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反對派錯判形勢 自掘墳墓

2020-11-18
李伯達
香港傳媒主筆協會會員
 
AAA

cn1.jpg

北京投下一枚震撼彈,給香港「立規矩、畫底線」!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於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港府隨即DQ四名民主派議員,十五名民主派議員宣佈集體辭職,以示「抗議『一國兩制』正式死亡」。在反對派口中,「一國兩制」已經死去N次,人們也聽膩了,不過香港確實已經不再是昔日的香港,自由與法治這兩大驕傲正逐漸褪色。

癱瘓議會路線失敗,手無縛雞之力不敢街頭抗爭,港區國安法之下「國際線」不敢走……反對派自掘墳墓,活動空間大為收縮!如今,立法會幾乎都是建制派,只有鄭松泰和何沛然兩個花瓶,被嘲諷為「香港人大」,缺乏民意基礎,確實「唔理想」。但香港走到今天這個局面,反對派難道沒有責任嗎?

反對派最大的問題,被戴耀廷這種書生和黎智英這種「領袖」牽著鼻子走,一而再再而三錯判形勢。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執政,中央涉港政策已經出現重大改變,將維護國家安全置於首位。根據此前全國人大常委會規定,2017年行政長官可以由普選產生,相關辦法必須在2014年確立,戴耀廷卻拋出「要爭取香港落實真普選,可能要準備『殺傷力』更大的武器——佔領中環」,得到反對派熱烈迴響。

他們以為搞「佔中」可以令北京就範,在激進勢力的劫持之下,即使美方奉勸也拒絕「袋住先」政改方案,結果不僅令中央亮出「全面管治權」,而且寸步不讓,「佔中」失敗告終,普選也擦肩而過,甚至遙遙無期,京港關係嚴重受創。

去年的修例風暴,反對派再度被激進派挾持,為黑暴搖旗吶喊,高喊「齊上齊落」,即使特首撤回修例,北京顏面無存,仍然不肯見好就收,而是追求「全勝」,一定要中央答應「五大訴求」(包括落實雙普選等)。北京基於戰略考慮,不願派解放軍鎮壓,搞砸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反對派卻認為可以盡力一搏,某位曾在特區政府任職的「軍師」更揚言:「同中共show hand,夠膽出解放軍攬炒(玉石俱焚)。 只要有真正獨立調查,打開缺口,中環西環成座大廈就會倒塌,這樣才有真正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

反對派還有一大盲點,就是高估了美國的實力,低估了北京維護國家主權的決心和信心。他們以為中美惡鬥,特朗普打「香港牌」,北京就會嚇尿,竟然挾洋自重,跑到美國呼籲制裁香港,黎智英還喊出「為美國而戰」,沒有想到終於激怒北京,不僅制定港區國安法,還送來國安公署!

說反對派缺乏識見,可從他們的「領袖」黎智英言行窺見。這位傳媒大亨幾十年沒有踏足內地,根本不懂國情,整天幻想「支爆」「權鬥」,幻想美國爸爸如何英明神武。今年兩會北京拍板制定「港版國安法」,他竟然還在在旗下媒體撰文,稱可能會虎頭蛇尾,因為中國不可能成為孤島,要維持十四億人民溫飽而安定的局面,中共必須與自由世界為首的美國和解,甚至聲稱「XXX下台不是夢」。

黎智英癡人說夢,固然可悲,更可悲的是如此水平,竟然被美國加持為香港民主派的共主,一大堆本地反對派屁顛屁顛跟在後面,聽其指揮,供其差遣,一味硬撼,不知進退。

去年黑暴如火如荼之際,曾在香港工作多年的新加坡前外交部長楊榮文指出,儘管香港像孫悟空,但法力再高強,也翻不出中國這個如來佛的手掌心,香港社會不應將希望建立在有朝一日能爭取獨立自主權的幻覺上,因為這必然導向悲劇。筆者當時曾經引述楊榮文先生的觀點,撰寫《翻不出如來佛手掌心》(https://www.thinkhk.com/article/2019-08/01/35699.html)一文。文章最後寫道:

香港的激進勢力如今似乎聽不進這類忠告,甚至企圖「搞革命」,推翻現有制度,建立新制度,實現香港自決。自決、獨立之路註定是走不通的,也不可能出現那位「軍師」所說的「真正的一國兩制」,革命的結果只能是「一國一制」。

「一國兩制」充滿矛盾,充滿妥協,並不完美,但仍是港人最大公約數,仍是無奈的最佳選擇。香港已經走到十字路口,血氣方剛的「黑小將」仍然沉醉在革命浪漫主義,仍然在悲情激情之中無法自拔,但民主派那些有影響力的人士,應該知道暴力革命只會讓香港沉淪,不要為了選票最終斷送「一國兩制」。

如果說「一國兩制」真的「死亡」,那麼這也是反對派自我兌現的預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泛民與其寄望中央改變政策,倒不如從自身的角度思考,放棄對抗,走回認同「一國」,尊重「兩制」,尊重不同政見的正途,讓自己符合「愛國者」的參選資格,爭取市民的支持,在香港政壇爭取足夠的政治影響力。

    文武  2021-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