名泛民議員的支持者中,竟然有45.8%認為他們應該離任,而一般預期泛民的支持者理應支持他們留任,認同他們所謂「議會戰線」,但現在卻發現泛民支持者卻出現嚴重分裂,一半認為應留守議會,一半則認為應該辭去議席全面抗爭,反映泛民支持者出現激進化趨勢。這一方面與去年的反修例風波,令到整體泛民轉向激進有關,但同時傳統泛民政黨在風波中沒有堅守相對中間務實的立場,反而一味靠攏抗爭路線,投向「勇武派」,也加劇了支持者轉激的趨勢。4成多原來支持者要求泛民離任,正說明泛民這一年的取態表現,已是「豬八戒照鏡:裡外不是人」。

更實際的說,這45.8%要求泛民辭職的原有支持者,明年立法會選舉還會繼續支持民主黨、公民黨嗎?恐怕機會不大,因為他們要求泛民辭職,但最終泛民卻留下來;他們要求全面開戰,泛民卻服從人大決定留任。這些轉激了泛民支持者,自然會投向更激進的陣營,投向全面抗爭的政黨。如果要講激進、講抗爭、講無底線,為什麼要還投民主黨?民主黨這一年來投向激進,不但沒有擴大自身的政治光譜,反而因為其兩面不是人的立場,不斷流失支持,在泛民的政治光譜中兩頭擠壓,去留民調反映的正是民主黨、公民黨的困境。

現在泛民留任了,外界都關注未來一年他們如何自處。胡志偉、林卓廷揚言要將「議會戰線」升線,說穿了就是拉布搗亂、肢體衝突的一套。泛民搞議會抗爭,如果純粹政治騷,不可能令「勇武派」滿意,但如果玩得過火,隨時觸犯國安法,不但失去之後的參選資格,更有違法之嫌。泛民升級「議會戰線」只會令自己走入絕路,討好不了「勇武派」支持者之餘,更令他們僅有的較中間的支持者都失去,這是最愚蠢的策略和定位。

泛民的出路從來只有一條,就是走「中間偏黃」路線,與建制派、「勇武派」在定位上有明顯的區隔,在本質上是反對派,但在行動、策略上仍會遵守憲制底線,在政策上抱持較理性務實的立場,這才是泛民的真正出路。在這次民調結果中,各個群組仍然有3、4成的受訪者支持泛民留任,這正是泛民最堅實的基本盤,這個「中間偏黃」的光譜才是泛民的最佳定位。鬥激進、扮激進、喊口號、青筋暴現,林卓廷、胡志偉怎樣扮也突兀,為什麼不去保住自身的政治光譜,反而捨近求遠,最終卻勞而無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泛民主派說民調結果顯示不論「去留」都不過半,不能定斷,如今要由自己做「政治決定」。問題是來到今時今日,泛民主派還有能力可以做「政治決定」嗎?

    袁文  2020-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