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智庫:美元霸權若崩潰 美國霸權還在嗎

2020-11-20
 
AAA

7676.jpg

高級經濟師、朝陽區經管站副站長潘佳瑭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11月號發表專文《美元霸權與可能的金融戰》,作者認為:美國看上去十分強大,但並非無懈可擊。美元霸權為美方帶來巨大利益,同時也是美國霸權的最大命門。美元、軍事、科技是美國霸權的三大支柱,美方軍事、科技實力獨冠全球,但它們均受益於美元霸權源源不斷的輸血。在中、美、歐組成的國際金融大三角關係中,中方立場至關重要。開弓沒有回頭箭,中方衹要出手,無論是被動反擊,還是主動反攻,結果將是不可逆的,美元將喪失貨幣霸權。美元霸權一旦崩潰,美國霸權將不復存在。文章內容如下:

以1991年蘇聯解體為標誌,冷戰結束已將近30年,美國成為全球唯一超級大國,世界格局由兩極變為「一超多強」。近年來,隨着中美經濟總量差距不斷縮小,美方認為中國對其霸主地位構成最大挑戰,進而實施瘋狂打壓,中美關係進入1971年兩國進行外交接觸近50年來最糟糕的時期,而且還在不斷惡化。近期很多人關注的一個動向是,美方會否發動對華金融戰,如出現極端情形,對全球金融市場和中美力量消長有何影響?要正確回答上述問題,需釐清美元霸權和金融戰的幾個基本事實。

一、美元霸權事關美國核心利益

對任何一個國家而言,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均屬核心利益。美國亦如此,但美國核心利益絕不僅限於此,還包括獨有的美元霸權,這是超越任何國家主權且其他國家從未有過的超級經濟特權。

美元霸權是美方對外實施掠奪、轉嫁危機的利器。1971年尼克松宣佈美元與黃金脫鈎以來,美方不僅多次利用加息、縮表、做空外幣(如1992年做空英鎊,1997年做空泰銖)等方式在全球「薅羊毛」,直接引發拉美、東南亞、歐元區等多場重大金融危機,而且在本國經濟陷困時大量增發美元,對外輸出通脹,轉嫁危機。美元霸權更為美國帶來巨額鑄幣稅(鑄幣利差),1971-2019年美國對外貨物貿易逆差纍計為17.9萬億美元,服務貿易順差纍計為4.9萬億美元,總體貿易逆差高達13萬億美元,這相當於在長達49年的時間裏,美方僅靠印錢平均每天就從別國無償獲得價值7.3億美元的貨物和服務。受2020年新冠疫情衝擊,全球17個主要經濟體名義利率降至1870年以來近150年最低水平①,美國失業率、政府債務佔GDP的比重等指標與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時期相近,但目前情況遠非當年那般糟糕,最重要的原因是美聯儲「不惜一切代價」實施無限量化寬鬆,增發數萬億美元用於救市或直接給民眾發錢。結果美股在一個月內發生四次熔斷後繼續走高,數百萬瀕臨倒閉的企業得以存活,受救助的數千萬民眾可以拿錢隨意購買各國商品。

美元霸權還是支撐金融帝國、維持美國科技和軍事霸權的支柱。美國是全球最大的淨外資流入國,美國經濟分析局(BEA)數據顯示,2020年6月底美國居民的海外金融資產總額為28.9萬億美元,負債總額為41.9萬億美元(不含美國政府債務),兩者之差(淨國際投資頭寸)為-13萬億美元,意味着各國對美淨輸入資金高達13萬億美元,這是美國股市、債市、匯市數年保持穩定和金融市場長期維持低利率的主因,促進了金融市場繁榮和科技企業發展。美元霸權同時為美方提供了瘋狂舉債的機會,截至2020年8月底,美國政府債務總額超過26.5萬億美元,相當於2019年美國GDP的120%以上,在保持美元幣值相對穩定的同時,不斷為聯邦政府和美軍輸血。

