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如何打破特區「為兩制而兩制」的罩門?

2020-12-02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12-02 at 11.18.19.jpeg

據說深圳市近日出台了《關於進一步便利港澳居民在深發展的若干措施》共18條,讓港澳居民享受與深圳市民同等甚至是優先的待遇。馬上有人聯想到:現在的香港可謂被處處「抽血」,英國推出BNO居留權吸引香港人才,日本也說要吸引香港金融人才,大灣區內地城市有更大的市場容量和更廣闊的產業門類吸引香港人才。長此以往,香港豈不是變空城?

吳桐山倒不是太擔心,若然香港真的變空城,也是自作孽。香港是一個細小經濟體,產業結構單一,某些門類的人才在香港實在沒有用武之地。相反在科技、IT等方面的人才,香港人才卻十分短缺。因此,如果人才能夠雙向流動,有出有入,實在是一大好事。問題只是香港有沒有這樣的包容胸襟。

深圳可以給港人完全的市民待遇,甚至超市民待遇,香港有這個可能嗎?在香港每每提及輸入外勞,都有一群人出來說什麼「搶飯碗」,這些人眼裡只有自己的飯碗,卻沒有香港的未來。我也是一個香港的打工仔。說實話,你今天說,即日起深圳市民來香港工作也可以享受本地人待遇,你就讓他們來吧,不算非法勞工,是合法的。我絲毫也不擔心。我自己都曾經在深圳打工多年,既然我可以北上去搶他們的飯碗,何不公道一點,也讓他們南下來搶我的飯碗。經歷過兩地的工作,我也深知,其實兩地的同等工種,在計及居住等生活成本後,根本相差無幾,如果內地人才南下香港要自己租屋住,能剩下的錢隨時不如在內地工作的多。大家千萬不要高估了香港工資的吸引力。

但人才雙向流動的意義是巨大的,雙向流動了,才能算是融合,也能從根本上消滅那些搞「港獨」的政治勢力。

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我知道,這一點要實現十分困難。關鍵是,特區的當家人,可能才是最害怕北水南下「溝淡」他們的人。我說過,在香港既得利益者眼中,「兩制」就是他們用來守護自己的權力不被內地蠶食的護城河,以「為兩制而兩制」來守護自己。他們深知,內地很大、香港很小,如果不守住這條護城河,他們這些地頭蟲將無立足之地。這對既得利益者而言是生死攸關的大事。

因此在任何方面,哪怕是防疫,拒內地都是第一位的。如果你細看香港的防疫政策,基本上是跟英國的一套多於跟內地的一套。明明英國防疫遠比內地失敗,為何仍要跟這個前「宗主國」呢?因為英國的治港權力已經遠去了,跟英國沒有被奪權的風險;但如果照跟內地規矩,下一步可能要用內地人、內地藥,那麼這班港英遺留下來的地產、商業霸權和公務員團隊,遲早玩完。這個考慮對他們而言是完全有道理的。

因此,深圳對香港開放,你香港奪不了深圳的權;但要香港對深圳開放,這班人卻著實害怕會被奪權。畢竟在他們眼裡,你很大、我很小,跟你融合,哪裡還有我呢?

中央搞粵港澳大灣區,內地城市對港澳居民的待遇做到足,實際上是倒逼香港的既得利益者。因為香港如果再畫地為牢就沒有將來,既得利益者的奶酪和香港的發展前景,兩者的對立關係越來越明確。好的結果就是倒逼香港的舊勢力自動轉變角色,壞的結果就是他們為了守護自己的既得利益搞到香港天怒人怨,到時候再出手收拾之也是順理成章。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與鄉議局二十七名選委,亦會以全港市民的福祉為依歸,全力推動和配合特區政府發展新界,活用土地,並繼續透過不同的平台,向特區政府反映市民最真實的聲音。

    劉業強  2021-09-14