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中國也有川粉?

2020-11-13
路易
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11-13 at 14.06.06.jpeg

美國總統大選劇情跌宕,點票時間無比漫長,雙方支持者互相攻擊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在美國社會撕裂的今天,人們早已見怪不怪。

但誰知在中國也有人為此吵得不可開交。沒有票投都是觀戰,居然也能吵起來?筆者聽聞也是莫名其妙。仔細一看原來是一群中國的特朗普支持者為他鳴不平。對,你沒聽錯,中國也有人支持特朗普,且人數不少。

特朗普上任後吸納眾多極端反華鷹派進入白宮,冷戰思維興起,貿易戰、科技戰直指中國未來發展路徑,打香港、台灣牌毫無底線,中美關係跌入谷底。按理說站在國家利益角度,任何中國人都不會支持這位美國總統。

然而,「中川粉」(為與美籍華裔特朗普支持者「華川粉」做區分)認為特朗普當選才對中國有利。他們聲稱自己才是真愛國,真維護國家利益。其他支持拜登的,甚至毫無傾向只是看戲的,都被他們「教育」沒有戰略思維。

特朗普上台後做了無數荒唐事,撤出各種國際協議,試圖逆轉全球化;對中國科技企業的制裁與限制移民的政策也傷害了美國的科技企業利益。這種自殘行為的確讓美國的霸主地位受損。再者其斷供芯片的戰術更倒逼北京加緊自主研發,客觀上「幫」了中國一把。中國網絡也給他賜名「川建國」,直呼幫他火線入黨。

網民惡搞是戲謔他的低級,也表達對中國發展的信心。但如果因為其極限施壓政策在某些領域出現了反效果就認為特朗普有利於中國,那就有點入戲太深了。

首先,特朗普的戰術都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套路。但畢竟美國仍在多個領域領先世界,尚有絕對實力,這一千一千的殺,誰也不好受。中國沿海地區無數依靠出口的中小企業不好受,在海外市場開疆拓土的中國科技公司更不好受,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成本也在增加。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報告指出,美國對華關稅使中國2019年上半年損失350億美元。如果這種政策都能說是對中國有利,那我是否可以說打斷你的腿也對你有利,因為接起來可能長得比以前更結實?

再者,是什麼樣的腦迴路才會認為不利於美國等於有利於中國?中美交惡,歐日俄印都虎視眈眈,不是騎牆在兩邊拿好處,就是靜等中美鬥到兩敗俱傷時出來撿漏。兩隻老虎搶獵物,最後一群鬣狗出來把肉叼走,這是對誰有利?

另外,「中川粉」另一個說法是拜登比特朗普對中國威脅更大,更陰險,更懂通過結盟制衡中國。一邊諷刺拜登是「瞌睡喬」一邊又說拜登更可怕,實在有些幽默。但這個觀點仍然值得分析。

筆者同意後半部分。以往績推斷,拜登傾向於多邊主義,上任必然將修補被特朗普破壞的國際關係,與傳統盟友走近。然而,這難道不是國際政治的應有之意?拜登這樣做難道不比肆意而為、無視國際合作、無理要求「美國優先」的特朗普更有穩定預期,更容易應對?

中國作為崛起中的大國,必然要在國際秩序下逐漸積累,再提高地位。事實也證明,這是中國的最好選擇: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就在客觀上成就了中國近20年的跨越式發展。至於其中出現的摩擦,可以靠各種經濟、政治、外交手段解決。拜登作為傳統政客對中國的策略無外乎接觸、合作與制衡,這一點不僅有往績可尋,更可在今年上半年其在《外交》雜誌(Foreign Affairs)上發表的Why America Must Lead Again -- Rescuing U.S. Foreign Policy After Trump一文中找到端倪。總之對華保持合作競爭、鬥而不破的戰略。

但特朗普及其背後的反華鷹派的方向是脫鉤、冷戰、對抗:關閉領事館,國務次卿訪台,封鎖中國科技企業,發動貿易戰對中國極限施壓,都發生在這一屆政府。的確二者都不是中國的理想環境,但兩相比較,任何理性人都應該知道作何選擇。

全球化資本利益影響政策

從宏觀角度看,特朗普2016年當政就是在全球化中未獲利的本土工商業與普通勞工的一次反撲。民主黨近幾十年代表的是全球化資本,拜登當選必然會保護他們的利益。而中國又是世界最大市場,現實的利益限制着拜登,即便他想與中國對抗也不能鬧掰。

尤其在新冠疫情後,美國急需經濟復蘇;社會撕裂下,急需投入資源進行社會改革;國際關係緊張,美國也迫切的要恢復國際地位,這些都需要錢。但地主家沒有餘糧了,中國作為世界經濟的引擎,就更加重要。

於是,對中國有利的局勢要來了。中國控制不了美國民粹,但完全可以影響利益集團。只要有經濟利益,只要我中有你,美國根本不敢與中國脫鉤。蘋果、特斯拉、摩根斯坦利們可不想離開中國。這也是中國近兩年加大力度吸引國外資本來華投資的原因。可以預見,拜登上台肯定要扭轉特朗普設定的這套戰術,未來四年中國將面對更熟悉的國際環境,為自己贏取戰略機遇期。

最後,再說回拜登個人。當年他作為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推動中國加入世貿,是華府一位「知華派」。不能說對中國有多好,但一定不會任用特朗普身邊那些極端反華鷹派,相信他的對華政策也一定不會出現特朗普常用的把中國塑造成邪惡帝國的套路。雖然中美蜜月期一去不復返,但我們可以預期拜登將會帶領美國回歸正常政治。這對中國在現階段絕對是利好。

「中川粉」的集體出現,一方面是網絡資訊碎片化、娛樂化讓普通人傾向於對複雜的問題簡單定論。另一方面中國的一些智囊也被特朗普這個「奇葩」打亂了陣腳,難以提供靠譜的分析。一位長期為中央部委授課的北京某著名高校的院長級教授,就曾把特朗普對華發動貿易戰的原因簡單歸納為彌補減稅——尤其遺產稅——所帶來的赤字,在網絡廣泛流傳,產生了極大誤導。一群愛國青年就這樣被帶了節奏,在自己預設的邏輯中打轉,支持一個最反華的美國總統,實乃黑色幽默。

令人哭笑不得的「港川粉」

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香港也有一群川粉。這群人,姑且叫做「港川粉」,支持特朗普完全因為他反華。他們天天盼着中國垮台,這輩子都沒見過一個美國總統能對中國如此極限施壓。特朗普每一件事都是他們想做的,簡直是遇到了「救世主」。連特朗普制裁香港他們都叫好,連傷害的是誰的利益都不知道,可笑至極。所以在得知選舉結果後他們如喪考妣,紛紛為特朗普鳴不平,痛罵美國的黑暗。特朗普遲遲不認輸居然有人說他是在為美國民主的公正抗爭,實在匪夷所思。

然而更匪夷所思的是,一個一個愛中國的「中川粉」居然和這群貨色達成了「共識」,真是人類一大奇觀,讓人不免疑惑,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大選之後,特朗普有連續十多天沒有露面,令人猜測他到底在計劃着什麼,分析最近他的動作可以看出,特朗普未來可能會在以下四個方面有所行動,爭取翻盤的一切機會。

    銀鳴  2020-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