可以說,美元霸權之於美國的重要性,不亞於阿拉斯加、夏威夷等領土主權的重要性,它給美方帶來的暴利在人類歷史上是空前絕後的,遠超當年「日不落帝國」英國稱霸百年從海外殖民地掠奪的全部利益。現行國際貨幣體系下的國際貿易,並非特朗普聲稱的全世界都在佔美國便宜、「中國剝削美國」、歐洲佔美國的便宜比中國還多、歐盟成立是為了「剝削美國」,而是美國利用美元霸權對全球各國進行赤裸裸的金融殖民和經濟掠奪。為了維護美元霸權,美國不惜對外發動大規模戰爭,1999年發動對南聯盟的軍事打擊,目的是削弱歐元的競爭力,2003年發動對伊拉克的軍事打擊,也是為了阻止石油貿易改用歐元結算。

二、美方有發動金融戰的動機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憑藉勤勞智慧兼具的國民優勢和效率公平兼顧的制度優勢,經濟實現快速發展,綜合國力不斷增強。今天的中國是全球第二超大經濟體,2019年GDP為14.3萬億美元,相當於美國的67%,接近日本、德國、印度、英國4個經濟體GDP(在全球依次列第3、4、5、6位)的總和(14.6萬億美元);與此同時,中國科技、軍事實力和國際影響力與日俱增。在美方看來,不搞霸權的中國如果成為第一大經濟體,美元霸權必將被撼動,淪為老二的美國將難以繼續對各國實施金融殖民,至少很多歐洲、亞洲和拉美國家不會服氣,這是美方焦慮不安並把中國列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的根本原因。

中國追求更好發展,無意謀求霸權,本身無可厚非。但美國視中國為戰略威脅,在戰略安全、經濟、科技、政治、意識形態等各領域不擇手段進行強力遏制、對抗或採取「脫鈎」的做法,企圖延緩乃至中斷中國和平發展進程。美方不僅加大對華軍事圍堵力度,推行「印太戰略」,在南海、台海、東海不斷挑起事端或公開挑釁,在涉疆、涉藏、涉港等問題上妄加指責和粗暴干涉,而且發動史無前例的貿易戰、科技戰、輿論戰、外交戰、規則戰等。2020年5-9月,特朗普先後四次公開表示「可以完全切斷與中國的關係」,聲稱保留完全「脫鈎」的政策選項,即使兩個經濟體不繼續做生意,美國也不會賠錢。美方對中國的戰略遏制不斷加碼,無所不用其極,後續極限施壓動作值得觀察和評估。

金融戰是美方遏制對手的重要手段。除早年對日本用過的匯率戰之外,美方發動對華金融戰的可能方式主要還有三種:一是拒絕償付中方持有的美國國債,二是凍結或沒收中方在美資產,三是限制中資企業或金融機構使用美方主導的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支付結算系統②。相對來說,前兩種方式是強佔中方資產,不僅嚴重損害美國的國際信用,而且會受到中方強力反制;第三種方式是限制使用美元進行國際結算,若將中方完全排除在SWIFT之外,短期內將嚴重衝擊中國對外貿易,至少中美貿易無法正常進行,等同於兩國經濟完全「脫鈎」,堪稱摧毀中美經濟聯繫的超級核彈。此前,美方已先後將朝鮮、伊朗、委內瑞拉等國踢出SWIFT,限制俄羅斯部分企業使用SWIFT,針對中國石油旗下從事中伊(朗)石油結算業務的昆侖銀行,美方也切斷其與SWIFT的聯繫,給有關國家和機構開展業務帶來巨大困難。美方遏制中國的手段簡單粗暴,在現有手段均無法奏效的情況下,下一步有可能發動對華金融戰,限制中資企業或金融機構使用美元進行國際結算,甚至將中方完全排除在SWIFT之外。事實上,美國輿論場已經傳出「切斷中國或香港進入美元結算市場渠道」的聲音③。

