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教育不是為教協的山頭利益服務

2020-10-07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teach1.jpg

九龍塘宣道小學一名教師被取消註冊,教育局6日開記者會公佈該名教師在課堂上的授課詳情,聽起來有點兒觸目驚心。

才小五的學生,既然要在課堂上討論什麼「港獨」議題,還要求學生就是否支持「香港民族黨」的黨章舉手表態。無論是否支持「港獨」,要小五學生思考這個問題也超綱、超難度了吧,可見「黃師」有多著急去灌輸「港獨」思潮。

不得不說,這種政治表態做法,其實是高壓洗腦,因為老師給了你講了這麼多「香港民族黨」的「光輝事跡」,然後要求大家舉手表態,你不舉手不怕老師記住?在去年的黑暴社會氛圍下,不怕課後被人打?因此這是完全剝奪學生思想自由的粗暴洗腦。這也讓我們看清楚這群口口聲聲追求民主自由的人的真面目,說到底,他們又不是用暴力、高壓手法來洗腦?

令人側目的還有教協。面對教育界的這些害群之馬,教協以其一貫的政治凌駕事實的面目,為「黃師」代言。在大是大非清楚的問題上,反對派當然又會跟你玩程序、偷換概念。例如在取消註冊的程序問題上雞蛋裡挑骨頭,又或者說教師授課內容是屬於言論自由、學術自由,云云。

吳桐山認為要明確兩點。第一、課堂不是教師自由宣講的講壇。教室授課,必須依據教材釐定,而不是說教師想說什麼都行,可以離題萬里。授課是一項職業、專業,不是你彰顯個人言論自由的空間。第二、被除牌的教師明顯是有意教授這些內容,絕不是所謂「出錯」為之。

香港教育界存在不少害群之馬,而教協對這些害群之馬的態度,究竟是包庇還是清除,這是最能看清教協真面目的關鍵。

前特首梁振英要求教育局公開教育界害群之馬的名字,讓家長清楚是哪些人有問題。之後我就見到一種奇怪的論調,說不能公佈,因為公佈了學校和教師的名字,會影響學校的聲譽,那麼以後的學校只會更不敢處理類似教師,以免「出事」之後影響收生,云云。乍一聽好像有點道理,但細心一想就會發現問題,這完全就是倒果為因。

究竟教育是為了孩子、為了社會,還是為了教師、校長這一個小圈子?如果答案是後者,那麼上段的邏輯是成立的。學校出了非禮案、教師違反國安法,校長當然不想公佈,這會影響校譽、影響收生、打爛飯碗。但難道教育的目的是為了山頭利益嗎?如果以小圈子凌駕社會,服務教師而不是服務學生,其結果只會是教育愈發荒腔走板,誤人子弟的害群之馬越來越多,反正大家都不說,文過飾非就算了?

人屆有自私之心,你說教師小圈子有這種倒果為因的荒唐想法,不奇怪,但教育局、政府,不能容許以小圈子利益凌駕社會,他們就要站出來,強制學校必須公佈,以維護學生的根本利益。教協就是教育界山頭主義的代表,他們眼中只有教師的飯碗,沒有對學生的負責之心。循此角度出發,種種奇談怪論也就不足為奇了。

香港各界山頭主義林立,說到底只是過去管治失效的表現,現在已經到了不得不撥亂反正的時候。教協這類山頭組織如果還不回到「教育是為孩子服務」的本心,最終只會被連根拔起。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新常態的另一個言下之意,是部分工種面臨永久被取代的風險,必須轉型以謀求出路。這就涉及到人才培訓的問題:香港的教育體制能否支持職業轉型升級?在此時代,人們應否持續進修,避免被市場淘汰?

    政策‧正察  2020-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