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惠港」說法三觀不正

2020-10-30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CNHK1.jpg

特首林鄭月娥下月3日到北京,商討有關特區政府提出支持本港經濟發展的措施,五名局長隨行。香港媒體無論黃媒、藍媒甚至是紅媒,都用上「惠港」這個詞。這是香港媒體特色,早年還喜歡用「派糖」這個詞。過去,我都不以為意,覺得這可能就是粵語的習慣用詞而已,但觀乎香港這些年的亂像,我覺得這些用詞越想越不對勁。

「惠港」一詞,其實暗含分離意味。因為「惠」,好像是我給你好處,而我要能給你好處,必須你和我是兩個相對獨立的個體,否則我怎麼給你好處呢?例如,我就沒有辦法給我的手好處,因為我的手本身就是我的一部分。

「惠港」、「派糖」、「送禮」這些詞,細心想來都是有問題的。你看深圳前段時間特區40周年,中央也宣佈了很多政策措施給深圳先行先試。這些政策對深圳有好處嗎?當然有好處啊。但我搜索了一下,不見深圳的主流媒體或者媒體的公眾號有說中央出台什麼「惠深」措施的。普遍的調子是,國家又給深圳新任務了,深圳可以先行先試某些政策了。這種調子才是對的,深圳、香港都是國家一部分,國家按照「全國一盤棋」的需要,在不同地方先行先試某些政策,這不是為了給誰好處,而是整體發展的需要。例如深圳先行先試數字人民幣,是為了給深圳好處嗎?但如果下一步香港先行先試境外數字人民幣,香港那些媒體,恐怕又要大吹大擂一輪什麼「惠港」措施了。

這種調子很不好,很不對味。

這些詞給香港和內地兩邊的人都傳達了某種分離意味。對港人而言,這些詞好像在說,這些政策是中央給港人好處,強調了利益而忽略了責任,把香港放在與國家相對分離的地位。對內地人而言,這些詞讓他們總覺得香港就只會拿好處,沒有意識到香港的角色也是為國家整體利益服務的,長期下來對香港產生了不滿。

為什麼這樣?我覺得根源是過去20多年,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解讀出現了一種偏差,強調「兩制」而忽略「一國」,強調「港人」而忽視「中國人」。

為什麼要說「惠港」呢?說到底是大家覺得香港是實行「兩制」的、「港人治港」的,因此香港就應該自己治理好自己,香港的事情除了防務和外交與國家無關。國家給你政策、給你好處,那就是幫你香港人的忙,就是便宜你了。這種想法大錯特錯。

「兩制」之上有「一國」,這既是強調主權歸屬,也是強調責任,因為責任和權力必須是一體的。因此國家是有責任治理好香港的,香港這個地方適合演什麼角色、能發揮什麼作用,這是國家層面必須考慮的事情,不是給誰好處的問題。

「港人治港」離不開中央治港

那不是說「港人治港」嗎?千萬別搞錯了,「港人治港」,不代表中央就不治港、國家就不治港。中聯辦發言人在解讀今年全國人大關於香港國安法的議程的時候指出:「中央對維護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秩序負有最大責任,對維護國家安全負有最大責任,對維護香港的根本利益和香港同胞的根本福祉懷有最大關切。」「港人治港」的意思是說,尊重香港的歷史和港人的習慣,由香港人直接擔任特區政府的官員來治理香港,「港人」直接「治港」,但特首的權力,也是來源於中央的實質任命權,香港的所有憲制權力來源於中央授權。也就是說,「港人」直接「治港」,但最終「治港」的還是中央。既然「港人治港」的權力是中央授予的,那麼「港人治港」其實只是中央治理香港的具體體現形式,而不是把中央治港和「港人治港」對立起來理解,否則豈不是掉進了「港獨」分子的陷阱了嗎?還談何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呢?退一萬步說,如果「港人治港」的效果不佳,中央甚至有權修改《基本法》,打破「港人治港」框架。

因此,香港人也好、內地人也好,千萬不要感覺香港是相對分離的,香港人在治港,中央也在治港,中央根據國家需要、香港需要出台政策措施,就是在實質體現治港權。從根本上說,香港是中國一部分,而中國是一元體制國家,如果中央不治港,就港人自己能把香港治好嗎?不可能的!

因此,無論中央有什麼新的政策措施在香港實施,如何推進粵港澳大灣區的融合發展,那都是在體現中央的全面管治權,都是為國家利益服務的。不是給香港人好處,更多的是責任和擔當。當然了,任何人為國家做了事,理應讓他得到好處而不是壞處,這是正常邏輯,對香港而言如此,對深圳、上海、海南而言也是如此。

只有從這樣的角度去理解中央治港的政策措施,才是擺正了香港與國家的關係。我希望香港的媒體,特別是那些代表官方聲言的媒體,可以把這種張口閉口說「惠港」、「派糖」等帶有狹隘、分離意味的詞語的習慣戒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一國兩制」本身就是妥協的產物,是個矛盾綜合體,需要雙方良性互動才能運行。但最終如果「一國兩制」走不下去,香港絕對損失最大。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路易  2020-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