三、美元霸權並非不可替代

1944年美方主導建立布雷頓貨幣體系以來,美元取代英鎊成為獨霸全球的國際中心貨幣。美元作為世界各國普遍接受的硬通貨,當前在各國官方外匯儲備中的佔比超過60%,多數國際大宗商品交易、主要期貨合約、工業經濟原料均以美元計價,90%以上的國際貿易、投資和外匯採用美元結算。SWIFT系統作為最重要的國際金融基礎設施,其支付結算以美元為基礎貨幣,覆蓋全球近210個經濟體,接入的銀行、證券機構、市場基礎設施和企業客戶等機構超過1.1萬家,美國CHIPS(美元大額清算系統)通過與之聯接,日處理美元交易28.5萬筆,金額1.5萬億美元,這是美方能夠主導SWIFT的重要原因。

然而美元霸權並非無可撼動。進入21世紀以來,隨着歐元的創立和新興經濟體的崛起,國際貨幣體系正發生深刻變化,當前處於由量變到質變的階段。在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SDR)的5種貨幣中,有三組指標值得關註:一是根據IMF公佈的資料,2019年末美元在各國外匯儲備中的佔比為62%,歐元次之,佔20%,日元、英鎊、人民幣分別佔5.7%、4.4%、2.0%;二是根據SWIFT發佈的資料,當前美元在全球支付貨幣中的佔比約40%,歐元佔34%,與美元相差約6個百分點,日元、英鎊和人民幣各佔3.5%、7%、1.8%;三是各經濟體公佈的官方資料顯示,2019年底美國、歐元區(19個國家)、日本、英國、中國的政府債務占各自GDP的比重依次為107%、84%、238%、81%、51%,綜合考慮經濟規模、債務負擔等因素,美元的貨幣信用和幣值穩定性顯然不及歐元。上述情況表明,一旦國際金融體系出現重大事件,歐元有可能一躍成為全球最主要的支付貨幣,屆時各國將大量儲備歐元,無需繼續儲備大量美元,歐元將取代美元贏得全球貨幣霸權。

美國主導的SWIFT系統更非不可替代。近年來,部分經濟體已建成獨立的跨國支付結算系統,如歐洲貿易交換支持工具(INSTEX)、中國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和俄羅斯金融信息傳輸系統(SPFS),均具不同程度的跨國支付結算功能。其中,INSTEX已有德、英、法、芬蘭、荷蘭、瑞典等歐洲9國參與或加入,可繞開SWIFT與伊朗進行支付結算,CIPS已有日本、韓國、俄羅斯、德國、英國等97國984家銀行加入,在「一帶一路」諸多國家投入運行。「大道至簡」,從技術難度看,建成替代SWIFT的新系統可謂水到渠成,衹要結合現代信息技術,對上述系統稍作升級和相互接入即可。以SWIFT電報碼為例,各成員銀行的識別代碼(BIC)是由英文字母或阿拉伯數字組成的八位碼,新系統的每個成員銀行識別代碼可沿用原代碼,改采九位碼,在SWIFT電報碼之前添加一個「N」(NEW)即可搞定;至於新系統涉及的客戶匯款與支票業務、跟單信用證及保函業務等十大類業務代碼,可與SWIFT電文完全一致,形成高效的通用技術標準和業務流程。

四、中方具備打贏金融戰的實力

在當前國際貨幣體系下,各國每時每刻都在遭受美元霸權剝削。為擺脫被美元霸權長期壓榨的命運,國際社會的普遍共識是,在各國共商共建共享的前提下,設立全球性央行並發行一種取代美元的新型超主權貨幣。這是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終極目標,也是中國與歐盟、東盟等區域經濟體和各國共同努力的方向,但這通常又被認為需要經歷一個十分漫長的過程。

