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介嶺:中印同推去美元化交易各有算盤

2022-04-17
張介嶺
資深媒體人、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成員
 
AAA

 shutterstock_2123920241.jpg

4月1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對印度進行工作訪問,商討兩國石油和武器貿易的支付問題,強調俄印交易可繞開美元、歐元以本幣進行,「俄方將為印方提供任何想買的商品」。拉夫羅夫呼籲,要更加積極的發展和利用俄、中、印三邊機制為「穩定國際關係和確保國際事務公平」作出努力。

就在拉夫羅夫抵印前幾小時,正在印度新德里訪問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辛格試圖說服印度放棄跟俄羅斯之間的合作,他表示,華盛頓不會為印度購買石油設定任何紅線,但警告印度不要短時間內加速購買,「任何國家要是試圖利用本國貨幣繞過制裁與俄羅斯交易,那麼必將遭受後果」。

此前,印度儲備銀行多次表示,印度正在與俄羅斯磋商使用盧比和盧布進行貿易,以保證印度繼續向俄羅斯出口物品,繼續購買俄羅斯的能源和其他商品,並擴大軍備合作,包括採購俄羅斯壓箱底的最新型S500防空導彈系統。

據報道,莫迪政府還批准了莫斯科提出的一項提議,允許俄羅斯公司投資印度公司發行的債券。根據這一機制,雙方可將欠對方的盧比和盧布存入當地銀行,在中立帳戶進行兌換,投資收益將通過印度央行以盧布的形式轉移給俄羅斯實體,直接繞過美元對印度進行投資從而獲益。

長期以來,美國的全球霸權地位不僅體現在軍事力量和同盟體系之上,還得益於它對全球金融體系的控制,特別是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霸權地位。尤其是任何一個國家一旦遭到國際資金清算系統(SWIFT)的特殊限制,在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中,就會面臨無法正常與外國金融機構收付款項的窘境

遭美歐制裁前,俄羅斯約有300家金融機構使用SWIFT系統,用戶數量僅次於美國,位居全球第二。不管烏克蘭戰爭的結局如何,不管美歐制裁的影響多大,俄羅斯都需要竭力維持自己在防務和能源市場上的地位。普京迫切希望加速「去美元化」進程,以對沖西方制裁。這給全球「去美元化」合作注入了新的動力。

其中,聲響鬧得比較大的要數與俄羅斯長期保持特殊關係的印度。據英國《金融時報》三月中旬報導,印度央行正與俄羅斯方面就盧比盧布的兌換機制進行初步磋商,交易將由印俄設在對方國內的國有銀行來執行,從而繞過西方的制裁。

儘管印方未予置評,但早在1953年印蘇貿易協定中,兩國就簽署過一個類似的交換計畫,雙方同意以盧比結算所有雙邊支付,包括易貨貿易。儘管這種安排在1992年就已終止,但俄印一直在開發本幣互換新機制,且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最近一個多月,印度大發西方制裁財,用特別低的價格從俄羅斯購買了1300萬桶原油,幾乎相當於去年全年從俄羅斯購買的石油量。4月11日,正在美國訪問的印度外交部長蘇傑生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我們確實從俄羅斯購買了一些能源,這對我們的能源安全是必要的。但我懷疑,從資料上看,我們本月的購買量可能低於歐洲一個下午的購買量。」

印度能源匱乏,80%的石油依賴進口。對莫迪政府而言,探索印俄之間盧比盧布貿易安排,包括借助俄羅斯央行金融資訊傳輸系統 (SPFS) 進行雙邊支付,趁火抄底多買些俄羅斯能源似也無可厚非。

更為重要的是,印度還迫切希望用盧比支付俄羅斯的國防設備。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提供的資料顯示,自上世紀60年代中期以來,印度從莫斯科購買了價值逾700億美元的武器,其中超過一半(358.2億美元)是在2000年至2020年期間購買的。目前,印軍武器配件還有庫存,但如不儘早向俄羅斯支付費用,未來12-18個月印軍的作戰能力將被嚴重削弱。

