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念念不忘的達旺,87年曾有過機會……

2020-11-20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566.jpg

周四,筆者寫:《美國的「印度牌」就是「坑印牌」》(點擊標題可閱讀),結尾是這樣說的:

筆者敢斷言,印度越鬧,將來吐出侵佔中國的領土就越多。

筆者念念不忘達旺地區。

達旺,令人魂牽夢繞的聖地,更是中國的領土。

稍懂歷史的看官,都明白「印度越鬧,將來吐出侵佔中國的領土就越多」的含義。

中印邊界爭端,要說清楚,是個長篇,而且相當複雜。不過,87年的一個片段或許可以點清,他鬧我反而有機會收復失土。

達旺地區之所以是聖地,因為是六世達賴的故鄉。面積2085平方公里,行政上屬於西藏山南地區的錯那縣。受印度洋暖流惠澤,美麗富饒。但此地目前被印度侵佔。 

五世達賴喇嘛羅桑嘉措樹立的達旺寺,藏傳佛教的格魯派教派的聖寺,多少藏族同胞誓願朝拜,可不得其門而入。

在西藏和平解放之前,印度軍隊侵佔達旺,用武力趕走當時西藏地方政府派駐的官員,以中國不承認的「麥克馬洪線」為由,向當地居民「宣布達旺從此被置於印度的行政管轄下」。

1962年中印邊界戰爭之後,解放軍曾收復達旺。印度後趁中國後撤,於1963年再度佔領。到上世紀70年代,印度大規模向該地移民,蠶食原住民門巴族同胞的利益。

1985年,解放軍展開百萬大裁軍,到87年基本完成。相反,印軍以為有機可乘,加緊在邊境蠶食。在86年底,印度議會兩院通過法案將非法侵佔的中國藏南領土即所謂的「阿魯納恰爾中央直轄區」升格為「邦」,同時向達旺一帶軍事異動。1987年初,印不顧中方嚴正抗議,反而下達了代號為「獵隼行動」的命令,印軍從西向東和從南向北部署重兵,米-26重型直升機頻頻起飛,步兵戰車和裝甲部隊也出現在了錫金東北部。

到1987年4月,印軍向塔格拉山脊下的陣地補充了大量兵力,3個陸軍師調到了旺敦附近,另有5萬印軍前往達旺地區,在桑多洛河谷地區建立了直接威脅中國軍隊哨所的尖兵哨。由於印軍還越過了「實際控制線」,解放軍不得不反應,兩軍如同如今班公湖一樣對峙。

其時,中央軍委副主席楊尚昆訪美國問時表示,儘管中國要求和平解決問題,但如果印度堅持在邊界沿線進行侵略性刺探,中國將不得不作出反應。

到了7月,印度總理拉吉夫·甘地在一次群眾集會上說,有關中印邊界局勢的錯誤報道是由某些西方大國蓄意傳播的,目的是要在印中兩國之間製造誤解和緊張。

隨後,兩國政府商定逐漸減少在前沿地區的兵力部署。

1988年12月21日上午,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印度總理拉吉夫·甘地。

1988年12月,拉吉夫·甘地訪問中國。尋求實現中印兩國之間的真正和解,希望兩國能共享和平之福,到了1993年,兩國簽訂協定,以確保實際控制線兩側的和平。

此時,西方媒體說,「第二次中印戰爭」危機終告化解。

讀史知興替。印度搞事背後總有美國的影子,不過他越鬧越說明這是未定之界,主人總要回來的。他不鬧成了定局,反而棘手。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劉瀾昌拆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