歐盟當初創設歐元,旨在抗衡美元霸權的掠奪。客觀地說,歐盟無力單獨挑戰美元霸權,但不拒絕獲得歐元霸權。倘若歐元取代美元成為國際中心貨幣,本質上是一種貨幣霸權對另一種貨幣霸權的替代,各國(包括美國)將遭受歐元霸權剝削。在中美大國關係不衝突、不對抗的情況下,中方對此不感興趣。中方近年來力推人民幣國際化,也是為了降低被美元霸權盤剝的程度。中方無法推翻美元霸權,但有能力推動貨幣霸權更替。如美方步步緊逼,中方可與歐盟聯手,全面支持改用歐元結算,同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屆時歐盟將獲得貨幣霸權帶來的暴利。對中方來說,既然美方敵視並欲置中方於死地,在人民幣短期內無法全面承擔對外支付結算功能的情況下,無論是美元霸權,還是歐元霸權,中方均處於被剝削地位,與其被美方剝削,不如被歐盟剝削。中方全面支持歐元結算,將是送給歐盟的厚禮,可助其成為全球最強大的經濟體,有利於發展和鞏固中歐關係。對歐盟來說,這是求之不得的戰略利益,可謂千載難逢,必然竭盡全力爭取。

中國作為僅次於美國的超大型經濟體,實體經濟和對外貨物貿易規模在全球各單一經濟體中首屈一指,對國際貨幣體系的影響力舉足輕重。一旦中歐聯手抵制美元,美元霸權或將很快崩潰。世界銀行和世貿組織資料顯示,2017-2019年中國、歐元區(歐盟)、美國GDP分別佔全球經濟總量的15.9%、15.5%(18.1%)、24.1%,中歐與美國之比為1.3:1;三大經濟體對外貨物和服務貿易額分別占同期全球貿易總額的10.3%、25.1%(30.1%)、11.5%,中歐與美國之比為3.1:1,如中方堅定支持使用歐元進行國際支付結算,必然會有更多國家加入「去美元化」行列,同時會有更多歐盟成員國把歐元作為本國法定貨幣,趨向統一的歐盟力量將更加強大,歐元在全球支付結算中的佔比有望快速接近60%,美元佔比則下降至20%以下,美元在各國外匯儲備中的佔比將隨之驟降。

美國看上去十分強大,但並非無懈可擊。美元霸權為美方帶來巨大利益,同時也是美國霸權的最大命門。美元、軍事、科技是美國霸權的三大支柱,美方軍事、科技實力獨冠全球,但它們均受益於美元霸權源源不斷的輸血。在中、美、歐組成的國際金融大三角關係中,中方立場至關重要。開弓沒有回頭箭,中方衹要出手,無論是被動反擊,還是主動反攻,結果將是不可逆的,美元將喪失貨幣霸權。美元霸權一旦崩潰,美國霸權將不復存在。

五、加強對華合作符合美國利益

中美關係錯綜複雜,美國內部矛盾重重,遠非特朗普身邊的彭斯、蓬佩奧、萊特希澤、納瓦羅等平庸之人所能想像。美方所作所為可加速霸權崩潰,也可延緩霸權崩潰。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傷,美方該做的不是絞盡腦汁「脫鈎」,而是加強合作,延緩霸權崩潰,實現國際中心貨幣由美元向新型超主權貨幣的平穩過渡。然而美方對華極端敵視,試圖完全「脫鈎」。如此必將招致反擊,玩這樣的膽小鬼遊戲,不是讓美國再次偉大,更不可能讓美國「繼續領導世界100年」,而是拿美國霸權作賭注,結果不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而是「殺敵八百,自損一萬」,加速霸權崩潰。