事實上,印俄已安排了盧比盧布兌換機制,以繞開《美國敵對國家制裁法案(CAATSA)》的制裁,解決印度購買俄羅斯武器問題。2021年,兩國進行武器貿易時已放棄了美元,對俄羅斯而言,美元不再是國防貿易的通用貨幣。

shutterstock_2137938821.jpg

在全球貿易去美元化形勢漸勁的大背景下,中國與印度一樣也面臨俄羅斯困境。多年來,俄羅斯一直呼籲努力減少在全球貿易中使用美元。據俄羅斯駐華大使傑尼索夫透露的信息,中國已成為俄羅斯最大的交易夥伴,2020年雙邊貿易額達到1070億美元,其中25%是以本幣進行的,而2014年這一比例僅為2%至3%。儘管25%這一數字後來被指有嚴重誇大之嫌,但兩國貿易以本幣結算的比例在提高卻是不爭的事實。
中印貿易的「去美元化」努力具有風向標意義。目前,美國對佔世界十分之一的國家發動了經濟戰,這些國家的人口累計近20億,GDP總值合計超過15萬億美元。這些國家包括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古巴、蘇丹、津巴布韋、緬甸、剛果民主共和國、朝鮮和其他華盛頓多年來實施制裁的國家。還有中國、巴基斯坦和土耳其等國家雖沒有受到全面制裁,也成為了其他懲罰性經濟措施的目標。

顯然,如今地球上每四個人中就有一個人的政府希望結束美元霸權。如今,中俄都開發了各自版本的SWIFT系統,中國已開始使用人民幣從安哥拉購買石油、從俄羅斯購買天然氣、從蒙古購買煤炭、從巴西購買大豆,印度又在去美元化方面平添了一把火。

然而,全球去美元化努力雖被高調宣傳,但要實現朝使用本幣結算方向轉變尚任重道遠。至少從中俄的角度看,仍有一些挑戰需要克服:

首先,與貨幣本身有關,人民幣不能自由兌換,盧布又不穩定,兌換盧布面臨匯率風險。人民幣幣值的相對穩定使其對俄羅斯出口商具有吸引力,而盧布的疲軟則使其對中國出口商的吸引力大為降低,兩國高層的「去美元化」願望與中國金融體系不夠自由化和受制裁困擾的俄羅斯經濟不完全匹配。儘管反美或為中俄友誼的「秘密調味醬」,但無論是對中國,還是對俄羅斯,都不可能不顧本國的經濟利益,把投資政策完全建立在政治基礎之上。

第二,中俄經濟政策與地緣政治目標之間存在矛盾。中俄經濟互補性強,中國需要俄羅斯的原材料,俄羅斯則需要中國的投資和高科技產品。僅去年一年,雙方之間的貿易額就增長了 36 %,達到了 1470 億美元。然而,俄羅斯擔心「一帶一路」項目會幫助中國在中亞坐大,使用人民幣也會擴大中國的影響力,損害俄羅斯的利益。與美國一樣,俄羅斯也擔心中國不斷增長的核武能力會改變與俄羅斯的力量對比。從某種意義上看,兩國相互包容的能力是有限的。

第三,中俄部分社會精英對發展兩國夥伴關係持保留態度,未將對方視為理想的文明夥伴。毋庸諱言,中俄兩國一些人士總是對另一方疑慮重重,如俄方有人擔心,隨着中國的日益強大,俄羅斯會在外交和經濟上成為中國的小弟。難怪有西方學者提議要離間中俄,必須利用中俄關係的脆弱性,鼓勵兩國各界就環境、經濟和社會問題展開最大程度的討論。

第四,中俄國際環境有差別。總體看,俄羅斯正在衰落,在美歐聯手制裁下經濟更為困難。相反,中國正在崛起,經濟與世界發達經濟體的關聯性遠大於俄羅斯,經受不起太大的外部動盪。出於經濟外交、「一帶一路」倡議和對美戰略競爭考慮,尋求與主要發達經濟體保持友好關係符合北京的戰略利益。如果在烏克蘭問題上向俄羅斯一邊倒,中國很可能陷入新冷戰的沼澤,這將加劇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加劇與西方的外交對抗,不利於中國經濟的發展和外交的總體穩定性。

shutterstock_318232181.jpg

需要指出的是, 中印在「去美元」問題上確實有利益重合點,但必須看到,新德里拒絕參與美國主導的對俄制裁更多地是因為俄羅斯是其最大的武器供應國,與所謂建立反西方自由秩序的想法毫無關係,反而是針對中國的色彩更濃厚一些。這也正是美國對印度繞開制裁與俄羅斯交易反應相對溫和的原因所在。為此,僅從個別表像就得出結論說中印有望與俄羅斯結成更深層次的反美聯盟,是對這兩個本質上利益並不完全重疊的大國意圖的誤讀。

更為重要的是,只要美國經濟依舊遙遙領先,全球「去美元化」努力就很難出現質的飛躍。毋庸諱言,全球大多數國家和企業之所以不願踩美國制裁紅線,是因為它們不希望失去進入美國市場、使用美元以及美國主導的更廣泛的全球體系的機會。正如有分析所指,強大的美國經濟是粉碎任何破壞對美元信心企圖的最有效和最可靠的工具。事實也是如此,沒有幾家公司或銀行能承受得起放棄美國市場或被拒絕進入美國金融系統的代價。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