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觀察:拜登不會全面重置美中關係

2020-11-16
 
AAA

65656.jpg

拜登時代美中會否握手言和引人關注

105931040.jpg

歐逸文(右上)認為奧巴馬時代美中關係組織原則不再管用 布魯金斯學會視頻

105931044.jpg

方艾文(左上)指拜登團隊不會全盤否定特朗普的對華政策 卡內基視頻

許多美國專家相信,拜登政府不會全面重置(reset)已嚴重惡化的美中關係;相反在現行的政治氛圍下,拜登政府更可能延用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對華手法和工具,但在氣候變化等一些領域會尋求合作機會,以讓自由落體的雙邊關係着地。

拜登宣布勝選後,美國智庫已經開始研討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其中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是外交學界關注的話題。許多學者對美中關係在拜登政府下大幅改善並不感到樂觀,至少認為連奧巴馬時代的美中關係狀況都回不去了。

在布魯金斯學會日前舉辦的「2020大選對美國外交政策意涵」在線研討會上,該會約翰·桑頓中國研究中心非常駐高級研究員歐逸文(Evan Osnos)認為,在中國問題上,雖然拜登的做法與奧巴馬的做法將沒有太大不同,往往是同一些人同樣做法的演變,但奧巴馬政府下的美中關係的基本組織原則已不再以同樣的方式運作。

歐逸文指出,這是因為無論是在中國領導層還是在美國的眼中,無論是在精英階層還是在大眾層面,美中關係都發生了變化。現在美國人認識到,合作並不僅僅會帶來一個更加合作的中國,雙方進入了更具爭議的安排階段。

在這種大背景下,歐逸文分析,拜登政府將有很大的選擇,他們不會徹底檢查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或者只是簡單地應用和擴展它。拜登政府可能會以對他們有用的方式,使用現有「已設定桌子」的元素,以之為槓桿,追求自己的議程。比如拜登政府有可能不削減關稅,直到中方提供某種回報;他們不需要改變現有的對華技術封堵手法,直到他們看到中方取得進展的證據。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副總裁方艾文(Evan Feigenbaum)認為,北京對於拜登政府改善對華關係的期望可能很低。在過去3年的大部分時間裏,美中關係基本上處於自由落體狀態。「我在這一行幹了25年多了,我找不到底部,我猜中國人也找不到底部。」方艾文說道,「他們想要重置這個關係嗎?他們想。但是沒有人是傻瓜,我認為他們看到美國的趨勢線。」

曾在小布殊時期擔任美國國務院副助卿,並協助佐立克與中方開展高層對話的方艾文指出,華盛頓兩黨認識基礎發生了巨大變化,美國看待中國以及對華戰略競爭的方式已變。「有人說,也許應該回到奧巴馬的對華政策上來。我認為,鑒於這種結構性的和政治性的變化,這是非常不可能的。」方艾文斷定。

方艾文指出,即便是六年前,美中談雙邊投資協定,達成重大的氣候變化減排協議,並肩與埃博拉病毒作戰,但今天鑑於雙方政治背景的變化,這些都變得難以想像。人們看到的是戰略競爭,經濟與安全基本上一起崩潰。特別是在美方,所有美中商業流動都通過國家安全的棱鏡反映出來;人們從安全的角度看待中國的投資,任何中國實體以任何方式接觸美國人的數據,都會被視為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方艾文分析,特朗普政府以更寬泛的方式看待國家安全,使用「實體清單」,旨在懲罰中國,但也改變美國和第三方實體的動因,阻止他們追求與中國的創新和商業關係。特朗普政府已經極大地改變了勢頭。拜登政府將繼續使用其中一些工具。

此外,方艾文相信,拜登政府會系統化、多邊化地使用另一些工具,尋求與日本和歐盟協調,在商業和安全問題上聯合對付中國,包括投資審查,在自由航行和貿易等方面,制定規範、標準和規則。

在處理特朗普對華關稅和對待氣候變化問題上,方艾文認為,雙方有可能找到機會,進行溫和的重置,為自由落體的兩國關係找到底部。

對於約束拜登政府重置美中關係的因素,方艾文指出,美國政府裡有兩種人:一種是想「燒掉與中國關係的房子」,在他們離任前還有70多天做這些事情。另一種人會限制拜登政府重置對華關係的選擇和機會。第二種人肯定在起作用。

方艾文表示,現在特朗普所用的對華工具主要是政治意義上的,通過總統行政令予以實施。所以拜登將如何處理對華關係,要看他如何從事這種政治,但對總統在政治上的限制是存在的。拜登團隊將會更傾向於延續特朗普政策的許多方面,而不是全盤否定。

中方對美方的姿態將如何反應?方艾文指出,過去六到九個月裡,中國人對美國的行為總體上做出了「等比例的反應」,但中方可能不會一直保持這種對稱反應,更可能對美方所做事情進行不對稱的反應。他認為,中方若採取激進行動,也會面臨相當大的制約因素,因為那樣將消除與拜登政府重置關係的可能性。

方艾文分析,北京正在更多地以長遠的政策而不是短期的反應,來處理一些涉美問題。以台灣為例,他指出,北京一直在系統性地加大對台灣的壓力,這不僅是對美國在短期內所做所為的反應,而是長期的政策,旨在塑造台灣和美國的行為。他不認為北京在尋找衝突,但中方一直在提醒美國和其他國家,他們有引擎可以拉動,包括一些不對稱的引擎。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