美方一旦輸掉對華金融戰,美元將回歸主權貨幣功能,不再是國際貨幣體系中的超主權貨幣,這對美方的打擊是致命的。對美方來說,美元霸權崩潰至少帶來五大風險:一是債市崩盤,當前國債規模還在增加,聯邦政府未來至少需要分批償還近30萬億美元國債。但無錢可還,政府財政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無法繼續靠瘋狂舉債彌補每年上萬億美元的收支缺口,巨額軍費和社保支出難以為繼,軍力重挫,民生凋敝;二是股市崩盤,數十萬億美元的跨國資金迅速撤離,股市「財富效應」神話灰飛煙滅,企業融資成本大幅度上升,包括部分科技公司在內的大量企業紛紛倒閉,經濟蕭條,失業嚴重;三是匯市崩盤,美元大幅度貶值,美方甭想繼續靠濫發美元去換全世界商品,對外貿易長期保持逆差的格局就此結束;四是危機集中爆發,長期存在的貧富分化、種族矛盾、政黨紛爭迅速激化,社保體系崩潰,暴亂此起彼伏,主權債務危機、經濟危機、社會危機、政治危機乃至國家分裂危機接踵而至;五是國際反美聲浪高漲,盟友關係鬆動,美國外交陷入孤立,若孤注一擲對外動武,必遭各國反對,結局不會變好,反而更糟。總之,美方再也無法從全球借錢、騙錢、賺錢、搶錢、偷錢,甚至因美元一再貶值,美方連在國際上花錢的機會也所剩無幾,美方對全球的金融殖民將徹底終結,不再有機會剝削其他各國。對於這些,美方似乎缺乏清醒認知和審慎評估。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中方一直在評估可能的金融戰。中國經濟體量大、潛力大、韌性強,發展面臨許多矛盾和問題,但不存在致命的系統性風險,超越美國是遲早的事,美方無力逆轉這一趨勢。世界上不存在永遠的霸權,美元霸權走向崩潰也是遲早的事。美元霸權如同毒品,美方用它撈取了太多好處,也積纍了太多問題。目前中方無意與美方「脫鈎」,不會輕易棄用美元,因為美元大幅度貶值將導致中方持有的美國國債和其他美元資產大幅度縮水,損失少則數千億美元,多則上萬億美元。但中方也無懼「脫鈎」,美方若主動挑起金融戰,無異於自殺式恐怖襲擊,中方別無選擇,衹能支持歐元結算,屆時受傷的是中方,毀掉的是美元霸權,歐盟將成為最大受益者。「打蛇打七寸」,美元霸權正是美方的「七寸」,面對美方在各個領域的瘋狂打壓,中方的應對策略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不會逐一對等反擊,若損失持續增大,預計最終需付出「自損八百」的代價,中方將不再投鼠忌器,可發動戰略反攻,堅決棄用美元,以取得「殺敵一萬」的戰果。

喬治·肯南曾指出:「蘇聯對理智的邏輯性無動於衷,但對武力的邏輯十分敏感。」很不幸,今天的美國已淪為喬治·肯南當年眼中的蘇聯。在對華關係上,美國的政客們表現得十分魯莽無知,他們沒有意識到,中美金融戰一旦打響,必將對全球金融市場和中美力量消長產生重大影響。他們更沒有意識到,加強對華合作才真正符合美國利益。

 

注釋:

①陸磊. 疫情催生「寬貨幣、低利率」現象,主要經濟體名義利率近150年最低水平,2020-08-30,https://www.sohu.com/a/415628557_100160903

②陶士貴.美國對華實施金融制裁的預判與應對策略[J].經濟縱橫,2020(08):69-76+2.

③張燕玲.未雨綢繆,防範美國「金融脫鈎」[N]. 環球時報,2020-08-05(014).

作者簡介:潘佳瑭,高級經濟師,朝陽區經管站副站長;研究領域:經濟管理、公共政策、台灣問題、世界經濟與國際關係。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美元不再是經久不衰的避風港,而只是一個臨時的藏身之所。所以,美元被算總賬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丹•斯坦伯克(Dan Steinbock)  2019-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