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隱不恭先生:也說香港建制派的擔當

2020-11-25
 
AAA

5fa07396e4b07efb96fe874c.jpg

泛民總辭,有人說,立法會就成了「一言堂」了。

當下,拿「一言堂」做文章的人,既有不懷好意者,也有善意批評者。因為反對而反對的,畢竟不得人心,也懶得批評了。價值支點不同,討論問題等同於「雞同鴨講」,彼此之間,各說各話、不知所云。

建制派一個政治聯盟

我今天想說的,不是泛民,不是所謂的反對派,而是想說建制派的問題。現在,香港前途正處於關鍵時期,前途命運,繁榮穩定,都是港人關心的。香港沒有所謂的「執政黨」,卻有一個事實上的「執政聯盟」,那就是建制派的黨團。

我們必須看到,所謂的建制派,其實是一個鬆散的政治聯盟(也可稱之為跨黨派聯盟),這是顯著政治特徵。為什麼說是鬆散的?建制派構成多樣,最大的民建聯,議員席位最多,社會影響最大,成員成份也比較複雜;工聯會、以及一些勞工團體,代表勞工利益,亦有群眾基礎。此外,則是代表工商業界的政黨,諸如經民聯、新民黨、自由黨等等。

因此,有人在評價建制派的時候,經常用三句話概括:

一、 建制派構成複雜,即多黨派多團體。

二、 建制派支持一國兩制、擁護《基本法》、以及香港《國安法》。與泛民的政治立場對立。

三、 建制派黨團政治立場大致相同,利益訴求則不盡相同。

由此可見,建制派既是一個事實上的「執政聯盟」,又是一個鬆散的政治盟友。這決定了他們不是一個具有統一立場的政治集團。這也順便回答了某些人的批評,這個聯盟的成分,說明他們不可能成為「一言堂」。他們相同的,僅僅是一個基礎的政治概念,即「愛國愛港」。

執政黨和執政聯盟的不同

執政黨和執政聯盟,是不同的概念。從政治學的角度,執政黨一般是多數黨,既有鮮明的政治理念,以及明確的執政綱領。執政黨主導下的政府,一般比較有效率(西方亦如此)。相比之下,執政聯盟,因為理念不盡相同,綱領差異較大,執政效率往往比較低下。香港特首的產生辦法,有其特殊性,也決定了香港沒有執政黨(是不是應該或者需要,則可另行討論)。因此,香港只有一個鬆散的「執政聯盟」和一個經中央任命的特區政府。這種架構,可能會導致某些問題。這一點,港人自有認知。有時候,我們一味地說反對派搗亂滋事,所以才不作為,所以才一事無成,這恐怕是說不太過去的。推諉逃避不是一種擔當。

如何執政為民?

香港的政治架構和政治生態,是歷史形成的。從另一個角度,則賦予了建制派更大的社會責任和歷史擔當。有識之士指出,「執政聯盟」的建制派,要有更明確的行動綱領,更實在的目標規劃。如果講講大道理,這就是「執政為民」。「執政聯盟」執政為民,天經地義。這些年,我們看看內地的發展變化,拋開其他問題不談,至少在「執政為民」的問題上,內地百姓感同身受,是服氣的,也是順心的。

香港民心的最大公約數是什麼?

因此,香港的建制派,今天特別需要理直氣壯地把「執政為民」的口號喊出來。我不管你代表什麼群體、什麼階層,作為政黨之一,要有政治擔當,要了解香港民心的最大公約數。有一位尊敬的長者,最近說過一句話,挺有見地。他說,香港民心的最大公約數是什麼?概括起來兩句話,一是要讓貧窮者寬心,二是要讓年輕人安心。這話說到點子上了。

香港的民生,最低層的生活狀況,尤其值得關注。事事從商界業界考慮問題,是不妥的。建制派政黨,需要關注社會大眾,牢記百姓的疾苦。我聽到一個說法,不知是否準確。按世行的標準,香港差不多也有近20%的貧困人口,據說有120萬之眾。香港生活成本高昂,居住、租金、以及不正常樓市,又帶來餐飲鋪租昂貴,並導致物價持續高企。不少香港人,生活拮据,氣亦不順。生活不見改善,就業機會又沒有增加,積累的問題越來越多。同時,受困人群有大量年輕人。年輕人代表未來,代表希望。建制派黨團,必須優先考慮,如何給年輕人希望,給年輕人成長發展的機會。如果年輕人看不到希望,也得不到機會,這個社會遲早是要出問題的。

應該積極提供有建設性的方案

建制派是跨黨派的政治聯盟,既要高舉愛國大旗,更要關注香港前途,樹立「執政為民」的理念,要着力去解決香港的結構性矛盾,從而給香港民眾嶄新的政治形象。站在立法會角度,監督政府是基本職責,同時須積極提供建設性方案,推動政府去做有利於香港長治久安的工作。簡單的修修補補是不解決問題的。潔身自好、不敢擔當,老百姓最終是要罵娘的。比如,關於土地和房屋問題,從來都是香港的結構性矛盾,究竟怎麼妥善解決?建制派應該要有具體方案。只有更好地為香港民眾着想,為香港前途奔命,老百姓才會觸動並感動,也才會用實實在在的選票來說話,來擁護和來支持。建制派的立法會席位,未來究竟穩固不穩固,老百姓還是有發言權的。港人眼裡,看重的是成績單,而不是嘴上隨便說說。

何謂愛港?那就是不負港人期待

說實話,這些年,建制派被人詬病不少。有人稱建制派,「空喊口號,缺乏系統性論述,立場多實踐少;空喊改革,缺乏可行性意見,提案多建言少;空言建設,缺乏前瞻性眼光,倡議多謀劃少。」還有人批評建制派「官僚習氣、依賴心理、狹隘思想。」前幾天,還看到一篇文章,說建制派「沒事惹事,有事怕事」,非常形象。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都是大實話,點到要害了。面對批評,建制派要有胸襟,聞過即改,則善莫大焉。

泛民走了,就走了吧。沒什麼,這也是他們的選擇。香港的建制派,自今日始,應該負起更大的責任。既要愛國,也要愛港。何謂愛港?那就是不負港人期待,不負香港前途。期待和前途沒了,那就真的沒什麼了。

有一句話說得好,香港建制派應該趁勢證明自己,即證明愛國愛港,也證明自己有建設香港的能力。

能力才是最緊迫的。

 

 

延伸閱讀
  • 愛國是大是大非問題,不存在妥協空間,中央近日的決定和言論,與鄧小平的「愛國者治港」理論一脈相承,並非不容許議會有反對聲音。

    朱兆麟  2020-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